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志愿军撤离北朝鲜与金日成的权力巅峰之路

文化 alvin 12334℃ 2评论

金日成

作为亚洲革命的领导者以及社会主义阵营的主要旗手之一,中共当然需要各国共产党特别是亚洲各国共产党的追随、服从和支持。作为亚洲的第一大国,中国也需要与周边国家保持友好关系,保障周边地区的稳定。为了保证周边国家采取对自己的友好政策,乃至对周边地区有所控制,传统的做法一是在那里寻找、扶植、培养亲近自己的势力,甚至是代理人,二是在那里保持一定数量的驻军,以便随时控制局势。斯大林在战后采取的就是这种方针。但毛泽东对朝鲜不是这样做的,他虽然在涉及战略方针和政治立场的一些重大问题上坚持己意见,甚至迫使朝鲜服从,却没有试图让朝鲜劳动党内的延安派取代金日成掌握政权(尽管当时中国有能力这样做);志愿军在战后留在朝鲜,完全是国际上对敌斗争的需要,而不是为了控制朝鲜。后来,出于对朝鲜形势的严峻性判断,毛泽东确曾动过扳倒金日成的念头,但随着情况明了很快就放弃了。然而,金日成的感受却完全不同。志愿军犹如悬在金日成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战后中朝关系表面融合,实际上在内部一直十分紧张。在这种情况下,党内存在大批延安派干部,他们不仅有着深厚的中国背景,且掌握了很大权力,再加上几十万中国军队日夜镇守在平壤四周,金日成焉能放心得下。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到1956年,亲华派势力已经基本清除,剩下的威胁就是仍然驻守在朝鲜的中国军队了。这一点,金日成心里非常明白,毛泽东自然也能想到。所以,要想让金日成彻底放心,从根本上改善中朝关系,最有力的措施就是中国主动从朝鲜撤出全部志愿军部队。

1 毛泽东当面向金日成承认错误

1957年11月,世界各国共产党代表大会在莫斯科召开。中共与苏共联手召集的这次共产党会议,主要的目的就是加强各国共产党之间的团结和统一,巩固社会主义阵营在冷战对峙中的地位。按照中共的说法,就是把这次会议开成一个团结的大会。为此,毛泽东确实做出了不懈的努力,从而使这次会议成为中苏两党政治上紧密配合的经典之作。这种政治合作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即中苏两党相互妥协,共同起草了大家一致接受的《莫斯科宣言》;毛泽东四处游说,坚持提出社会主义阵营“以苏联为首”的口号;毛泽东对南斯拉夫代表团格外热情和宽容,极力把南共留在社会主义阵营。 也正是在这次会议期间,毛泽东向金日成表现出一个大国领袖和社会主义阵营领导者的风范和气度。

11月9日下午4时至7时,毛泽东在克里姆林宫住所会见了金日成、南日、金昌满。 关于这次重要的谈话记录,中方和朝方的档案均未解密,目前研究者可以看到的是俄国及中国档案中转述的有关内容。由于谈话人的身份、意图和角度不同,研究者必须把这些文件对照起来看,才不至于发生误解或片面理解。

根据11月9日毛泽东对苏联驻华大使尤金的说法,会谈涉及了两个问题: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撤出朝鲜和在中国的朝鲜政治侨民的情况。毛泽东请金日成相信,志愿军撤出朝鲜是非常必要的举措,并建议撤军分三个阶段进行,每个阶段平均为2个军。在谈到这样做的理由时,毛指出,中国要保障这些军队在朝鲜的后勤供给,国家预算负担很重。他还强调,中国军队撤出朝鲜有可能促使美国的两个师也撤离朝鲜,并有助于李承晚军队数量的削减。毛泽东认为,中国志愿军撤离朝鲜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朝鲜已拥有了相当稳固的边境和30万军队”。如果美国和李承晚方面胆敢挑衅,志愿军“还会一如既往地援助朝鲜人民”。毛说,以前金日成一直是反对中国志愿军撤出朝鲜的,在这次会面期间,他答应将慎重地考虑这个问题。关于中国境内的朝鲜政治侨民问题,毛泽东建议金日成在途经中国前往越南时,将他们都集中到北京,并“宣布予以大赦”。毛泽东向金日成保证,中国永远都不会利用这些朝鲜人去反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金日成答到,“朝鲜也不需要这些人”。最后,毛泽东讲到周恩来将对朝鲜进行正式访问,还问金日成是否欢迎他本人以后访问朝鲜,金日成表示将给与最热烈的迎接。 后来(1958年1月8日),周恩来与尤金谈话时的说法是,毛泽东在莫斯科谈到从朝鲜撤出志愿军的问题,开始“金日成担心现在撤退志愿军不好”,第二次谈话时表示同意,“认为这可以给美国出一个难题”。金日成表示回国后将在党中央讨论这个问题,然后再答复。

根据11月12日金日成对苏联驻朝大使普扎诺夫的说法,同毛泽东的“谈话非常亲热、友好和坦诚,我们对此非常满意”。毛泽东通知中国政府将派周恩来访朝,而他本人以后也打算亲自去朝鲜,金日成表示朝鲜人民将怀着感激的心情,友善、真诚地接待中国朋友。金日成向毛泽东通报了1956年朝鲜劳动党中央八月全会以前反党集团活动的一些事实后,毛泽东说,他们进一步研究了有关小集团的事实,得出的结论是,去年这个小集团的一些朝鲜人来到中国,给中共中央写信,片面地反映朝鲜劳动党的情况,只讲朝鲜领导人的缺点和错误。去年9月彭德怀去朝鲜一事,可以说是对朝鲜劳动党内部事务的干涉,“我们决定不再做这样的事情”。每一个党在工作中都会有错误和缺点,应该由他们自行改正。最主要的是,我们两党之间要建立起友好关系,要相互完全理解。针对毛泽东的这番话,金日成说,我们有些同志的确认为“来朝”一事是干涉内部事务,但我们把这件事看成是两个兄弟党之间的友好研讨,保持我们兄弟共产党之间的正常的良好关系是我们的首要任务。我们完全支持中共和苏共的政策。例如,匈牙利事件时我们立即坚定地支持苏联的政策。接着,毛泽东同志建议,让逃到中国的那些人回朝鲜去。金日成回答说:“我们不强迫他们”。最后,毛泽东向朝鲜建议,考虑把中国人民志愿军撤出朝鲜,采取这样的措施在政治上是适宜的,世界舆论容易理解,还可以促使美国人把两个师从南朝鲜撤走。金日成回答说,将认真研究这一建议。

根据外务省司长朴吉永向苏联使馆的报告,金日成回国后,在11月28日召开了约150名干部参加的会议。金昌满在会上告诉这些干部,在与金日成的谈话中,“毛泽东同志多次对中共去年9月无理干涉朝鲜劳动党的事务表示道歉”。金昌满说,中方要求把这次会谈安排在各国共产党领导人的大会发言之前,因为“他们害怕我们会在莫斯科会议上提出关于干涉的问题”。金昌满还透露,在毛泽东与金日成谈话后,彭德怀也拜见了金日成,并对“九月事件”以及中国志愿军在朝鲜的“不当行为”表示道歉。 南日则对普扎诺夫说,金日成在莫斯科与毛泽东进行了两次谈话,彭德怀也来到金日成的别墅进行了长时间谈话,这些谈话“十分关注”去年9月彭德怀来朝鲜这件事。 朴义琓也对苏联大使说,金日成在12月4日的中央常委会上详细讲述了在莫斯科与毛泽东和彭德怀的谈话内容,并“直截了当地说,毛泽东对去年干预朝鲜劳动党的内部事务表示道歉”。这时崔庸健插话说,那么米高扬呢?金日成看了他一眼说,“我和你们都知道,这是中共中央干的事”。

显然,中朝两方对这次谈话内容的表述差距较大。在中国人关于这次谈话内容的介绍中,已经完全看不到毛泽东在一年前与尤金谈话的痕迹了,中国撤军是因为经济负担过重,金日成以前不同意中国撤军,而是中国人说服了他。至于让朝鲜逃亡干部回国,其前提是对他们实行赦免。而在朝鲜人的描述中,谈话的重点和主要内容是毛泽东向金日成表示道歉,承认彭德怀去平壤是干涉朝鲜内部事务,而建议让朝鲜逃亡干部返回及志愿军撤军回国的问题,都是在此基础上谈起的。这里的关键问题有两个:第一,关于毛泽东在莫斯科与金日成谈话的主要内容,笔者倾向于认为,就是向朝鲜劳动党道歉;第二,关于毛泽东提出中国志愿军单方面撤军的真实原因,笔者倾向于认为,就是要进一步表明今后中国不再干预朝鲜内部事务的立场。这二者之间是有连带关系的。至于经济负担过重,以此迫使美军撤出南朝鲜,以及相信北朝鲜自身的防御能力等等,都只是托词而已——毛泽东不愿意在苏联人面前示弱,承认自己犯了错误。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志愿军撤离北朝鲜与金日成的权力巅峰之路

喜欢 (1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2)个小伙伴在吐槽
  1. 从1954年至1956年8月,共发生志愿军扣押或侮辱朝鲜政府官员、人民群众的事件355起,其中最严重的几次是扣留因打猎进入志愿军防区的朝鲜党政高级领导人,南日、方学世、朴正爱等都曾被滞留。更经常的是擅自搜查、逮捕朝鲜人员,并进行非法审讯。此外,因汽车车祸、打靶训练、枪支走火、强奸行凶等事件,造成朝鲜人伤亡417人,其中以车祸造成的伤亡为主。1954-55年,共发现强奸案68起,通奸的数字则十数倍于此。仅1956年上半年,全军即发现强奸、强奸未遂、通奸案208起。由此产生的私生子不少,部队移防后,朝鲜妇女背着孩子找到部队,影响很坏。
    匿名2017-01-30 14:13 回复
  2. 冷战化石
    匿名2017-02-05 20:2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