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税收预扣代缴制是大政府的助长剂

经济 rock 5220℃ 1评论

税收预扣代缴制

折磨纳税人,削弱美国竞争力,《国内税收法》这个烂摊子,难辞其咎。

好消息是,美国人不喜欢税收制度。

坏消息是,他们的厌恶没达到本应达到的强烈程度。至少对我来说,情况如此。

鄙视还不够,原因有两个。

首先,近一半家庭不再负所得税缴税义务。这个制度实际上成为某些家庭的收入来源,原因在于,“劳务所得收入抵免”(EITC)工资补贴实质是被税法掩盖的再分配计划。

其次,许多人在报税时,由于期望当中会得到很多退税,颇感心旷神怡。即便美国国税局(IRS)这些退税,不过是反映了过去一年里收了太多税。

对于那些想要废除税收制度的人来说,这是一大挑战。

而我并不怯于承认这个问题。

“通常有大约3/4的人获得退税,今年以来人均税款返还近3000美元。对许多人来说,这是他们每年收到的最大一笔款项。‘事实上,有这么多人得到国税局的支付,而非相反,从而冲淡了当天公众对税收制度的怨气。’自由至上卡托研究所的税务专家丹·米切尔(Dan Mitchell)表示:‘人们对报税日的期待令我扫兴,我宁愿他们心烦意乱。’”

我深刻了解症结所在:始于二战期间的预扣代缴制。介绍一下背景:

“战时,税率上升,期待更多人缴税。威斯康星大学法学院的阿努杰·德赛(Anuj Desai)教授说,有句名言是:所得税从‘富人税’变成‘大众税’(…)他说:‘鉴于从我们的每一笔薪水中,如果都预扣代缴一点钱,大众就不必担心积欠一大笔钱的问题。’但是,预扣代缴也是一种十分有效的政府筹资方式,政策制定者深知这点(…)‘如果没有预扣代缴,二战时就收不上税,’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接受采访时表示:‘为达到这个目的,这种作法是绝对必要的。’(…)弗里德曼当时与财政部合作。预扣代缴的措施是他提议的。这项措施在战后依然健在,让弗里德曼深感懊恼。‘不幸的是,一旦你把它安装就绪,就几乎不可能摆脱它,’弗里德曼说:‘它对掌权者来说太有用了。’”

经济教育基金会的杰弗里·塔克(Jeffrey Tucker)阐述:

“症结是…预扣代缴所得税。政府不是直接从纳税人那里收取,而是‘从源头’也即从支付工资的机构那里代表纳税人收取(…)现代国家最令人惊奇的创新之一。这项制度修补也即预扣代缴制的发明,造成一种错觉,已缴税收简直就像从天上掉下来的钱!一个月或更久之后,来自于政府的支票到手时,纳税人实际上倾向于想:哇,这真的太棒了!从一种掠夺180度大转变成一份厚礼。预扣代缴制深深改变了纳税心理。感觉就好像根本没有付出什么。工人一下就适应了他的税后收入。那么当报税日来临之际,就不用再付出。相反,你甚至可以申请并处在接收端,从政府那里获取像是意外礼物的支票。然而,实际上你所获退款至多是被迫提供给政府的零息贷款的迟来回报。”

准确无误。

每当我与那些对退款感到高兴的人对话时,我就问他们,你是否会给我一笔无息贷款。毕竟,我很乐意向他们整年收钱,然后在次年4月份退还给他们。

不过,我在这里跑题了。

杰弗里指出,如果没有预扣代缴,报税日政治如何动态变化:

“如果我们真想实现一个有利于透明合理的美好变化,也即转变对政府成本的公众看法,就只能是完全废除得税预扣代缴(…)每位纳税人每年4月15日全额支付他应付给政府的税收,另外在当年其余时间内获得全额偿还。这样看似微小的变化,会给公众对税收和政府的看法带来巨大影响。甚至从16岁开始,每位公民都会对政府的成本保持更强烈的清醒。我们不会再生活在幻觉当中,好像我们可以白占白拿,而政府真不算贵。”

《联邦党人》网站的本·多梅内克(Ben Domenech)同意:

“绝大多数美国人见到这笔钱之前,已经缴过税,税款从他们的工资中抽走。政府正在给你钱,而不是返还从你那里拿走的钱,这个虚幻剧情下的运作,蒙蔽了我国纳税人的心智。实施预扣税,最初是项战时政策,可自那时起,这项措施的延续,隐藏相关财产权实质为政府提供无息贷款的真相,向纳税人掩盖联邦开支的恶果(…)如果每个人都体验一下企业家们所做的事,那么这个国家就会大有改善:每年都向政府开出数量可观的支票,看着那些辛苦赚来的血汗钱消失在眼前。”

顺便说一句,这可不是什么不切实际的自由至上主义幻想。

现实世界中,有个类似税收制度的现成例子:公众实际上向政府开出支票,从而更强烈地意识到公共部门的成本。这就是香港。绝非偶然,香港是一个经济成功的故事,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良好的财政制度。

而我认为,之所以存在良好的财政制度,是因为纳税人能直接感受到政府的成本(这也有助于控制香港政府的开支上限)。

我们以一部政府宣传片来结束。这部迪斯尼卡通是在预扣代缴制实施以前制作的。正如你所看到的,政府基本上不得不费劲解释,人们应该把钱从他们的薪水中留出一部分,这样他们才有足够的钱来定期纳税。

当寻求资助反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和日本帝国主义的战争时,这是一个合理理由。可如今政府似乎更全身心投入于补贴浪费、欺诈和滥用,这个说法就不再那么有说服力。

文:Daniel J.Mitchell 译:禅心云起 来源: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税收预扣代缴制是大政府的助长剂

喜欢 (8)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该让你们见识一下增值税
    匿名2017-08-07 11:3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