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你是犬儒主义者吗?

文化 sean 16625℃ 0评论

534351ef8adb4

跟徐贲先生谈论「犬儒」之前,聊了会儿他印象中的80年代。徐贲说,他是老三届里的高中生,1969年初就去昆山农村插队,因为成分不好,一直没法回城,直到「文革」结束以后,才通过考学的方式进入复旦。

我们聊起新中国成立以后,知识分子群体中,是何时大规模地流行起犬儒主义,徐贲认为,这在有些知识分子那里,可能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发生了,「你看那些老右派,他们不相信这些」,「但是要说大面积、多样化的犬儒主义,我觉得可以把这个时间点定位在80年代的理想主义幻灭之后」。

他提醒人们注意那些「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学术专业主义也罢,做一些『顺风』的论文也罢,都是情有可原的——人的两大弱点,第一个就是怕死,第二个就是贪财,说白了就是这个东西,谁也不例外。最可怕的是什么,就是有一些明白人,浑水摸鱼,这种犬儒才是真正的带有时代性的犬儒主义。」

人物PORTRAIT = P

徐贲= X

P:作为一个社会文化概念,「犬儒」这个词有着怎样的历史和现状,你如何定义它在今天的基本含义?

X:我所用的犬儒概念与今天中国社会文化有两个主要的相关方面。第一是,彻底看穿、看透,因为彻底,所以绝对不相信、不接受,不抱任何改变的希望,也不做任何改变的努力,成为一种虚无主义和绝对的相对主义,愤世嫉俗、玩世不恭。人们因为看穿一切价值标准的「虚伪」和「权力操纵」而否定一切可能具有普遍意义的价值和价值追求,他们在无权的时候无不可忍受,有权的时候则又无所不为。

第二是,明知不对,照做不误。难得糊涂。这种犬儒主义不仅关乎社会中的体面人士,而且也关乎所有普通民众。在这样的犬儒社会里,说的时候人人明白,做的时候人人不明白,所有的人都在自欺欺人,也都知道别人在自欺欺人,「他们知道自己干的是些什么,但依然坦然为之」。

P:你为什么将犬儒主义作为指向当前中国社会普遍深层问题的最重要的社会文化概念?

X:之所以重要,有两个因素:第一个是有需要,第二个是无以代替。第一个因素在逻辑顺序上是第一位的。犬儒主义这个概念之所以重要,第一个原因就是,我们需要有一个对当今中国社会种种病症有综合和整合作用、能够指向普遍深层问题的社会文化概念。犬儒主义就是这样的一个社会文化概念。虽然它也许不是唯一可以用作这种归纳和思考的总体概念,但在我们形成或找到另一个或另一些普遍概念之前,它的作用可以说是其他概念所难以替代的。犬儒概念重要的第二个原因,就我所知,现在还没有一个像它那么内涵丰富、复杂,还在变化的概念。这是犬儒概念的生命力,但也造成它可能会被滥用。

P:你说:「我们面临的犬儒文化是一个困境,它与我们现实生活的多种元素交织在一起,也延续着我们历史和民族心理的多种负面因素。」现实生活的元素有哪些?历史和民族心理的负面因素又有哪些?

X:现实因素可以说是多方面的「社会病症」,也可以是一些人们常说的犬儒特征,如玩世不恭、尖酸刻薄、冷嘲热讽、凡事看穿、看穿但不说穿、睁着眼说瞎话、厚颜无耻装崇高、阳奉阴违、随波逐流、难得糊涂、有奶便是娘、醒着的人装睡、假面扮相人戏不分、面具游戏久假不归、无所不为、两面三刀等等。

历史和民族心理的负面因素是在特定的政治和社会文化环境中积淀而成的。其中最有害的就是奴性、忍让、得过且过、吃亏是福、随遇而安、奉承权贵,不以为耻,反而当作一种「生存智慧」。前面提到的「难得糊涂」可以说是最具国粹特色的犬儒主义。老庄哲学和各种「隐逸」理论也是一种典型的中国犬儒主义因素。中国的传统「智慧」中有不少这样的东西。童蒙书、家训、善书里比比皆是。例如,《增广贤文》里有许多看穿、看透世道险恶,因此要明哲保身、竭力躲避、莫管闲事的箴言教诲。如「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逢人却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山中有直树,世上无直人」,「见事莫说,问事不知;闲事莫管,无事早归」。这种人生智慧一直在影响着中国人,例如,至今「莫谈国是」仍然是许多中国人的处世哲学,不断在新的环境下翻陈出新、发扬光大,变成提倡在商言商、学术专门化,鄙视「臭公知」等等。有人称这是「老狐狸精哲学」,我称它是犬儒主义。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你是犬儒主义者吗?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