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

1891:北洋海军发展的转折年

军事 rock 4993℃ 0评论

总体说来,1891年算是个承平之年,朝野和中外均没有太多的大事发生。然而这年里的一些筹划和决策,却影响着历史发展的未来方向。

【李鸿章北洋阅兵】

光绪十七年,西历1891,岁在辛卯,是光绪帝载湉亲政的第三年。

3月25日,北京街头刮着狂风。清晨,大臣们都冒着寒风上朝。这天,海军衙门上了两个奏折。一个奏折说,颐和园自开工以来,每岁暂由海军经费内腾挪30万两拨给工程处应用;又将各省督抚、将军认筹海军巨款260万两陆续解津发存生息,息银专归工程使用。现在,各省认筹银两尚未解齐,而钦工紧要,需款益急,建议所有工程用款即由新海防捐项下暂行挪垫,一俟存津生息集有成数,再提解分别归还。

海防捐是清政府出售官衔筹集海军资金的一种方式,捐银一千两可得蓝翎、两千两可得四品以下官衔,三千两可得三品以上官衔。这种做法造成官场流品混杂、吏治腐败,一直饱受舆论批评。但在清末,由于国家财源拮据,又戴着加强海防的大帽子,所以还在勉力推行。此次请示将海防捐收入挪垫于园工,赤裸裸地说:“如此一转移间,庶于垫款有着,而要工亦无延宕之虞。”皇帝钦批同意。另一个奏折说,按照光绪十四年奏定的《北洋海军章程》规定,每三年校阅海军,今年恰逢头一个三年,请钦派大臣出海会校。皇帝考虑后次日传谕:“著派李鸿章和张曜认真会校。”

640

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洋务运动在中国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新技术新设备被引入中国,一时形成“同光中兴”的局面。图为1869年南京的金陵机器局制作的连珠炮,即机关枪最早的版本,约翰•汤姆逊摄。

到了5月,天气暖和起来了,但风依然很大,常常还伴随着沙尘暴,黄尘蔽空。23日,北洋大臣李鸿章率直隶按察使周馥,从大沽乘“海晏”轮船出发。同日,帮办海军事务大臣、山东巡抚张曜也在烟台登上“康济”舰。24日,他们在旅顺会合。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统率“定远”、“镇远”、“济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超勇”、“扬威”、“平远”、“康济”、“威远”及“广甲”诸舰,南洋兵轮船统领郭宝昌统领“寰泰”、“南琛”、“开济”、“镜清”、“南瑞”、“保民”诸舰参加了校阅。

25日,李鸿章、张曜检阅提督宋庆所部毅军演试的德式陆操,又看记名提督黄仕林、总兵张光前所部亲庆六营表演的英德操法,均称精练。各军演放枪炮,都能命中目标。

26日,他们查看旅顺军港新建大石坞工程及各炮台情形。船坞旁新造厂房仓库14座,大小电灯46座。还兴建铁路,连结厂库,以便起卸转运料物。从此,北洋军舰可以随时入坞维修保养,无须远借异国,洵为一劳永逸。在船澳东侧,还建立一座小石坞,专门修理雷艇炮船。尔后,还视察东西两岸炮台,看炮手演示打靶;考校鱼雷、水雷学堂的学生,并演放水雷。

28日,李鸿章一行开赴大连湾,各舰随行,沿途布阵,不断变换队形。夜间,以六艘鱼雷艇试演袭营阵法,军舰的御敌攻防,颇为灵捷。

29日,他们至三山岛,看舰队鱼贯打靶,均能在行驶中命中目标。北洋七舰和六艘鱼雷艇还相继施放鱼雷。又观看新修建的和尚岛、老龙头、黄山、徐家山等炮台,仿照外洋新式,曲折坚固。其中老龙头炮台,炸山拓地而建,工程尤为艰巨。

6月1日,舰队开赴威海卫,李鸿章阅看候选道戴宗骞所部绥巩军新筑南北两岸各炮台,设计者在原已建造的北岸北山嘴、祭祀台两处外,添筑黄泥岩炮台,恰可居中策应,又在南岸龙庙嘴、鹿角嘴两处外添筑赵北口炮台,以便向外迎击。刘公岛横据威海湾口门,地势扼要,副将张文宣所带护军,于岛北新筑地阱炮台,凿山通穴,夹层隧道,安设240毫米口径后膛炮,机器升降,灵速非常,能狙击敌船,而炮身蛰藏不受攻击,为西国最新之式。还在刘公岛西侧黄岛上设一座炮台,跨海通道,工力尤艰。刘公岛岛南相距七里处,有日岛矗立海中,亦设地阱炮台,与南岸赵北嘴炮台相为掎角锁钥,防卫极为谨严。

李鸿章还视察了刘公岛铁码头。这是道员龚照玙督造的,用厚铁板钉成方柱,径四五尺,长五六丈,中灌水泥,凝结如石,直入海底,是北洋数处码头中最为坚固的。

随后,李鸿章调阅绥巩八营陆操,兼看洋枪打靶,命中率在九成以上。旋派员考校刘公岛水师学堂,只见学生日习风涛,筋力坚定,于几何算学颇能默会贯通。嗣调集各兵舰小队登岸操演,陆路枪炮阵法精严快利,为各处洋操之冠。旋令“威远”、“敏捷”、“广甲”操使风帆。是夜,水师合操,万炮齐发,西人纵观,亦皆称羡。

李鸿章事后在给帮办海军大臣定安的信中说:“回忆(光绪)十二年奉陪出醇贤亲王巡阅各处,犹如目前,楼船方新。旄钺已往。当时威海卫、大连湾两处尚是荒岛,连年布置,已有规模,足与旅顺重门相依。”

6月5日,李鸿章乘舰绕过山东半岛东头的黑水洋,赴胶州湾考察。此时,胶州湾尚未开发,海湾东面,是个叫作青岛的小地方。军舰驶入湾口转向北行,李鸿章看到,坦岛(后改称团岛)在东,黄岛在西,相距七里。胶州湾内周围百余里,可泊大队兵舰,从东至北,环山蔽海,形胜天成,实为旅顺、威海以南又一大要隘。李鸿章与张曜商量,现在旅、威基地均已竣工,胶州湾的工程,应当按照预定计划,提上议事日程。

7日,张曜在胶州湾登陆,取道青州回济南。李鸿章循海路返回烟台。8日(五月初二日),在从烟台返回大沽途中,他遭遇了飓风。五年前,李鸿章陪同醇亲王阅兵,也是在烟台返津前,他们有幸地看到了海市蜃楼奇观,当时海面风平浪静,而此时,从午后直至中夜,海波翻滚,船身倾侧进水。渤海是内海,出现狂风巨浪,也是偶遇之事。68岁的老人李鸿章颠晕呕吐,但他挺了过来。9日晚间,他平安地回到天津的直隶总督衙门。女婿张佩纶在日记中留下这样的记载:“晚,合肥回津。初二在海上遇大风,甚危险。”

6月11日,李鸿章上奏,报告巡阅海军及沿海各口防务情形,

伏念中国创办海军,实惟醇贤亲王注意经营之举,臣鸿章前此随同巡阅北洋各口,曾蒙将布置情节于复命疏内详细上闻,而于陆军之不可轻裁,船艇之尚须添置,学堂之必应推广,尤三致意,洵为远虑深谋。其时英德四快船订购未到,大连湾、威海卫亦未办防。今则两处台垒粗成,移军填扎,北洋兵舰合计二十余艘,海军一支规模略具,将领频年训练,远涉重洋,并能衽席风涛,熟精技艺。陆路各军勤苦工操,历久不懈,新筑台垒凿山填海,兴作万难,悉资兵力。旅顺、威海添设学堂,诸生造诣多有成就,各局仿造西洋棉花药、栗色药、后膛炮、连珠炮、各种大小子弹,计敷各舰操习之需,实为前此中国所未有。综核海军战备,尚能日异月新。目前限于饷力,未能扩充,但就渤海门户而论,已有深固不摇之势。臣等忝膺疆寄,共佐海军,臣鸿章职任北洋,尤责无旁贷。自经此次校阅之后,惟当益加申儆,以期日进精强,庶无负醇贤亲王历年缔造之苦心,仰副圣明慎重海防、建威销萌、力图自强之至意。

此外,李鸿章又奏,请于烟台、胶州口添筑炮台,将山东省海防捐截留作为建台之费。清廷均著照所请,称海军至关重要,必须精益求精,仍著李鸿章、张曜认真经理,以期历久不懈,日起有功。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1891:北洋海军发展的转折年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