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

俄专家分析委内瑞拉军队哗变风险

军事 sean 1006℃ 0评论

马杜罗

近期,委内瑞拉局势自反对派领导人、国民大会主席胡安·瓜伊多自封为“临时总统”后持续发酵。马杜罗政府与反对派究竟谁能夺取“总统”之争的最后胜利仍不明朗。但能够确定的是,军队是影响委内瑞拉政权归属的关键因素。2019年2月8日,俄罗斯科学事务委员会拉美问题专家亚历山大·科罗利科夫与社会危机问题专家塔季亚娜·鲁萨科娃联合撰文,专门分析了当前委内瑞拉乱局中的军队因素。文章阐述了查韦斯时期及马杜罗执政以来委内瑞拉军队在国家政治体系中的地位及其发展历程,梳理了2017年以来军队中出现的动乱及马杜罗管控军队的措施,并评估了当前军队发动哗变的可能性。

马杜罗执政后委内瑞拉军队与政治的关系

2013年查韦斯去世后,委内瑞拉的军人已经变得极其政治化、极端化与隔离化,不得不在无休无止的所谓“反帝”斗争中保护国家的政治路线。查韦斯的继承人马杜罗继续与军队保持接触。但与查韦斯不同的是,马杜罗在军队中缺少足够威信,而且在执政初期与军队交恶。2014年委内瑞拉多地发生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马杜罗认为这其中也包括与境外势力勾结的军官制造的阴谋。这使马杜罗陷入两难的境地:一方面,他非常害怕军人;另一方面,他又需要依赖军人维持政权。最终,在古巴军事顾问团的指导下,马杜罗进一步扩大了军队在经济领域的权限。与查韦斯的最大差异之处在于,马杜罗对所有涉嫌叛变和不忠诚的高级军官实施镇压政策,而且涉及范围十分广泛。

在执政期间,马杜罗一共提拔了800多名将军,使其总数达到2000多人。这个数目大约是美国的3倍,而委内瑞拉的邻国巴西一共才有约150名将军。与此同时,军人仍在继续扩大在政治生活中的影响力。在2016年以前,共有11个州由军人出任州长。而在2018年底以前,1/3的政府成员由现役和退役军人组成(32名部长中占12人)。然而,政治上的晋升成为了军人插手国家经济事务的手段。这一进程在2014年的动乱后尤为迅猛。当时,委内瑞拉遭遇了严重的经济危机,而国际石油价格的下跌成为了国家内部问题的催化剂。经济部门成为了推行社会计划的唯一支撑,让军人管理经济部门这一不合理的决策很快导致整个经济领域的衰败。在马杜罗面前出现了两种选择,要么强化国家管控系统,要么实行改革。权衡利弊后,他认为第二条路线会危及其统治,因此选择了前者。为维持现行政体,马杜罗只能依靠最可靠的、被“驯化”的干部,而军队正是这些干部的源泉。此外,将管理经济的大权转交给军队,同样能够使军队与政府结成利益共同体,从而解决了保证军人忠诚的问题。这样,委内瑞拉最终形成了当前的这种军事化国家管理体系。

这种体制发端于2014年5月26日马杜罗发布的“五月指令”。在这份命令中,他任命Giussepe Yofreda将军担任委内瑞拉对外贸易公司(CORPOVEX)和委内瑞拉进出口公司(Veximca)的总裁,任命空军将军安德烈·托马斯·施瓦布为委内瑞拉国营钢铁公司(SIDOR)的总裁,在2014年平息动乱中表现优异的国民警卫队将军曼努埃尔·克韦多则成为廉租住房建设项目的总负责人。2016年,马杜罗政府开启了新一轮大规模授予军队高官经济领域职务,军队实际上开始掌握石油系统以及食品药品分配系统。在国家物资短缺的情况下,食品药品分配系统至关重要,而且非常腐败。2016年2月10日,马杜罗建立了由国防部直接领导的军队油气矿业公司(Camimpeg)。同年7月,马杜罗启动了一项名为“主权供应伟大使命”的计划,其宗旨是打击经济领域的违法行为,重整国家经济秩序。马杜罗将这一“伟大使命”交由国防部长帕德里诺·洛佩斯负责,从而使其成为国家市场经济的掌舵人。

2017年11月,为了“肃清腐败并重整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此前担任住房部部长的曼努埃尔·克韦多将军被任命为公司总裁兼石油和矿业部长。马杜罗表示,“新石油革命的时代已经来临”。此前,委内瑞拉在石油部门反腐行动中逮捕了多名有委内瑞拉和美国双重国籍的油企高管。另外,据欧佩克数据显示,2017年委内瑞拉的原油产量跌破200万桶/日,这创下过去30年的最低水平。还需注意的是,查韦斯时期石油系统基本上由专业人员负责管理。只有在2000-2002年这一过渡时期由Guayaquiro Lameid将军临时接管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

军队动乱与马杜罗政府的镇压措施

马杜罗除了给予军人大量的“胡萝卜”外,还对军队中的动乱分子施加了“大棒”。特别是在2018年大选期间,军队遭到了严厉的打压。截至目前,马杜罗一共实行了4轮大规模的镇压措施。

首轮镇压与2017年前加拉加斯市长安东尼奥·莱德斯马在家中监禁期间逃跑有关。他在穿过国境后发明了谴责马杜罗政府的声明,其中还提到他得到了军人的帮助(编按:2017年11月17日,莱德斯马逃至邻国哥伦比亚,后于20日抵达西班牙)。据其所言,国防部和情报部门的代表向其传递了政府镇压他和其他反对派代表的消息。事后,波利瓦尔国家情报局(SEBIN)抓捕了19名涉嫌协助莱德斯马的军人。

第二轮扣押军人与由委内瑞拉警官奥斯卡·佩雷斯领导的武装组织的活动相关。2017年6月27日,佩雷斯驾驶一架偷来的直升机向委内瑞拉最高法院、内政和司法部大楼等建筑开枪射击,并向最高法院大楼投下手榴弹后逃逸。当时这被视为军事政变的开端。然而很快查明这不过是一场个人英雄主义式的举动。同年12月18日,他领导的武装组织攻击了一座兵营,并抢走了26支步枪、3支手枪及一些弹药。2018年1月14日,佩雷斯和他的8名追随者被消灭,他的死因至今仍然成迷。反对派阵营的国会调查委员会主席索罗赞诺(Delsa Solorzano)女士认为,佩雷斯的外伤可以证明,他是在被俘之后遭枪毙的。在此次事件中,共有10名军人和22名公民因涉嫌协助佩雷斯被抓捕。

第三轮镇压缘于时任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在2018年的声明,他在一次讲话中不小心地透露出一个重要信息——军事政变可能成为委内瑞拉危机的出路。这一声明挑动了马杜罗的敏感神经。2018年2月28日,总统下令解除24名军官的职务。3月2日又抓捕了9名军人,其中包括6名中校。3月13日委内瑞拉国家情报局(SEBIN)对查韦斯的同僚米格尔·罗德里格兹·托雷斯(此前为内政部长)进行审查,他曾与查韦斯一道参与了1992年的政变,主政国家情报局近10年,2014年后加入反对派。3月15日查韦斯的另一位战友亚历克西斯·洛佩斯·拉米雷斯少将也被拘捕。不久前,他刚在推特上发布信息表示支持老友托雷斯,还写道“委内瑞拉将恢复共和国统治”。被抓的还有担任过委内瑞拉军队总指挥的维克多·安东尼奥·克鲁兹,他过去是查韦斯的身边人,后于2007年加入了反对派,参与了反对查韦斯的政治斗争,甚至指责其腐败,但在2018年3月前从未因其立场不同而被拘押。此后,随着大选日期(2018年5月20日)的临近,马杜罗对于军事政变干扰其选举计划的担心与日俱增。2018年5月25日,在选举刚刚结束后,马杜罗宣布揭露了一起由军人筹划的政变阴谋。根据西班牙国家报的消息,至少有11名军人因此被拘捕。马杜罗政府在选举结束后一共被抓捕了38名军人(根据不同的指控)。与以往类似,哥伦比亚和美国仍被指责为这些阴谋活动的幕后推手。2018年8月,马杜罗政府声称找到了一些国内反动势力勾结美国的证据。当时《纽约时报》援引“美国官员和委内瑞拉军方高层”的消息报道称,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间与委内瑞拉军队高层进行了会晤。但阴谋的具体目标是什么,被捕人员与此关联有多大,很难明确。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政府在大规模抓捕军人,但这也并不影响扩充将军队伍的编制。仅在2018年7月5日国家独立日当天,马杜罗按惯例授予了183名军官将军军衔。同样,2018年夏天再次增加了军人的薪资。

第四轮镇压发生在马杜罗遭遇未遂暗杀之后。2018年8月4日,马杜罗在首都加拉加斯出席一场军队纪念活动电视讲话时,现场发生了爆炸。委内瑞拉信息部长事后证实,几架装有炸药的无人机引爆了演讲现场,造成至少7名国民警卫队士兵受伤。事后根据调查抓捕了14名公民和2名军人——上校哈维尔·桑布拉诺·埃尔南德斯和国民近卫军将军亚历杭德罗·佩雷斯·戈麦斯。随着总统就职典礼的临近(2019年1月10日),马杜罗开始对军队心存不满与畏惧。2018年11月,他要求所有现役和退役军人除经过特殊允许外禁止出国。2018年年底,马杜罗在面向军队的演说中呼吁军人“保持对叛徒的警觉”。他还称,美国准备了1.2亿卢布用于收买委内瑞拉的军官。在就职典礼前(也许是巧合,很难判定),马杜罗政府撤销了对2014年涉嫌参与军事政变的军人们的控诉。2018年,委内瑞拉一共抓捕了163名军人,其中116人进了监狱。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查韦斯统治时期,一共只有31名军人被判处监禁。

委内瑞拉军队哗变风险分析

那么,为什么军队不支持瓜伊多呢(至少是现在)?综上所述,答案在于以下4个层面:

第一,投靠瓜伊多对贪腐的军队高层没有好处——在任何形势下,无论美国密使做出何种承诺,他们的风险都是很大的,未来是不明朗的。缺少了国家的支持,他们可以被轻松消灭。甚至不用去找寻历史案例,只要看一看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FARC)的结果就会明白。他们被承诺可以回归和平生活,但取而代之的是处决或监禁(编者按: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是该国境内组织规模最大的游击队,始创于1964年,2016年与哥伦比亚政府签署和平协议)。

第二,对镇压存有畏惧心理。发动军事政变需要在将军群体中建立一个领导核心,但受长期的高压政策和国家情报局的干扰,这种条件很难实现。

第三,许多具有潜力领导军事政变的军人已经进了监狱或是出国。不要忘了,在2014年和2017年曾出现过在反对马杜罗的抗议。在这些抗议活动中都有军人支持反对派,但后来这些人都“被消失”了。

第四,最主要的原因是,军队精英阶层在更新换代。在始于2000年的军事教育改革之后,军官培训的重要内容是意识形态。此外,在查韦斯时期,军队成了平民进入仕途的重要途径。2006年以后毕业的军官们不同于查韦斯时期思想活跃的知识分子。目前这些人拥有从中尉到少校的军衔,正是体制的基础。

这是否意味着军人会保护现行体制呢?当然不是。今天的委内瑞拉军队已经是一座风雨飘摇的危楼,只有将军们仍在苦苦维持。军队潜在的风险仍在增长,而军队高层能够获得的利益却在下降,这两条曲线终会相交。为了促使这一时刻提前到来,美国及其盟友将提高贿赂军队高层的价码,同时会挑拨马杜罗政府使用军队镇压人民。美国向委内瑞拉派出的人道主义救援物资正是基于上述目的。对此,美国自身甚至不加掩饰,直言这是“对军人的试验”。总的来看,军队精英阶层发动政变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缺少必备条件。更具可能性的是,国家政局在发展过程中出现某个转折点,一些将军们迅速支持反对派,而其他将军因为害怕错失良机,也会纷纷加入他们。

编译:朱宁 来源: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俄专家分析委内瑞拉军队哗变风险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