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美英法战略核力量现状及发展前景

军事 rock 10240℃ 0评论

坚强的“民兵”

根据美国军政领导人的正式声明判断,“民兵-3”洲际弹道导弹将服役至2030年。至少改进607枚导弹能确保这一目标的实现。2025-2075年或者需要不断对“民兵-3”导弹进行改进,或者需要装备新型固定式、机动式或部署在隧道里的导弹。根据媒体报道,显然美国正在研究生产大约400枚井基、公路机动或铁路机动洲际弹道导弹的可能性。但不能排除事态发生这样的转折:美国放弃洲际弹道导弹,以便将部署在本土的战略核力量固定核军事设施的数量从数百个减至十个,并保证自己在战略目标瞄准政策中占据更有利的位置。不久前在2012年就曾提出过在2022年以前取消洲际弹道导弹的建议。

与潜射弹道导弹和洲际弹道导弹不同,两用飞机(能够携带核武器的重型轰炸机和战斗机)是能多次使用的手段。

法国在2018年以前或者晚些时候将完成战略核力量换装“阵风”F3战斗机的工作,该型飞机从2009年起携带ASMP-A导弹。因为大约50枚ASMP-A导弹的寿命将在2035年耗尽,所以从2014年起开始研制新型空射核巡航导弹(ASN4G)。新型导弹将集隐身性能与M=7-8的速度与一体。根据新型导弹的尺寸和一架飞机携带1枚或多枚该型导弹的可能性,将不得不在为其研制新型战斗机还是轰炸机之间做出选择。关于把二位一体战略核力量改造为单一核力量的必要性的争论的平息暂时预示着法国空基战略核力量将长寿。

将用于取代北约的F-16和“旋风”战斗机的作为非战略核武器载机的美制F-35A战斗机自2021年起在美国和欧洲将获得这一性能——装备B61-12核航弹。

轰炸机的复杂命运

如果说2001年国防部《核综述》阐述了2040年前研制出新型轰炸机的必要性,那么在几年后提出了在2015-2020年5年内用其装备轰炸航空兵的任务。作为候选方案研究了研制亚音速隐身轰炸机或超音速轰炸机的可能性(例如,275架中程轰炸机或150架远程轰炸机)。

后来明白了,在精确制导武器时代不需要能够携带27吨(B-52)或60吨(B-1)有效载荷的轰炸机。出现了研制“地区”轰炸机而非远程轰炸机的思想。早些时候曾提出将轰炸航空兵剥离三位一体战略核力量的建议,赋予其只投送非战略核武器的功能。这会意味着,随着新型地区轰炸机投入使用,完成建立美国非战略核力量(两用战斗机和轰炸机)的任务,它们将是对北约非战略核力量(两用战斗机和担负次战略角色的潜射弹道导弹)的有力补充。该计划由于模糊不清而在2009年停止,以便在次年宣布其为重点计划并稍后计划在2024年为战斗部队装备第一批新一代飞机,用于使用常规武器,而自2026年起使用核武器。

目前美国正式装备了155架重型轰炸机,此外还有库存、封存或用于试验的重型轰炸机数十架。2014年外界获悉,重型轰炸机机队将从2022年开始削减。

值得一提的是,B-52于1961-1962年列装,计划起降5000次。飞机的机体设计飞行时间为32500-37500小时,至今已经消耗一半以上,所以飞机可服役至2044年。B-1超音速重型轰炸机于1985-1988年服役,计划服役30年,设计总飞行时间不少于15200小时,目前已经消耗了大约一半。B-2隐身轰炸机1993-1998年列装,可服役时间达60年,设计总飞行时间达4万小时。第一批飞机已飞行时间不久前才达到7千小时。在2024-2044年列装80-100架新型轰炸机的情况下,所有B-1和B-52轰炸机将在2040年前退役,而B-2轰炸机将继续服役至2040年代中期(如果不超过规定的事故率)。

根据媒体公布的2010年的要求,新型轰炸机有效载荷为6.3-12.7吨,航程为7400-9200公里,作战半径为3600-4000公里(不空中加油),空中加油时留空时间为50-100小时。这些要求接近对1953-1957年列装的B-47E中型轰炸机的性能(有效载荷11.3吨,最大起飞重量104吨,无空中加油时作战半径3800公里,有空中加油时留空时间48-80小时)。如果综合过去对媒体公布的全部信息和媒体公布的信息,那么新型飞机可能将是价格可接受的、装备导弹和炸弹武器的亚音速远程隐身两用飞机。官方承诺2015年4月公布新型轰炸机的数据。将在2025-2030年为其研制装备核弹头或常规弹头的新型空射巡航导弹,用于取代AGM-86导弹(新型空射巡航导弹还将装备B-52和B-2轰炸机)。而在此之前超过350枚改进型AGM-86B 空射巡航导弹将保证B-52机队的平安存在。从2030年起美国空军将只装备一种型号的核航弹(В61-12).

显然,美国空军2025-2035年将拥有由4种型号的轰炸机组成的机队。这要么是放弃大批量B-2轰炸机和对B-1重型轰炸机过于乐观导致的失算,要么是预见到在这段时期装备4个轰炸机型号的必要性。

至于西方国家的核弹药,美国的核弹头在2022年之前将削减至3000-3500枚(2011年资料),到2030年之前将削减至2000-2200枚(2005-2006年资料),而英国的核弹头到2025年之前将削减至180枚。法国的核弹头在2030-2040年代可能会保持现有的数量水平(“小于300枚”)。

应该强调的是,这样,美国/北约的新型两用轰炸机成为新型高精度核航弹的运载工具将不会早于2021年。不排除美国的新型洲际弹道导弹将在2025-2030年开始担负战斗值班。美国的新型轰炸机可能从2026年开始具备携带核武器的能力,其中包括新型巡航导弹。美国、英国和法国的新型弹道导弹核潜艇出海巡逻不会晚于2029-2031年。

核武器运载工具和投送工具的老化不可避免,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预测。但是国家领导人可根据政治喜好或财政因素调整其具体的更换时间。在未来的迷雾中,西方核力量的基础——海基战略核力量的更新轮廓是最容易捉摸的。

知远/舒克 编译自俄罗斯《独立军事评论》周报网站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美英法战略核力量现状及发展前景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