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实施颠覆性技术创新的各方利益分析

军事 sean 4466℃ 1评论

美国防部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是美国防部直属科研业务局,50多年来该局通过大胆探索各类颠覆性技术发展的可行性,以极低成本孕育出了GPS、隐身飞机和长航时无人机等先进装备,深刻改变了美军的作战样式,也使自身成为美国防科技水平最具代表性的机构。

DARPA从1958年建立以来的主要代表性创新

DARPA从1958年建立以来的主要代表性创新(DARPA图片)

随着我军军改的推进和对各类颠覆性技术愈加关注,对DARPA的研究成为热点。国内虽对该局体制机制等进行了大量研究,但对其为何拥有这种体制机制却研究较少。本文尝试从各方利益的角度剖析DARPA,力求形成一种对DARPA体制机制的本源认知。

一、相关方利益分析

DARPA的利益相关方很多,且既可能是个人,也可能是机构。本文将以美国防部、DARPA自身、局长、项目经理和承包商等5大典型利益相关方为研究对象,分析各方的相关利益。

1.美国防部的相关利益分析

美国防部需要DARPA发展颠覆性技术以保障国家安全。DARPA成立时便将职能定为探索颠覆性技术。时任美国防部长迈克尔·罗伊表示:“DARPA应具有前瞻性,而不局限于研发当前和近期的武器系统。该局将负责组织前沿的创新研究项目。这些项目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但前提是都要具备潜在的巨大收益回报”。DARPA半个多世纪以来,通过不断开展颠覆性技术创新,在冷战、越战和反恐战争中有力地维护了美国的军事优势和国家安全,成为世人眼中开展颠覆性技术创新的标杆机构。

美国防部还力求通过DARPA抑制三军内斗。20世纪50年代,是美国三军内斗最激烈的时期,导致美军重复建设、不成体系等问题十分严重,研发效率很低。时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对三军内斗深恶痛绝,并最终通过成立DARPA首先破解了各军种在弹道导弹研发方面的利益之争,也为美军日后的颠覆性技术创新扫清了主要障碍。

DARPA与外界关系

2003年时,DARPA与美国防部长办公厅(OSD)、美国防部(DOD)、美联邦政府(USG)、美国(US)和世界机构、对象之间的关系(美国国防分析研究所图片)

2.DARPA自身的相关利益分析

DARPA的核心利益是在与三军的竞争中确保自身的生存。任何机构最关心的是如何才能不被撤销,DARPA也是如此。该局自成立以来经历了多次生存危机,但最终都克服了困难。例如,1958年10月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成立,美国防部随即把DARPA的军用航天任务(该局的一项核心工作)划给NASA,DARPA首次面对生存挑战。为此,该局不得不寻找出路,开始从事其他军种不愿意触碰的高难度、跨军种、与国家安全关系重大的项目,并最终确立了自身地位。20世纪70年代初受越战影响,参与国防工作的积极性低,美国大多数的非政府科研人员拒绝到DARPA工作,另外再加上DARPA自身的管理也出现问题,使该局的年度经费越来越少,又一次面临生存威胁。为此,该局采取了促进技术转移、加强与军种的联系和改进项目建议书评审等方法,又一次成功度过危机。

DARPA开展的创意、概念实验、概念检验与各军种的应用实验、发展和采办的关系

DARPA开展的创意、概念实验、概念检验与各军种的应用实验、发展和采办的关系(美国国防分析研究所图片)

DARPA通过颠覆性技术创新牵引军种的作战概念和装备发展,以确立自身在国防研发领域的地位。生成质变性作战能力需要引入颠覆性技术,而军种由于受使用习惯或作战条令的影响,通常不会引入变革性的技术方案,需要DARPA等引领颠覆性技术研发并展示。例如在隐身飞机方面,DARPA顶住了美空军的反对意见,研发了“海弗兰”隐身验证机。正是由于这种远见卓识和坚定信念,才使美军率先拥有了隐身技术,并逐渐改变了空中作战样式。

“灵巧武器”项目构想

DARPA是美国防部对苏联实施第二次“抵消战略”的关键机构。在从1973年开始的国防科技创新活动中,DARPA有力助力美军发展了隐身飞机、精确制导武器和先进情监侦系统,为美军提供了决定性的常规军事优势。图为该局从1985年开始实施的“灵巧武器”项目构想,该项目设想采用自主式无人母机投放智能弹药,打击苏联公路机动式弹道导弹发射车(DARPA图片)

3.局长的相关利益分析

DARPA局长之职能使业界精英获得整个国防领域的高度认可,并在离开DARPA后得到更高的职位和收入。总结DARPA历史上20位局长的个人履历,可发现历任局长在进入该局前,一般为国防部高级管理人员、军种实验室研发主管、NASA高管、国防企业高管或高校知名教授。进入DARPA后,有些人直接被任命为局长,有些则是通过项目经理-副局长-局长或者副局长-局长途径升任最高职位。DARPA局长在离任后一般有4类就业途径,分别是DARPA上级机构高管、国防企业高管、创建或加入国防咨询公司以及在高校任副校长或校长等,且大多数有据可查的DARPA局长最后都担任了国防企业或政府部门的资深顾问。故可认为,DARPA局长之职可为业界精英赋予长于解决高难度问题、富有创新思想、具有极强管理能力以及在政府和企业间拥有良好人脉等光环,确保其在离开DARPA后可获得理想职位,并在职业生涯末期成为各机构争抢的专家顾问,即具有相当高的成就感,也获得了丰厚的经济利益。

DARPA历任局长

DARPA历任局长。目前,普拉巴卡尔已离任,由史蒂文·沃克博士(Dr.Steven H. Walker)担任代理局长(DARPA图片)

DARPA所有局长入职前后的工作统计规律

DARPA所有局长入职前后的工作统计规律(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绘制)

4.项目经理的相关利益分析

DARPA的项目经理需要通过在该局的镀金,谋求更高的职位。与很多局长在进入DARPA之前担任国防企业高级管理人员不同,初次担任DARPA项目经理的多是30多岁、来自与企业或军种实验室的冉冉升起的新星。这些技术精英年轻、精力旺盛、极富创新思想,但缺少的是可当作国防企业或政府部门高管敲门砖的值得炫耀的经历,因此需要通过担任DARPA项目经理、解决高难度技术问题为自己镀金,增加获得高职位和高收入的机会。例如被称作“互联网之父”的瑟夫在离开DARPA后,曾先后担任美国著名通信公司——MCI公司的副总裁和谷歌公司副总裁。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实施颠覆性技术创新的各方利益分析

喜欢 (4)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体制优势
    匿名2017-10-19 12:5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