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

美国陆军网络作战能力分析

军事 rock 2277℃ 0评论

美军网络空间作战距离地面战场有多远?
——美国陆军网络作战能力形成及发展分析

2017年5月,美国陆军网络司令部司令保罗·纳卡索尼中将(LTG Paul M. Nakasone)在国会听证会上表示,陆军网络任务部队全部41个单位将在同年9月末形成完全作战能力,这比美国网络司令部计划的时间提前了近一年。1与此同时,陆军网络部队与传统作战的联合训练工作也在同步展开,在持续近2年的基地轮换演习和训练活动中,几乎所有类型的陆军部队全部参与了网络/电磁行动融合训练。2毫无疑问,随着作战部队的建成以及大规模训练的展开,美军网络作战能力必然会出现在未来地面战场。事实上在美军近年来的多场作战行动中,这种直接作用于对手网络的作战能力始终是美国军事行动方案的固有组成部分。纵观美军网络作战能力的形成和发展,作战需求始终发挥着根本推动力的作用,而且在陆军对于未来战争场景的设计中,网络空间作战域也被赋予了不可替代的重要意义。3

打出来的网络作战部队

在人们的一般印象中,所谓“网络空间作战”(Cyberspace Operation)的场景应该是:在窗明几净的空调房间里,几个看起来像是扎克伯格或者斯诺登的清瘦小伙子,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摆弄着性能先进的电子设备,在键盘的轻敲间逐个摧毁目标网络。这种有些超现实主义的场景似乎与传统地面战场相去千里;但实际上,美军网络空间作战能力正是在多场战争行动中逐步兴起,而伊拉克战场上严峻的挑战更加促进了网络作战能力向战术单位扩展。

在《“@战争”:网络战的兴起》(@War: The Rise of Cyber Warfare)一书中,美国记者肖恩·哈里斯(Shane Harris)通过对大量战争参与者的采访,描述了美国陆军在伊拉克战场上临机性地运用网络作战能力的情况。在这场持续十余年的非正规战争中,暴乱组织武装份子通常分散隐藏于各种地方部族的保护势力范围之内,依靠“信使”或者民用加密网络通信技术策划行动,利用路边炸弹、自杀式袭击和迫击炮偷袭等手段,一度给装备先进但有效防御范围仅限若干据点的美军造成严峻挑战。为了扭转战场情报行动的被动局面,陆军部分情报分队不得不放弃只针对正规部队目标的传统装备,开始使用非建制的民用网络技术识别潜在恐怖份子,甚至通过非正式手段接入国家安全局数据源,这几乎是当前美军“回联”(reachback)网络作战行动的“原始形式”。在美军增兵伊拉克之后,这种能够适应作战需求的更是在战术部队得到普遍应用。因此,哈里斯在书中将打击暴乱份子的军事行动称为“第一场网络战争”,尽管这种表述的准确性尚待讨论,但战争需求确实为网络作战能力向战术层面拓展提供了强大推动力。4

伊拉克战争期间,美军尚未发展出成熟的网络空间作战理论,更没有建立统一领导网络作战能力发展的组织机构,但在不同层面和类型军事行动中广泛运用的网络能力却已经显现出高效的作战效应。例如,美军在2003年发动伊拉克战争之前,通过网络入侵手段向伊拉克军队和国防系统高官邮箱发送策反邮件,给其抵抗意志造成极大震慑;美军占领伊拉克后不久,国家安全局就开始利用网络能力对作战行动提供直接支援,其开发的“探寻”软件能够帮助特种部队实施定点清除行动,即使目标移动设备关机也能持续对其进行监视5;美军甚至还曾计划通过网络攻击破坏伊拉克的金融秩序,尽管最终因担心破坏效应扩散,可能伤及自身及盟友利益而没有实施,但至少表明当时美军作战方案中存在这个选项。6

无论是集成入信息作战行动,还是支援定点清除行动,美军已经在不同作战环境中将网络作战能力投入战场,并且此前各层级单位分散发展的网络能力也开始与传统部队进行深刻整合。当然,网络作战能力的发展并不能被美军所垄断,美军在享受网络作战带来巨大战果的同时,也面临着外部及内部各种复杂严峻的网络威胁。正是在战争实践中认识到网络作战能力的强大效应,与发动网络进攻相比,美军更加担心自身网络遭到对手的打击。作为美军第一场自上而下实施的大规模网络空间防御战斗,“扬基鹿弹”行动直接导致美军高层最终于2009年下定决心成立美国网络司令部,并在此后推出《国防部网络空间作战战略》,从而开始以传统军事力量的方式建设网络部队,并将以融入联合作战体系的方式运用网络作战能力,未来地面战场也将不可避免地成为网络作战力量投射效应的领域。

从前线来,到前线去

尽管在其近年的战争实践中,从战略到战术不同层级的陆军部队都曾选择使用网络作战力量作为应对紧迫作战需求的高效手段,但实际上美军网络能力长期以来还是主要集中于战略层面;7来自战斗一线的需求使陆军认识到网络作战能力与战术部队融合的效能,陆军高级领导人也决心积极推动战术网络作战部队的建设和发展。在陆军落实国防部网络任务部队建设计划的同时,时任陆军参谋长的雷蒙德·奥德尔诺(Gen.Raymond Odierno)将军还要求陆军必须加强这种新型作战能力与传统部队的集成发展,促使陆军利用各兵种部队的大规模轮换演习时机开展集成训练和作战实验活动。8

目前,美国陆军从作战理论层面已经做出明确:实施网络空间作战行动是指挥官职责之一;联合地面作战行动的情报、计划和决策程序中必须包含网络作战能力要素;参谋机构必须在作战行动中整合和同步网络作战、电子战和频谱管理行动。9这种作战理论的进步也在陆军发展建设规划中得到支持。例如,在2010年2月发布的《网络空间概念能力规划》(Cyberspace Operations Concept Capability Plan)中,陆军阐述了未来战术网络作战的需求:由于“网络空间快速变化的特性”,这种驱动力促使战役、战术级部队拥有或者接触相应的能力和专业技能,从而保护其关键网络;能够实时预防和监测网络攻击;进行攻击事件识别,并采取欺骗、阻塞、拒止等行动,对攻击做出反应;并使战役及战术级部队能够针对攻击行动开展适当的协调。10

自2010年正式成立以来,陆军网络司令部通过吸收、转型、组建等多种途径,逐步在原有信号部队、信息作战部队以及军事情报部队基础上形成陆军网络作战部队的主体。目前,陆军网络司令部/第2集团军既承担支持美国网络司令部的职责,又担负直接向各战区指挥官提供作战支援的任务,是一个兼具网络攻防行动计划和实施能力的作战单位。在组建和转型必要网络作战力量的同时,陆军并未忽视在合成兵种训练中集成网络作战要素。陆军网络部队训练任务由四个组成部分组成,在联合地面行动作战编组的每个层级中集成网络作战能力就是其中重要一项。11而且与美军其他军种单位相比,陆军不仅重视单纯的网络作战能力建设,而且更加强调网络/电磁行动(cyber-electromagnetic activities)在战术部队的集成和运用。通过在各兵种部队年度训练和演习基地增加“网络红队”力量,陆军要求装备步战车、坦克、轮式步战车、直升机等不同类型装备的部队都必须在网络作战对抗环境中接受考验,并且探索上级网络作战力量加强战术单位的模式和方法。

从2014年开始,美国陆军在“军及以下单位网络支援”项目的推动下,初步形成了“远征网络电磁行动队”(Expeditionary Cyber Electromagnetic Activity Teams)的概念。12根据目标任务的不同,这支大约15人规模的分队可编组为不同规模的战斗小队加强到各类陆军部队之中。陆军“网络战士”参与旅级指挥机构的计划制定工作,以战斗小组的形式加强到连、排级作战单位;携带网络作战装备的战斗人员与步兵、装甲兵甚至陆航部队协同执行战斗任务;在战斗中侦察敌方网络情报,及时融合到战场态势之中,并条件允许时发起网络进攻。

美国陆军网络远征小队

图1:在2016年8月的一次演习中,美国陆军网络远征小队的作战人员正在扫描附近的网络情报

在为数不多反映网络作战部队演习的公开照片中,可以看到网络作战分队与炮兵侦察分队类似,他们编组为3-5人的小分队占据有利地形,利用车载或者背负式装备侦察战场地域内的无线网络/电磁信号。这支分队分工明确、各司其职,显然其已经接受较长时间训练并掌握了单个人员和分队战术技能。新型作战部队与传统动能作战部队的融合展现出高效任务能力,第25步兵师师长查理·弗林少将(Maj. Gen. Charlie Flynn)在训练结束后表示:“第3旅作战队有机会能够在联合战备训练中心接受网络空间作战域训练,使他们能够以一种从未经历过的方式认清自己、敌人以及战场空间。通过网络理解和收集实时信息,并将其与情报进行融合的能力产生了非比寻常的强大作用。”13

除了传统部队的年度演习以外,美国陆军还专门针对网络/电磁对抗环境挑战组织了实验性演训活动。2016年4月,陆军首次组织包括网络兵种部门、训练和条令开发组织以及装备研究、开发和采办机构参与的“网络闪电战”(Cyber Blitz)演习,目标是通过在旅作战队行动中集成网络作战能力,验证网络/电磁行动单元概念以及测试和完善正在开发的网络作战装备。14在更高级别的“网络探索”(Cyber Quest)演习中,陆军训练和条令司令部不但试图使常规部队指挥官和作战人员掌握实施网络作战行动的方法,而且还邀请大量国防承包商和相关企业参加,确保相关理论及装备在原型开发期间就能得到一线部队的意见反馈。

陆军网络防御旅

图2:陆军网络防御旅的士兵在演习中操作装备

实兵实战,未来已来?

在《网络防御评论》2017年春季刊的一篇文章中,美国陆军纳卡索尼中将通过未来战争场景想定表达了其对于网络作战的认知。在想定中,美军首先利用战术网络攻击能力向可能攻击美军及其联盟军队的目标实施打击;小规模网络作战部队迅速对战术网络进行防御,尤其是确保防空系统等重要武器系统不受敌人网络能力压制;部署于总部基地的网络防御部队通过远程支援强化网络作战优势;敌人动能作战系统和平台受到网络攻击效应影响丧失应有作战能力,并因此遭受严重损失;美军传统作战部队通过机动行动和网络/电磁效应压制和扰乱敌指挥体系,造成敌军队突破心理防线被突破,大量作战人员退出阵地或者投降;电子战分队继续压制敌人通信系统;敌人在某些作战域占据相对优势的情况下最终被击败。15

在纳卡索尼对于未来战争场景预想中,网络/电磁对抗在动能军事行动开始前就已经爆发,贯穿美军联合地面作战行动的全过程,而且将在传统军事对抗活动结束后持续进行。陆军网络/电磁行动部队不仅能积极防御友军部队网络系统,向敌人投射网络作战效应,而且将与传统部队集成,通过合成兵种机动取得地面战场的最终胜利。事实上,在陆军对于未来战争场景设计的“多域战构想”中,网络/电磁力量已经被视为联合部队不可或缺的固有组成元素。作为合成兵种作战理论在未来作战环境中的创新发展,“多域战构想”既强调对于物理作战域的适应能力,同时更加突出太空、网络空间以及电磁频谱、信息环境和认知领域等战争对抗领域。在这种理论指导下,美国陆军更加积极地推进网络/电磁行动力量与传统部队的集成训练和演习,甚至通过实战行动对其进行行动实验和验证。

美军官方多次证实,网络任务部队在组建和发展的同时,已经直接参与了打击“伊斯兰国”极端主义武装集团的战斗。根据美国休斯顿大学学者的观察,美军可能将在三个领域运用网络作战能力打击“伊斯兰国”武装集团:针对网络设施的情报活动;利用网络攻击能力削弱目标武装组织行动效能;针对敌人信息行动的网络-信息作战行动。16尽管美军对网络作战部队的任务细节高度保密,但是亲自参与前线作战的军人在公开场合也曾对相关活动进行过描述。例如,澳大利亚陆军军官罗杰·诺伯中将(Maj.Gen. Roger Noble)2016年被派往伊拉克战场进行联军作战部署,结束作战任务后他在美国陆军战争学院发表演讲时暗示,以美军为主的联军营级部队可以得到“卫星和信号情报、电子战干扰力量、计算机网络攻击以及定向宣传信息作战力量的支持”,而且“伊拉克陆军营级部队可以得到联军国家战略资产的支援”。虽然拒绝透露更多细节内容,但他明确告诉战争学院的听众,“执行进攻任务的营可以得到关于电子战、信息作战以及网络作战的说明材料”。17

基于多年建设、演习及实战检验活动,美国陆军网络作战能力的发展不断向战术层级转移延伸的态势日趋明显。对于陆军正在发展的“多域战构想”,网络空间作为一种新型作战域也在其中占据着重要位置。在这种理论的指导下,美国陆军试图利用从网络空间作战域向其他作战域投射作战效应的能力,在未来地面战场上建立起新的优势。正如美国国防部副部长鲍勃·沃克(Bob Work)所指出的,即使在传统观念中科技含量比较低的地面战场,网络/电磁行动能力也具备极其重要作用,并将与传统的火力和机动艺术共同构成未来陆军的力量支柱。18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美国陆军网络作战能力分析

喜欢 (3)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