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我在缅甸当雇佣兵的日子

军事 sean 13192℃ 4评论

时间已过去了一年,一切看来还没能回到正轨。

走在深圳街头,我有时会恍惚,对现代社会有些陌生——就像一滴油,再不能融入过往的生活的水中。但每到夜深人静,我常常会梦回缅北老林,想起五年的雇佣兵经历,想起那里发生的一切,浑身升腾起莫名的狂躁和欲望,恬淡或炽热的各种情愫交织着,涤荡着大脑神经。

在深圳一年,我依旧无业,也不想出去找事做,昼伏夜出,整夜无法入眠。在缅甸华人里,我听有人告诫那些想来缅北当兵的内地青年:当了雇佣兵,就成废人了,你这辈子就毁了。我是否正在应验这种说法?不知道。但我一时难以走出过去生活的影子,这是真的。

缅北人称中国人为“达号”,“达”是尊称,“号”指汉人。在缅北,“达号”非常多,但大部分属引浆卖车者流,不直接跟军队、毒品接触。在缅北民族地方武装任职的中国人也不少,很多是做文化教员。像我这样留在战斗部队且一留5年的,也不多见。

0
图:某缅北民地武装在进行军事训练。

我很反感有人将我们这些到缅北参军的人说成是“志愿军”。中国官方似乎视若无睹,倒是缅甸政府比较直接,称我们为雇佣兵。按照字面解释,雇佣军是不顾国家民族利益和一切后果而受雇于任何国家或民族并为之作战的职业士兵。对照这个定义,似乎也不尽然。在缅北民地武装里当兵,仅能果腹,不太会发财,危险却随时相伴,因此我们从来都是一群社会边缘群体。

在中国国内,缅北雇佣兵之所以是个谜,其原因在于政府基本无视,媒体大多停留在吸引眼球的标题上,很少深入了解。去缅北当兵,那里并没有天堂;缅北人民生活自如,他们也不需要帮助。

帮助异族受苦的同胞

我清楚地记得,五年前,我怎样走上这条路的。当时我在证券公司做经纪人。之前我在新疆从事过十年的通讯电子工作,积累了些家底,时间和经济上都比较宽裕。

2009年8月28日,我无意间在网上看到了缅甸果敢“88事件”局势紧张,这是我第一次关注缅北问题。我从小就是个兵器迷,骨子里的民族主义热情燃烧起来。

在缅甸华人、果敢论坛等各种网络上,内地网友的一致看法是,果敢人的血管里流淌的是中华之血;开口说的是中华之音;笔下写的是中华之汉字。一个热血男儿,怎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兄弟姐妹受外族的欺压?我开始蠢蠢欲动,准备动身去缅北参军支援在异族受苦的同胞。

网络上的知己开始线下集结,不出数月,在云南孟定、南伞、孟连这几个边境小镇,来自内地各省的“战友”都已经暗流涌动,准备偷渡出境。在接到联络信息后,我不顾亲友的劝阻,抛下妻儿和工作,于当年9月2日,只身踏上由深圳飞往昆明的飞机。

到达昆明后,网友吴国强(化名)告诉我,在孟定镇等我。我又搭上前往临沧市孟定镇的小巴车。在与同车乘客的言语交流中,我发现车上有不少人和我去孟定的意图是一样的,我们这个队伍愈发壮大了。八个小时颠簸后,我到了孟定,吴国强已在汽车站等候多时。他把我带到一个小旅馆里,房间里已有四位“战友”,我也算找到组织了。

在孟定,许多骑着摩托车的边民会热情招呼背包的陌生面孔。他们一眼就看出我们这些外省的偷渡客,估计是焦虑神情写在了我们脸上。我花了50块钱,坐在边民摩托车后座上,绕了条小路,成功越境。下车时,操着浓重云南口音的孟定边民告诉我,我现在脚下踩着的是南邓的土地。南邓位于缅甸第二特区×邦北部,与果敢隔着一条清水河。

但在那时,果敢动乱引发了内地的同情和呼应,中国政府怕影响中缅外交关系,因而要求缅北拒收中国入境的人员做雇佣兵。我们像无头苍蝇一样,东扑西扑,好几天过去,参加地方武装的事毫无进展。

后来我求助于一位在网上认识的成都女士,她参加过果敢二十周年的庆典,结识果敢同盟军高层。于是我和其他两个朋友凑钱去成都找她,她帮忙联系了缅北地方武装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的人。可惜与我一同去成都的朋友后来放弃回家了。

2009年12月,我再次来到昆明,并在那里认识了解放军空军退役少尉黄×山。“88事件”爆发前,黄×山在缅甸果敢地区南郭小学支教。黄也有此想法,不过他提议在昆明再待几天,集合一些人,一块儿过去。在昆明驻留了几天,我感觉越来越不对劲——果然,昆明当地的公安抓住了我们,关了一夜,并把东西没收了。

遗憾的是,黄×山后来意外死亡。但我决心已定,于是再托成都的那位朋友,她建议我去×邦联合军总部所在地。有了前几次偷渡经验,我顺利到了×邦首府。那年12月29日,我终于成为×邦联合军4××旅一名普通战士。

月薪远不如赌场马仔

在缅北诸多地方武装中,×邦军的实力算是不错的:北部有4个旅、中央炮团以及总部的各个直属单位,南部有5个旅。

在×联军高层的指令下,我顺利入伍了,但这并不等于真的入伙。×联军给我发了两套军装,安排完吃饭和睡觉的地方后,就不理不睬了。我后来才明白,这是×邦军考察中国雇佣兵的惯例。×邦军一般对外来新兵有所防备,所以先对中国兵“放羊”一段时间,只要不外出,没人管你。据我观察,以往内地大多懵懂无知的青年来缅北,部分冲着当雇佣兵的神秘色彩而来,以为这里可以恣意享乐、顺便发财,但来了之后,90%的人待不了一个月就跑了。

缅北武装的基层和防守阵地没有土木建筑的固定营房,房子是用竹子和茅草盖的,几个人或十几个人住在一块,除了能遮点雨,其他条件谈不上。电视也没有,只能偶尔听听收音机。

夜里除了头顶上的月亮和星斗,手电筒成了唯一的光源。透过竹缝,随时可以听到外面的动静。当雇佣兵的第一年,我就住在这样的环境里,后来习惯了也觉得没什么。我刚入伍时(2010年),×邦军一律每月发40斤大米和50元人民币,扣除菜金20元,实发30元;到了第二年,每月涨到150元,扣除菜金50元,实发100元。

这与国内网上流传的“缅北雇佣兵每天500元”的说法大相径庭。实际上,缅北雇佣兵的待遇远不如当地赌场的保安。在×邦首府,一般工资水平是每月500-700元人民币;劳动强度大的工作,如在建筑工地,月薪1000元左右;而在赌场里做保镖,月薪可达2000元。

果敢的工资水平与×邦的大致相同;掸邦第四特区首府勐拉,平均工资要比×邦首府多一两百块钱;克钦邦第二特区迈扎央比×邦首府要低一百到两百元。所以无论在×邦还是果敢同盟军、克钦还是德昂地方武装,外国雇佣兵的待遇都差不多。

中国人跑到缅北,很多宁愿当赌场保安,也不想进地方武装做雇佣兵,心思灵活的则去给毒枭做私人武装。做那个风险大,但有提成,赚得也多。当年和我一起偷渡到缅北的,很多人加入了贩毒集团做马仔。

缅北地方武装部队中,战士和干部同薪同酬,区别只有生活条件的好坏。平日军队里的伙食就是大锅菜汤就饭,俗称“玻璃汤”。部队里每周杀一头猪,每个战士也就分到二三两,还包括猪头、猪杂。平均下来,每个月能吃上2-4次肉。

为了改善伙食,不打仗时战士们的枪弹都用来打猎。初春万物复苏时,战士一般选择晚上打猎,打到的松鼠、野鸡、猴子、麂子、山猪什么的拎回来,洗干净去了皮,在火上烤熟了,撒点盐就可以吃。

缅北地方武装还给战士过儿童节,因为有很多十一二岁的童子军,个子不及步枪长,兵龄却有好几年了。到了这天,旅部会批了一笔钱下来,给他们买一头猪或一些零食。

直到第二年,我成为缅北×邦军的教官时,生活条件才稍有改善。我被调到4××旅旅部,和领导在一个桌子上吃饭。鸡鸭鱼肉这些在×邦军内算高级的东西也出现在餐桌上,而且想吃多少都行。

同时,房间也从茅草房换成了砖瓦房,从大通铺变成了两人套间。吃饱了,还能看看卫星电视。

成为缅北爆破专家

缅北武装生活条件虽苦,但在这里能接触到实枪实弹,能吃饱饭,我就满足了。当雇佣兵第一年,也是×邦军的观察期,我开始了武器研制计划。

×邦地方民族的人有的当了十几年兵,论体能等步兵基础技能,我无法与之相比,但我有自己的优势。我自幼钻研通讯技术,又当过电子通讯技术员,可以把以前学的理论付诸实践。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我在缅甸当雇佣兵的日子

喜欢 (17)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4)个小伙伴在吐槽
  1. 雇佣兵
    匿名2014-10-29 23:03 回复
  2. 最喜欢的是大陆的饮料“营养快线” :mrgreen:
    匿名2014-10-30 10:33 回复
  3. 民族主义的热火熄灭
    匿名2014-11-04 08:27 回复
  4. 真的假的
    匿名2019-12-19 11:3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