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Never Sleeps

大小俄罗斯的千年恩仇

文化 rock 4340℃ 0评论

乌克兰危机的症结:大小俄罗斯的千年恩仇

自克里米亚入俄之后,乌克兰危机一直成为国际新闻的焦点,围绕着乌克兰的未来,美、俄、欧各方势力进行了激烈的博弈。对于普通人来说,乌克兰危机的到来似乎有些突然,自冷战结束后,这一地区一直比较稳定,为何会突然成为大国博弈的角斗场,且在可见的未来危机不会消弭?

各方专家给出了不同的解读,但如果不深入发掘这一地区的历史,恐怕无法认清乌克兰危机的根源和全景,也就看不到它的未来。中国社科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闻一先生的新著《乌克兰:硝烟中的雅努斯》,将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千年的历史恩怨层层揭示,让我们看到了深埋于下的地火,是如何奔突并最终涌流于地表的。

大小俄罗斯

乌克兰是“小俄罗斯”吗?

国内的乌克兰研究,一直是在俄罗斯历史的框架之下进行的,而闻一先生以乌克兰危机为切入点,从现实回溯过往,将乌克兰这个年轻国家的“悠久”历史如剥洋葱一样层层揭开,有时会让你看得眼泪直流,因为历史居然如此复杂,也如此不堪回首。

乌克兰是个非常年轻的国家,十月革命之后才真正建立。二战之后,乌克兰在联合国拥有席位,主要因为它是苏联的加盟共和国,而它真正的国家历史,应该是从冷战结束之后才开始。

如闻一所说,乌克兰如罗马的门神雅努斯一样,同时具备两张面孔,一方面乌克兰向西看,希望可以进入西方世界;另一方面,西方国家也试图通过它进入俄罗斯。2014年爆发的乌克兰危机,不过是这种历史宿命的延续。

俄乌关系史中,最令人迷惑的莫过于基辅罗斯到底是俄罗斯还是乌克兰的先祖,关于这部分的论述,作者放在了此书的后半部分,稍稍有些不合历史学作品的编排,但并不影响其对基辅罗斯详尽而深刻的考证,他解开了俄罗斯历史上的一个大谜团。

“罗斯”是河道的意思,罗斯人就是沿河居住的部落。882年,基辅罗斯的建立被认为是俄罗斯国家的开始。然而,基辅罗斯当时并不是一个国家,更谈不上共同的斯拉夫国家,即便到了12世纪,还没有出现“基辅罗斯”这样的说法。所以,关于基辅罗斯的争议,并不是一个历史问题,而是政治和意识形态的问题,斯大林钦定的《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中就规定:从10世纪起,斯拉夫人的基辅公国就被称为“基辅罗斯”。

基辅罗斯,可以说是俄罗斯和乌克兰两国共同的神庙,俄罗斯拿走了神庙中的经书文存,而乌克兰则留下了这座神庙遗址。为了构建现代国家的认同,俄乌争夺基辅罗斯的遗产,可惜,这座神庙却从来没有存在过。在基辅称“公”的留里克家族,并不是土生土长的斯拉夫人,也不是沿河居住的部族,而是跨海而来的斯堪的纳维亚人,也就是说,构成俄罗斯国家起点的那个统治家族,居然是外来的征服者。

就是这样“虚拟的历史”却成为大俄罗斯主义的思想资源,俄罗斯的史学家以此构建了国家的历史,基辅罗斯-弗拉基米尔罗斯-莫斯科公国罗斯-彼得堡罗斯,这样也就确立了俄罗斯乃是基辅罗斯的继承者角色。乌克兰也被称为小俄罗斯,然而,乌克兰却抗拒“小俄罗斯”这一标签,而是认定乌克兰才是正统。

俄乌关系最终变成了一个国家起源的问题,历史就是一笔糊涂账。恰恰在这个原点上,俄乌出现了不谐之音,如果乌克兰成为独立的国家,就不得不拒绝“小俄罗斯”的身份。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大小俄罗斯的千年恩仇

喜欢 (3)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