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弗里德曼:沙皇普京的下一步行动

军事 rock 5725℃ 0评论

沙皇普京

去年3月,有报道称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说,俄罗斯总统普京以保护讲俄语的人为由进攻乌克兰,和“1930年代希特勒的做法”如出一辙——希特勒入侵邻国也使用了关于海外日耳曼人的借口。当时我觉得这样类比有点过分。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单纯是因为希拉里这个类比的冲击力,我也会赞同它:它提请人们注意普京对乌克兰所做的可怕事情,更不用说他危害自己的国家了,俄罗斯的信用评级刚刚被降至垃圾级。

在普京的指示下,穿着无标志制服的俄罗斯军队入侵乌克兰,并暗中支持被莫斯科收买和供养的乌克兰叛军——这一切行动所采用的谎言伪装,会让纳粹宣传主管约瑟夫·戈培尔(Joseph Goebbels)自愧不如,而其全部目的就是摧毁乌克兰的改革运动,防止它建立民主模式,以免它对俄罗斯人的吸引力超过了普京的盗贼统治——这是当今世界上发生的最丑陋的地缘政治抢劫行动。

乌克兰问题的重要性超过了伊拉克对抗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又名ISIS)的战争。目前仍不清楚,和我们一起对抗ISIS的盟友是否大多都和我们拥有相同的价值观。因为那场冲突拥有相当大的部落和教派成分。但明白无误的一点是,乌克兰新政府和议会中的改革者——他们正在努力摆脱俄罗斯的牵制,加入欧盟这个市场和民主社区——认同我们的价值观。如果普京这个暴徒成功粉碎了乌克兰新的民主实验,单方面重新划定了欧洲边界,俄罗斯周围每个亲西方国家都将处于危险之中。

“乌克兰要求并愿意遵循欧洲的价值观——形成强健的公民社会,享有言论和宗教自由,拥有乌克兰人民选择并为之献出了生命的价值体系,而普京害怕这样的乌克兰,”上周在瑞士举行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乌克兰财政部长娜塔莉·杰里斯科(Natalie Jaresko)在一个乌克兰研讨会上说。

美国和德国有效地组织了对俄制裁行动。尽管奥巴马政府最近决定今年春天部署一些美国士兵到乌克兰,以帮助培训乌克兰国民警卫队,我支持美国现在就增加对乌克兰军队的军事援助,以便他们更好地防御受普京派遣至该国的大约9000人渗透部队。

接下来的一年里,为了稳定经济,除了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获得的救助之外,乌克兰还需要150亿美元(约合930亿元人民币)的贷款和援助。乌克兰脱离苏联独立后的20多年来,由于一系列不良政府造成的深度腐败,乌克兰人已经陷入了自己挖成的一个很深、很深的坑内。让人心生希望的是,在乌克兰的革命和最新的选举中涌现出了新一代的改革者,他们正迅速改革各个部委,出台税收和透明度方面的法规。他们实际上愿意把讲求实际的良政基准作为获得西方援助的条件。但如果他们做到了,我们也必须兑现承诺。

财政部长杰克·卢(Jack Lew)本周一直在欧洲各国访问,部分原因是为了帮基辅争取援助方案。美国已经承诺提供部分援助,但欧盟仍然在犹豫不决。普京的目标是播种足够的不稳定性,让西方拒绝提供援助,这样一来,乌克兰的改革者将无法兑现承诺,进而失去信誉。那样的话就太遗憾了。

国际金融家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一直在帮助促成乌克兰的改革,他告诉达沃斯的与会者,“新的乌克兰注定与旧乌克兰不同……它之所以独一无二,是因为它不仅愿意战斗,也愿意参与实施一系列彻底的改革。它的对手是那个尚未消失的旧乌克兰……也是普京总统那个旨在动摇和破坏它的极其坚定的方案。新乌克兰下定决心要确立自己的独立地位和亲欧洲的倾向。”

乌克兰还有可能影响石油价格。如今,对油价影响最大的两个因素,就是沙特新国王萨尔曼(Salman)和俄罗斯沙皇普京。如果沙特决定大幅减产,油价就会上升。如果普京决定全面入侵乌克兰,或者,在更糟糕的情形下,入侵一个波罗的海国家,从而试探北约是否真的会保护它们,那么油价也会上涨。鉴于俄罗斯经济目前是一团糟,普京政府几乎完全依赖油气的出口,油价暴跌对他的确造成了切肤之痛。普京全面入侵乌克兰或波罗的海国家的几率很低,但不是没有可能。

对于普京来说,触发一场涉及北约的重大的地缘政治危机是一个让油价上涨的简单办法。普京迄今为止对乌克兰偷偷摸摸的干预并未达到这个效果。总而言之:如今对油价影响最大的人有两个:萨尔曼国王——看他如何利用余力去生产石油;普京沙皇——他如何利用余力去制造麻烦。

文/托马斯·L·弗里德曼 纽约时报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弗里德曼:沙皇普京的下一步行动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