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从防务投入看冷战后美国霸权地位的维持

军事 rock 6590℃ 0评论

几点观察

(一)

就在弗朗西斯·福山以“历史的终结”来总结美国在冷战中取得的胜利时,就在老布什在竞选连任中突出其外交方面取得的重大成就时,民主党人看到了美国在冷战中,特别是70-80年代以来,在世界经济中竞争优势的逐步减弱,看到了西德和日本在高科技领域的快速崛起和美国的日益落后趋势。

在冷战结束的年代里,如何促进美国经济增长并保持美国在世界经济中的领导地位,成为了克林顿竞选总统的主题。对教育的改革和投入、对技术创新的重视,成为克林顿政府发展经济的两个重要基础。其中,对于新技术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克林顿政府比往届政府的认识要清楚得多,其政策实践的结果,推动了美国经济连续十年的增长,稳住了美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略显动摇的领头地位,将德国、日本等主要竞争对手甩在了后面。

同时,克林顿政府的防务政策也具有浓厚的经济色彩,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确立“国家安全是经济安全”的战略观点,把国防经济和民用经济紧密地结合起来,将重点从为国防服务,强调尖端军事科技研究,转向强调政府和私人部门密切合作,加速军事科技向民用生产的转化,增强高科技产业的国际竞争力,通过推动军转民技术,加大对民用技术的投入,反过来推动了美国军事技术的进一步发展,使得美国具有了更强的竞争力。

(二)

小布什政府时期,美国科技创新、经济发展的表现比克林顿时期逊色不少。从冷战结束到现在,美国教育-科技-经济-军事四维一体发展的基本格局并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高校、科研机构、企业界和军界的相互合作机制已经成型,历届政府也一直重视教育和科技在促进经济和军事发展中的作用,不断出台鼓励和协调科技研发的政策,经费投入占其GDP的2.5%左右,在发达国家中一直处于前列。但在小布什时期,美国的国防研发费用相比非国防费用大大增加,加上小布什政府信奉自由放任的思想,美国政府对信息科技产业发展的扶持力度有所下降。更为重要的是,“9·11事件”后小布什将全国最主要的资源用于“反恐”,联邦投入其他领域的预算相对减少,使得美国在高科技产业中的竞争优势下滑,再加上经济发展的长周期效应,上世纪90年代美国在“新经济”政策引导下获得的巨大优势正在丧失。而且,雪上加霜的是,美国财政状况的恶化和金融风暴导致的经济危机,使得美国的实体经济实力正在呈下降趋势。

(三)

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已经走完,美国在继续发展信息技术、网络经济的同时,又着眼于进行新的技术创新,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最有可能取得突破的是新能源和环境技术方面。从20世纪美国崛起以来的发展轨迹看,持续的技术创新为美国经济的发展提供着持续而强大的动力。这种以竞争为动力的创新活动,根源于美国多年来形成的学、研、产、军相结合的创新体制,也得益于冷战后历届美国政府对创新的引导和协调。如果奥巴马政府及下届美国政府能够在引导和协调科技创新方面取得突破,在新能源和环境技术方面引领新一轮的技术革新,继而在融资和投资方面进行扶持,在产业化方向取得进展,从而成为一个能引导全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那么美国经济可能出现新的发展势头,再次与其它国家拉开差距。美国一直能保持霸权地位,内部根源在于教育体制、科技创新及其产业化,从而成为整个国家经济和军事实力的支撑。如果美国今后不能在科技创新方面有新的突破,美国整体实力走衰的趋势将难以逆转(虽然这个过程可能十分漫长),其世界霸权地位也会因此受到严重挑战。

(四)

本文非常简略地描述了美国冷战后,特别是冷战后的第一个10年,如何从防务政策和投入的角度,维持其综合国力和世界霸权地位的过程。应当补充说明的是:1、美国联邦政府的政策指向是一回事,这些政策能否实施、实施的效果如何,是另一回事。2、美国对防务领域的投入只是维持其世界霸权地位的必要条件,并不意味着只要有投入就一定能提高其综合国力,许多时候也有“打水漂”(浪费)甚至适得其反的现象,例如小布什对“反恐”的投入。3、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提高和国际地位的维持,可以从其内部教育、科研、经济、军事相结合的角度来观察,但各类政策是否配套,各项投入是否协调,各部门各行业是否配合,才是关键。如果它们之间相互牵扯或彼此冲突,那么,从单项看即使对防务政策很重视,防务投入也很充分,仍然可能达不到目的。4、如果目前美国实体经济的空心化趋势持续下去,那么将对其教育、科技和军事都产生极其深刻的影响,也会对其综合实力和世界霸权地位带来极大的冲击。

作者:黄平,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所长;何兴强,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原载于战略与管理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从防务投入看冷战后美国霸权地位的维持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