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Never Sleeps

我们不能否认伊斯兰国的宗教根基

文化 alvin 1711℃ 0评论

我们不能否认伊斯兰国的宗教根基

伊斯兰圣战者呼吁建立一个全球哈里发帝国。所以,我们何以否认伊斯兰国乃由宗教所驱动?

1545年,教皇保禄三世主持的天主教会大公会议在提洛尔地区的塔兰托召开。与会的主教和神学家们想要在新教改革如火如荼之际巩固天主教信条的地位。于是,1546年4月8日,当会议发布第一条重要教令时,其对象很明确,就是被代表们视为罪大恶极的路德及其追随者。

跟随路德指引的新教徒们决意打破传统,只从经文中领悟上帝的意志。塔兰托大公会议谴责这种想法,称其为罪大恶极的异端邪说。会议坚持,神圣启示并非只存在于《圣经》之中。传统——“经由连续传承而被保存在天主教会中”——也同样能传达上帝教导的实质。质疑这一说法的人将被剥夺基督徒身份。

在上周New Statesman 杂志刊登的一篇文章中,Mehdi Hasan也表达了类似的想法:否认伊斯兰国的“伊斯兰”特性。尽管伊斯兰国的战士们在为其行为辩解时大可引用《古兰经》或先知穆罕默德的行迹或言论,但这并不能令他们成为正统的穆斯林。

就像基督教一样,伊斯兰教的内涵远比经文总和丰富得多。在它1500余年历史中,无数人对它做过解释和评论,“……在每个时代,教义都是由关于复杂经文之内涵的学术共识决定的。” Hasan 引用剑桥穆斯林学院院长Timothy Winter如此说到。这种主张如果插到塔兰托会议的纲领中去,也不会令人觉得格格不入。

然而,正统穆斯林权威现在面对的问题与16世纪困扰天主教会的问题很相似:逃脱的精灵很难回到瓶子里。促使路德把经文置于天主教信条之上的念头在伊斯兰教中也是由来已久。

伊斯兰宗教改革

早在13世纪,大马士革一位名叫Ibn Taymiyya的学者就认为,领悟真主意图最稳妥的方法就是研习最早三代穆斯林(“先贤”,或称“萨拉菲”)的事迹。他宣称,关于穆罕默德及其最早期追随者所作所为的记载,永远比后来形成的传统更为权威。正如路德一样,Ibn Taymiyya也曾被斥为异端;但是,还是跟路德一样,他同样开辟了一条重要道路。

萨拉菲主义可能是当今世界扩散最迅速的伊斯兰教运动。伊斯兰国对伊斯兰经文的解释,在其野蛮性上或许颇为罕见,但是在字面主义上却绝对正宗。伊斯兰国幻想自己消灭了宗教传统中的毒草,洞悉上帝的旨意,这很明显是萨拉菲主义的特质。

当伊斯兰国战士毁坏异教神祗的雕像时,他们效仿的是先知的先例;当他们宣称自己是未来统治世界的帝国的骁勇之师时,他们效仿的是最早的哈里发国的军队。当他们处决敌军战士,对基督徒征收歧视性的税目,以及把被打败对手的女人当作奴隶时,没有一件不是初代穆斯林引以为豪的。

这种行为与伊斯兰教肯定不是百分之百相符的;但要是说这种行为不是伊斯兰的,那就很难说它到底是什么了。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我们不能否认伊斯兰国的宗教根基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