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日本人:一个外国人的研究

军事 sean 27793℃ 1评论

8 财政经济

1. 叙言:五十年来日本政府财政的膨胀与国民经济的发展,是历史上所少有的,许多专家已有详细的数字说明。本章因此只从日本全国做一整个透视,仅举出两项来说:

2. 第一、是与军人的关系:原来日本武士有轻视商人的习惯,所谓町人,就有几分重利忘义的气味。自从福泽在明治初年,以英国绅士为模范,提倡了“独立自尊”主义,创设了庆应大学,才给予日本财富以人才的基础。五大财阀的事业家都是直接受了福泽的精神教育,而以议会政治,为其理想。自从日本第一财阀三井联络松方,三菱联络大隈;政府以发展国民经济为名,使财阀与政治家发生密切的联络。到大正时代财阀对军人居然取得对立的地位。但因为议会莫大的选举费,都是靠财阀在后台帮忙,这中间就发生许多疑狱事件,两党彼此摘发,而国民对于政党发生不信任态度。最近政党竞争选举,除此社会党以外“政友会”“民政”党员都不敢公开的标举党籍。财阀看党员无力,就转而利用重工业这个工具,与军人接近。因为急于制造武器,势不能不特别发展重工业,而青年军人所提倡的皇家社会主义,因乃不得不暂停顿。

3. 第二、是与农民的关系:一个大阪造丝商人,曾经夸耀地说“只有我们的工业是由人民的心血一点一滴造成的”。换句话说,日本各种经济的发展,都是靠政府帮忙,提倡而成的。试问这政府津贴各事业的钱,是从何处来的。再看“日本租税之来源地方与中央合计课于消费者的百分之四十,课于所得者约百分之二十一。课于财产者百分之二十。其它杂税约百分之十九,多数含有消费性质。在日本国民被课之消费税约占全数之半。”(见矢野著《日本国势》)试问这巨大的消费税,是从谁征收来的?日本农民约占总人口百分之六十以上,而这些农民大多数天天在困苦之中,农村负债已达不能偿还之巨额。许多日本人归怨于他国土渺小,人口繁殖,其实真正要解决日本的农村问题,若就对外发展来想,只有到美国去是种种方面都适合的。此外的发展,如满洲等地因为生活程度日本人不能与中国人竞争。徒替大资本家发财,于大多数国民不仅无利,反而增加无数的负担,如今单举一个例子来指出他对外对内的矛盾。日本向来常感产米不足,认为重大问题。于是大正十四年竭力开发朝鲜,使产米增加,近几年来乃感供过于求,而政府不得不施行统制政策以防米价之过贱。但农家因收获后凾需现金,不得不将自己食用的米一并售出,将来仍需购回。这一进出间,农民又实受一重损失。艳称日本发展者每举其船舶的吨数,贸易的数字,以表现其经济力之强。其实国民财富集中在工商界,大多数的农民终岁劳作而尚无适当的生存。这不是欧美无产阶级所能想象得到的。

9 外交

1. 二重外交之由来:明治二十四年以前日本既无外交可言,而外交官的位置,多数是贵族的游戏品。但当时陆海各派各地留学生,倒能通达语言,深入各国社会。所以参谋本部的外国情报,比了外交部常来得早。自经两次战役,参谋本部的地位自然加增。故遇到重要事件发生,军人对外交常有容喙之权。特别在中国,有许多浪人做侦探,都是由参谋本部接济的。外交官人数有限,自然不及参谋本部情报网的细密(现在上海的东亚同文书院创办时是第一任参谋总长川上把自己房子卖了做基金的)。最近军人势力增长,外交官只能仰军人的鼻息,以保持其地位。退出国际联盟,原不是外交部所赞成,而是现在参谋本部作战部长石原一手造成的。

2. 外交系之成立:自从明治二十六年陆奥担任外交部长以后,日本外交界始有人才。后来许多著名人物都是他一手提拔起来。但日本国民对于他的外交官太对不起了。中日战役时代的陆奥,日俄战争时代的小村。他们用的心血,遭的困难,比了参谋总长大得多,至少也是相等。但日本国民一律归功军人而指两度外交为失败,所以两位外交大臣在战后都郁郁不得志而死。在朴资茅斯和约签字以来,小村发了四十度的高热还去见罗斯福,实与军人决死相等,但回来时人家用黑旗欢迎他。所以日本的外交将来终究要失败。

3. 两条路线:从英日同盟日俄战争到伦敦海军条约为止,日本外交方针是与英美接近的。这一派人物日本称为英美随从派。以加藤与币原为主体。但这后面有一条暗流,便是亲俄。但每次都遇到了意外的失败。上文说过伊藤是主张与苏俄妥协的,同时还有一位后藤男爵,他第一次耸动伊藤在日俄战役中与俄国要员在西比利亚相会。但到了哈尔滨伊藤被刺,第二次他又耸动桂太郎到俄国旅行,半途即遇明治天皇崩御。第三次在欧战期中一九一五年日本亲皇访问俄国,后来即遇俄国革命。一九二一年这位后藤男爵又请了越飞来日本游历。这是共产党外交官第一到东方,不久就是日俄复交而后藤却又死了。伦敦会议以后,币原外交政策大受攻击,中间经过几次转折而到广田及亲俄系暗流又得势的证据。广田第一步的成功,即购买中东铁路,那时他最得意,所以大胆声明“广田在位不会有战争”。而在日德防共协议的时节,还在东京与俄大使发生一度“破例外交”的近卫,就是告诉俄国说“防共是对英而非对俄”。

4. 宣传者自己中毒:日本的外交宣传特别巧妙,但其间有两种流弊,一是对外失信任,自从满洲事变以后,外交界的声明与军队的行动。却成了恰相反对,这种例我不必枚举,我们不敢说外交人员撒谎,只能以二重外交解释它。第二是对内失调节。比较缺少自省能力的日本国民经“胜仗”“发展”“大陆政策”尽量的鼓舞人民的气势,结果自己收缩不下来,例如日俄战后的东京烧打事件。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日本人:一个外国人的研究

喜欢 (9)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还有个好女婿
    匿名2016-10-25 13:0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