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石油熊市是“能源战争”的结果吗?

经济 alvin 2377℃ 0评论

摘要:当前的石油熊市是经济基本面决定的大趋势,可望持续10年左右;西方操纵之手能够给这个趋势推波助澜,加剧其波动性,却不能无中生有制造出这种趋势。

油价暴跌无疑是近来国际市场最惊心动魄的大戏,与高峰时期150多美元的价格相比,当下50多美元的油价只有那时的1/3。面对如此市场巨变,西方操纵油 价暴跌以打击俄罗斯的“阴谋论”颇为引人入胜。当前的石油熊市是经济基本面决定的大趋势,可望持续10年左右;西方操纵之手能够给这个趋势推波助澜,加剧 其波动性,却不能无中生有制造出这种趋势。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石油市场之所以落到今天的熊市,是需求减速、供给猛增、货币政策釜底抽薪、所谓“地缘政治性风险”打破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垄断机制共同作用的结果。

在供求关系方面,2012年以来,全球原油市场供求关系已经从偏紧转为偏松,而且还将进一步放松。

在需求方,世界经济总体上已经减速,新世纪前10年的高增长正在逝去。对能源消费增长贡献最大的新兴市场减速尤其显著,2013年5月以来甚至出现了持续半年以上的大面积经济震荡,昔日的热门新兴市场摇身一变被划入“脆弱五国”行列。

能源补贴改革将进一步削弱石油需求增长的动力。许多国家此前的能源消费增长相当一部分是建立在不合理的能源补贴之上,随着经济减速和政府财政困难日益显 著,不管是单纯为了度过难关,还是希望借此打开经济改革突破口,都必然会有一批这样的国家陆续把压缩、取消能源补贴提上行动日程。

在供给方,持续的高油价必然增强来自替代能源的竞争。石油生产者和石油市场上的多头需要记住,作为一种能源产品,石油并不如同水那样在满足人的必要需求方面无可替代,水力、核电、煤炭、天然气等都是石油的有力竞争者。就长期而言,油价过高,将迫使石油消费国转向上述替代能源。

石油需求增长动力疲软,但此前持续的油价高涨已经激励了大规模的石油开发新投资,撒哈拉以南黑非洲、北美、拉美等非中东地区石油投资与产量增长最为迅猛, 美国页岩油开发尤其有颠覆性意义,还有一大批新增产能将陆续投产。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些新增产能绝大部分不在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原油生产配额体系 控制之下,石油输出国组织控制下的全球石油产量比重已经下降到1/3左右。这就意味着出现竞争性的“增产-油价下滑螺旋”的概率在这一轮油价暴跌之前就已经相当大,而且还在与日俱增。

与此同时,国际政治和某些国家能源出口管制政策的变动正在推动其对能源高价地区(东亚最甚)的油气出口,提高其闲置油气产能的利用率,增加石油市场供给。这方面潜在影响最大的是伊朗原油出口可能全面恢复,以及美国放松其油气出口禁令。

在这种情况下,全球2014年石油供应富余量目前已达100万桶/日,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变动的走势又在进一步给全球油价釜底抽薪。

回顾历史,1980年代发生的那场国际市场油价持续暴跌,绝非只因里根打击苏联经济的谋略,而是同样有着坚实的经济基本面基础。里根之子把1980年代苏联经济重创归因于油价暴跌,进一步归因于其父的谋略,这种为父亲争功的心态可以理解,毕竟,作为美国人,冷战拖垮苏联确实是可以引为自豪的勋业,但我们实在没有必要把他的话太当真。

文/梅新育,商务部研究员  海外网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石油熊市是“能源战争”的结果吗?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