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朝鲜人觉得自己生活在正常之中

文化 sean 11586℃ 0评论

16325T454-1

朝鲜究竟是不是一个可怕的国家?朝鲜人真的完全生活在恐惧、谎言之中吗?最近出版了三本书,作者们深入朝鲜内部,进行了实证研究。他们发现,朝鲜的确很落后,但并非那么可怕,外界对朝鲜有很多误解。

康灿雄(David C. Kang)对这三本著作,做了一个综述。作者个人的观点是,外界对朝鲜的“妖魔化”比较多,朝鲜其实并不那么可怕。朝鲜其实比我们想象得要“正常”得多。而且,朝鲜的国内政治、经济、社会,以及民众的生活方式,其实与其他国家区别不大。朝鲜的民众,也认为自己生活在正常状态。朝鲜的经济,已经比几十年前开放多了。

康灿雄还认为,朝鲜尽管想发展核武器,但这并非它的外交政策的全部内容。朝鲜不仅想通过核武器来使其国家的威胁最小化,也希望改善其经济状况、希望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朝鲜同时具有上述两个目的。但西方国家在与朝鲜打交道的时候,则面临困难,它们的政策是矛盾的。无论是接触朝鲜,还是遏制朝鲜,都不能既使朝鲜放弃核武器,又使朝鲜改善经济和人权。

康灿雄认为,学界中与朝鲜半岛问题相关的文献,主要讨论的是如下三个问题:第一,朝鲜的内政外交,主要是由国内因素导致的,还是由外部因素导致的?或者说,朝鲜领导人决策的动机是什么,是国内的经济状况、意识形态,还是外部的压力,以及朝鲜的战略位置?第二,朝鲜对外是否在奉行穷兵黩武的政策?对内是否真的在进行镇压?第三,朝鲜领导人的行为,能否进行预测?一方面,朝鲜领导人似乎反复无常,决策毫无规律可循;另一方面,有学者认为,朝鲜领导人的决策有一定的周期性,因此可以预测。总之,朝鲜政权的耐力,似乎超过人们的想象,它不断做出一些矛盾的决策,使全世界的人感到疑惑。

对于美国领导人来说,他面临着两种政策选择,接触还是遏制?如果我们认为朝鲜的行为是可以被预测的,并且它非常在意来自外部的威胁,那么美国对他进行接触政策(或胡萝卜政策)或许是最好的选择。如果我们认为朝鲜是一个无法预测的、具有侵略性的国家,并且朝鲜领导人的外交决策主要基于国内因素,那么美国就应该对它采取遏制政策。还有一些问题需要研究。例如,朝鲜的经济状况非常糟糕,那么它是如何存活下来的?朝鲜为何不实行改革开放?美国应该鼓励朝鲜市场化、改革经济,还是应该继续限制其经济?美国应该怎样才能改善朝鲜的人权状况?外国的政府、非政府组织能否发挥一些作用?还是说孤立朝鲜是唯一的办法?

近几年来,外界对朝鲜的了解,比以前更多了。可获得的一手材料也比以前更多了,甚至学者可以获得大量的内部材料。PatrickMcEachern撰写的 Inside theRed Box: North Korea’s Post-Totalitarian Politics分析了朝鲜的政府结构及其制度,认为制度因素是朝鲜政策的决定性因素。Stephan Haggardand Marcus Noland的 Famine inNorth Korea: Markets, Aid, and Reform研究了上个世纪90年代朝鲜大饥荒的结构性原因,并对朝鲜的难民进行了访谈。Suk-Young Kim的 IllusiveUtopia: Theater, Film, and Everyday Performance in North Korea研究了朝鲜“大型工程”的作用,朝鲜政府为什么要建造电影院、大型游乐场?这些工程对于朝鲜普通人,究竟有什么影响?

作者认为,外界总是对朝鲜抱有某种期望,期望它朝着某个方向发生变化。但是外界对朝鲜内部的真实情况缺乏研究。作者阅读了这三本书后发现,今天的朝鲜已经与21世纪初的朝鲜有了很大的不同。目前,朝鲜的政治体制、经济社会状况,都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朝鲜政府对经济的控制,其实有所放松,目前朝鲜已经并非一个完全的计划经济国家。经济的商业化、市场化开始变得明显。甚至,朝鲜的黑市、私人市场也出现了,政府却并没有对其进行严厉的管制。普通人之所以能够长期存活,与这些因素有很大关系。在边缘地区,计划经济的特征减弱。

朝鲜人并非“傻子”,并非只是被“洗脑”,他们能够独立思考。有一些朝鲜人,是支持民主化的。但不是所有的朝鲜人都支持民主化。朝鲜人的思想是多元的,并非完全被政府钳制,并非铁板一块。他们还能够从韩国、中国获得很多信息,他们并非生活在与外界隔绝的状态。

但是,这些变化并不意味着朝鲜政权将会崩溃。“崩溃论”已经预言了20年,但这个政权依然能长期存在。朝鲜的政府官员,从市场化中获得了很大利益。政府放松了管制,但民众却没有增加对政府的反对态度。甚至出现了一些腐败现象,腐败之所以出现,说明市场化有了一定的程度。在有的地方,曾经出现过“暴动”,原因是民众没有饭吃。不过,朝鲜的公民社会没有形成,它也不会成为下一个“利比亚”,难以出现自上而下的革命,也不会有这种领袖。

目前,美、日、韩正在对朝鲜进行遏制、孤立。然而,这种政策只能导致朝鲜国内的经济状态无法出现好转。美、日、韩的强硬政策,无法奏效。一方面朝鲜不会对此屈服,另一方面朝鲜不会因此而崩溃。目前美、日、韩对朝鲜的制裁、封锁已经达到了极限,但一点用都没有,不仅无法改善其经济,也无法改善其人权,更无法导致其政权更迭。相反,遏制和封锁导致了更多的朝鲜人失去了生命,这种政策不能改善朝鲜的人权。

所以,唯一的办法,是改变对朝政策,使朝鲜融入世界市场,给他提供大量的食品。美国应该想办法让朝鲜放弃核武器,但不应只进行制裁与封锁,这会导致大量无辜的朝鲜人为此而挨饿、死亡。遏制政策无法使朝鲜出现转变,接触政策则有可能使朝鲜出现转变,至少有可能。尽管有人可能会担心,“接触”政策会奖赏朝鲜的独裁者,但这种政策使朝鲜发生转变的可能性,要比“遏制”高。

David C. Kang, “They Think They’re Normal”, InternationalSecurity, Vol. 36, No. 3 (Winter 2011/12), pp. 142–171

Patrick McEachern, Inside the Red Box: NorthKorea’s Post-Totalitarian Politics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10)

Stephan Haggard and Marcus Noland, Famine in NorthKorea: Markets, Aid, and Reform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07)

Suk-Young Kim, Illusive Utopia: Theater,Film, and Everyday Performance in North Korea (Ann Arbor: University ofMichigan Press, 2010)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朝鲜人觉得自己生活在正常之中

喜欢 (3)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