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分布式杀伤”及未来战争概念

军事 rock 10715℃ 0评论

F-35B

美国国际海事安全中心网站刊登美国智库国际海事安全中心在线内容主管德米特里·菲利波夫撰写的分析文章,题为《“分布式杀伤”及未来战争概念》。文章分析了“分布式杀伤”的作战特点、平台、能力,以及战略价值,对比了“分布式杀伤”与“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的各自优势,认为“分布式杀伤”能在预算紧缩和新兴威胁下,为实现美国有关政治和军事目标提供多种手段。

“分布式杀伤”的作战特点

“分布式杀伤”使敌面临的作战形势复杂化

“分布式杀伤”主要攻击敌杀伤链的前端,即敌目标定位、识别、瞄准、打击及效果评估过程的早期阶段。分散作战除增加敌搜索量之外,也能提升敌执行情报、监视与侦察(ISR)任务的难度。对于以航母打击战斗群(CSG)为中心的海军部队,探测到其中的任意一艘大型水面战舰,获知战斗群其他军舰(包括价值重大的主力舰)及其所属作战部队部署形势的可能性就会增大。而分散的水面行动小组(SAG)具有模块化的特点,可以使敌无法确定所面对的为何种部队,以及其能力与任务如何,从而扰乱敌ISR任务及火力的优先级,增加敌消耗精确制导弹药(PGM)的可能性。

“分布式杀伤”延长了己方决策周期并降低了指控灵活性

“分布式杀伤”会在分散部署部队之间制造摩擦。假定海军部队将使用电磁辐射控制(EMCON)技术在电磁域挫败敌人,但EMCON却加剧了协调分散部署部队的固有难度。代号为“草垛和逆潮” 行动的海军试验发现,采用了EMCON技术的分散式行动大幅增强了航母与潜艇及陆基轰炸机对抗时的生存能力,但却延长了决策周期。在电磁对抗条件下,因为存在额外变量,且这些变量会受到敌行动的影响,分布式部署部队的网络通信可信度更易降级。

与分布式部署部队相比,集中部署的部队更容易运用替代通信方式。更长的决策周期会给分散式部署部队带来不利及进退两难的困境:

(1)那些依赖于周密协调才能取得成功的军事行动成功率降低;

(2)部队在短时间内聚集力量应对坚决反抗的能力受损。

因此,规划者必须考虑一支水面行动小组可能受敌行动及自身任务牵制的程度,以及整个部队的灵活性由此受到的影响。军事行动必须建立在灵活性的基础上,并对可能发生的无数突发事件予以考虑。鉴于美国海军的进攻性火力或将很快超过其防御性火力,需要水面行动小组相互支援的作战想定将给美海军带来挑战。这些现实将使海军更加重视包罗万象的规划及有悖传统的作战指挥。分散部署使敌ISR任务复杂化,代价是同时降低了己方的指挥与控制(C2)灵活性。需要指出的是,C2不仅位于杀伤链的更前端,而且贯穿于整个军事行动过程。这些现实情况可能使得“分布式杀伤”在某些条件下缺乏灵活性,并使官阶较高的指挥官的意图表达得比较宽泛,缺乏针对性。海军负责信息优势的副作战部长泰德·T·布兰奇中将曾指出,“可靠的C2支柱几乎可以触及我们的一切行动”。现代常规战争的性质令电磁领域成为优先决策的战场,“分布式杀伤”影响着交战各方的杀伤链。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分布式杀伤”及未来战争概念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