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

中国的南海政策与海上丝绸之路矛盾吗?

军事 sean 1991℃ 1评论

11105127109452_14135111836791d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原则上不涉及争议问题,这是中国的官方立场。但从今年4月份升温的新一轮南中国海争议来看,把南中国海问题与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隔离开来,难度不小。中国希望东南亚国家加入到“一带一路”的经济与人文合作中来,搁置南中国海这类有争议的安全议题,但有些国家却不免从地缘政治的角度解读中国的合作倡议,更有像美国和日本这样的域外国家刻意炒作南中国海问题,给中国制造麻烦。

南中国海争端如果不能得到有效的管控,将是海上丝绸之路建设进程中的一个障碍。但这个障碍可大可小,甚至可有可无。如果菲律宾、美国等国家执意在南中国海“阻击”中国,那这个障碍就无法凭中国一己之力消除。但时至今日,在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军事现代化也在迅速推进的情况下,任何一个刻意与中国为难的战略都是代价巨大且难以持久的——菲律宾已经从黄岩岛与仁爱礁事件中得到了教训。而且,任何战略都是相互的,如果中国自己的策略得当,就能极大地影响其他国家的应对策略,从而从整体上改变南中国海问题的走向与解决之道。

中国南中国海政策需要回答三个大的战略问题:第一,南中国海在中国外交大棋盘中占据什么位置?它可否算作是中国的“核心利益”?第二,中国的南中国海政策与中国的东盟(亚细安)政策之间是什么关系?两者是否是简单的从属关系?第三,中国南中国海政策的理想目标与现实需求是什么?不同策略目标间是否可以进行排序?

中国外交目前最宏大的目标——从某种角度也可以说是“大战略”——是推进“一带一路”的建设。从丝路建设原则上不涉及争议问题这一官方表述来看,南中国海问题在“一带一路”大框架下的政策排序不是特别重要,甚至有点被淡化,中国政府也没有明确指出南中国海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最接近这一表述的说法是“南中国海涉及中国的核心利益”)。中国目前首要的国家级任务是实现通常所说的“中国崛起”,也就是习主席提出的中华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外交表述将其细化为保障“主权、发展与安全”的利益。中国的南中国海政策无疑需要为中国复兴的核心利益服务,南中国海问题不应“绑架”中国复兴这个更为根本、更为全面的国家利益。正因如此,南中国海争端过度激化对中国并不是好事,南中国海问题不应左右中国外交的大方向。

中国的南中国海政策与东盟政策之间又是什么关系?这两者之间似乎有一种重要的辩证性关系,取决于它们在中国外交总体布局中的地位,而这种地位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可随着局势变化上下浮动。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的周方银教授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当南中国海局势趋于缓和时,南中国海问题在中国外交中的排序就不那么重要;但当南中国海问题影响到中国外交大局时,其排序就会上升。

东盟总体重要性 超过南中国海

东盟在中国外交布局中的重要性则取决于中国外交政策的总体方向。现在,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意味着东盟在中国外交布局中再次占据了重要地位。如果没有大部分东盟国家的支持,很难想象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能够顺利推进。清华大学的阎学通教授甚至指出,东盟十国个个都要争取。

因此,中国的南中国海政策与东盟政策之间不是简单的从属关系。当南中国海局势的紧张影响到外界对中国维护主权的决心的判断时,南中国海在中国外交全局中的重要性就会超过东盟。2012年中国与菲律宾之争,中国积极维权实现对黄岩岛的实际控制,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现在,中国外交重点转移到“一带一路”,东盟的总体重要性将超过南中国海。只要其他国家不刻意制造事端,中国应从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大框架及与东盟关系的大局出发制定南中国海政策。

中国政府早已认识到南中国海主权问题不可能在短期内得到根本性解决,因此现在将政策重点集中在维护主权与建立军事威慑力上。但中国的南中国海政策有一个十分迫切的现实需求:在维权的同时保持南中国海局势的平稳,不给其他国家制造事端的借口,从而消除或者至少控制海上丝绸之路建设中的一个障碍。当前中国南中国海政策的战略目标,应该是防止亚太国家在美国的唆使下形成一个从反对中国南中国海政策而扩大为反对中国复兴的联盟。现在,因为东盟各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意见不一,这样一个反对中国南中国海政策的联盟还没有形成,更别说反对中国复兴的大联盟。亚太国际关系正处于高度不确定中,中国正可抓住这个关键时机,以双边与多边双管齐下的方式管控南中国海争端,并全面更新与主要东盟国家之间的关系。

中国过去两年来在南中国海的岛礁扩建为建立军事威慑提供了物质基础。但它目前的战略目标不应是在南中国海扩大军力,而应是防止南中国海争端影响到“一带一路”的推进。这需要一种中国式的自我克制:维护主权并保持一定程度的军事威慑力,但主要以外交的方式维持现状并积极与东盟国家谈判新的南中国海行为准则。中国的南中国海政策不应给人既要挑战美国又要推翻现有国际规范的印象。如何找到这种自我克制的“度”,是颇需要中国外交把握的。

中国不应过分着急于在南中国海的军事存在。目前扩建的七个岛礁已足够在将来威慑美军在南中国海的行动能力,而且中国的军力是与中国综合国力增长的速度成正比的。但中国的军事战略不应是有了武力就使用——这是穷兵黩武,历史上已有深刻教训。中国的军事战略应该是发展足够强大的军事力量,准备在必要时刻使用这些力量,但却不一定非要使用这些力量。这是新加坡东亚研究所的王赓武老教授的历史智慧,也符合中国战略智慧结晶《孙子兵法》精神。

阎学通教授提出中国外交在过去几年已从“韬光养晦”转变为“奋发有为”,这一判断已为学界广泛接受。但奋发有为却不是耀武扬威。中国外交还是要有一种“刚柔并济”的中国特色。在实力上升阶段还能保持理性与必要的自我克制——这就是中国特色外交的一种体现。

文/张锋 来源:联合早报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中国的南海政策与海上丝绸之路矛盾吗?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对一带一路建设发展不看好。中国有:剃头挑子一头热的行为。中国就像个大财主在号召、拉拢一批不同国家、不同种族的地痞流氓搞共产共赢…一旦这帮地痞流氓中途反悔不干“大财主”就要损失的血本无归。看看目前一带一路建设进度就能略知一二。我认为,把钱投在东海和南海建设上是最实惠对中国最有利的举措。
    匿名2015-07-27 16:3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