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张琏瑰:朝韩关系的本质是对国家继承权的零和竞争

文化 alvin 1401℃ 1评论

ea62835a341f6e70691aef4f031da16e

2018年朝韩关系出现奇迹般的缓和。双方领导人三次会晤,签署2个和好合作政治文件。在撤销军事分界线哨所、改造朝鲜公路铁路等方面进行了积极互动。但是,2019年3月以后朝韩关系急转直下,朝鲜开始用尖刻言词对韩展开批判,中断南北间一切对话,协议好的金正恩回访韩国完全落空。许多人对此感到困惑,有些韩国人把朝韩关系的回暖寄希望于朝美恢复会谈和中国的积极影响,但事态发展有可能会使人大失所望。

二战结束时两个被分裂的国家:半岛和德国

二战结束时朝鲜半岛和德国皆因外国军队分割占领而被一分为二。但是,由于二者历史经历、政治文化等多方面存在巨大差异,它们在谋求国家重新统一进程中呈现出不同的特征和结果。

1、在外军占领下,半岛先有民族分裂,后有国家分裂,而德国只有国家分裂。1945年至1948年间,外国占领军切断了朝鲜半岛三八线两侧的人员和物资交流,国土事实上被割裂。但与国土割裂相比,更为严重的是民族的分裂。这时半岛政治版图已分裂为左右两大势力,它们间展开激烈的争权斗争,互不相容,甚至动用了暗杀等极端手段,中间势力消失,半岛政治走向极化。因此,一度出现的左右合作建国建政的可能性消失,到1948年南北分别建国,半岛正式分裂成两个国家。而在德国,1945年虽被分割占领,社会精英也产生了左右派系,但它们只是默默地配合占领军对德国进行统治,左右间并没有分裂成不可调合的对立状态。1949年正式分裂成东西两个德国后,对峙只存在于双方占领军和两个政府层面,德国民族并没有分裂。

2、维护分裂状态的主要力量,在半岛是来自民族内部,在德国则是来自外部。1948年南北分别建国后,苏军和美军先后撤离半岛。外部约束力量减弱,半岛南北间立即爆发了同族相残的战争。值得关注的是,战争期间发生了仅仅因政治倾向不同而对非军人进行大规模屠杀的现象,这充分反映了民族分裂的深刻性。战后数十年间,军事分界线两侧相互敌视,使这条线成为世界上最危险、最稳定的边界线。这种对峙有效地维护了半岛的分裂状态。而在德国,分裂状态主要是由外国占领军维护的,为阻止两个德国间人员流动交往,1961年苏联领导人甚至下令修建了柏林墙。1990年,随国际局势变化,外国军队撤离,维护德国分裂状态外部力量消失,两个德国立即实现了和平统一。

3、在半岛业已产生得利于分裂状态的既得利益集团。朝鲜半岛分裂已达70余年,在分裂状态下已产生并发展起既得利益集团,分裂给他带来巨大的政治、经济等多方面好处。他们享受分裂,而统一将使其利益受损甚至完全失去。因此,他们成为国家重新走向统一的强大阻力。

朝韩关系的本质是对国家继承权的零和竞争

宗统之争始终是朝韩关系的主题。从韩朝单独建国第一天起,谁为国家法统合法继承者就一直是朝韩斗争的焦点。南北双方都认为自己为正统,对方为“非法”,因此双方都有着“去伪存真”、在自己主导下恢复国家统一的强烈使命感,甚至不时有不惜一战的冲动。因此,“胜负统一”长期来一直是南北双方的牢固信念。50年代战争未能实现统一,此后朝韩展开激烈的发展竞争,朝核问题即此产物。在不同历史条件下,南北皆提出过“融合统一”主张,但实际上双方追求的都是把对方“融合”到自己一边来,把自己的社会制度推向对方。双方都不曾打算甚至想都没想过在对方制度下生活的可能性。这种“胜负统一”意志决定了朝韩关系的实质必然是零和性质的竞争,双方的任何交往都被视为另一种形式的“斗争”。于是,交往中的谋略运用便成为“斗争艺术”,怒目相对便成为“意志坚定”的美德,对峙和对抗是双边关系的常态。

决定朝鲜对韩政策的决定因素是韩国对朝利用价值

2018年初朝鲜借平昌冬奥会之机对韩展开积极的外交攻势,大幅改善同韩国的关系,恢复南北对话,促成“文金三会”,双方领导人签署2个停止对抗展开合作的政治文件。这是因为朝鲜希望以此赋予韩国某种角色。

首先朝鲜希望韩国充当向美传话的“信使”。

朝鲜按照其分两步走实现“做永久核大国”的战略安排,在2017年底宣布“业已完成拥核国历史大业”以后,朝鲜需要改善同诸大国关系,迫使他们承认其“拥核国”地位。无奈,当时朝鲜与国际社会处于对立状态,美国拒绝与朝鲜进行政府间谈判。于是,2018年3月朝鲜利用韩国特使的嘴“传话”,称“朝鲜将弃核,要与美国进行无核化谈判”。韩国作为“信使”立即飞往华府传达给美国,促使美国中止了武力迫朝弃核的军事准备,实现朝美峰会并达成峰会文件。同时,韩国的“传话”也促使有关国家调整了对朝政策,朝鲜摆脱了外交与经济困局。但当韩国完成任务后不安于仅仅充当“信使”差事(在朝美搭上关系后“信使”失业),打算充当半岛事务更重要角色时,朝鲜立即指责韩国“邀功”,是“王婆卖瓜”(2018年12月21日朝鲜《我们民族之间》文章),坚决阻止韩国介入朝美谈判,坚拒与韩谈论核问题。

其次,朝鲜希望韩国充当突破安理会对朝制裁决议的“爆破手”。

如果说韩国的“信使”差事完成的不错的话,那么,朝鲜赋予它的另一个任务,他就完全不能胜任了。2018年9月“文金会”《平壤宣言》明示,双方将使开城工业园区和金刚山旅游项目恢复正常,“扩大交流与合作,均衡发展民族经济”。显然,这是对韩国的考验。其中有些项目与安理会对朝制裁决议相悖。若韩国实施之,不仅会使朝鲜获得经济利益,更重要的是韩国将充当破坏安理会对朝制裁决议的“带头羊”,开启安理会对朝制裁决议“白纸化”进程,且必将激起美国的愤怒,美韩同盟陷入危机。权衡利弊,韩国止步。它承担不起如此沉重的角色。见韩国拒绝充当派给它的新角色,其价值暴跌。朝鲜理所当然地指责韩国“看别人脸色行事”,“背弃基本信义”,继而中断朝韩间的一切对话。

现在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即使朝美谈判重启,朝美关系改善,朝韩关系的发展也是有限度的。朝鲜对韩政策走向,取决于韩国在多大程度上满足朝鲜的需求,即韩国对朝鲜的价值,不取决于美国或中国的外部影响。质言之,朝鲜不会因为韩国对朝实施“阳光政策”而迷失方向,也不会因为外部环境的变化而放弃最基本的东西。哲学上经常强调的那句话是绝对正确的:“内因是变化的依据,外因是变化的条件”。

朝鲜愿意在不伤及其核导计划的前提下大幅改善同美国的关系,因为这符合其迫使诸大国承认朝鲜拥核国地位的战略目标。当朝鲜在保有核武器的前提下改善了它同美国及其他国家的关系,步出经济和外交困难局面时,韩国在朝鲜的战略中的价值会进一步降低,双方零和竞争会突显。从这个意义上说,朝美关系与朝韩关系是一种逆反关系。

作者:张琏瑰 来源:钝角网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张琏瑰:朝韩关系的本质是对国家继承权的零和竞争

喜欢 (6)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三胖可以啊
    匿名2019-12-12 21:2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