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军官制度改革启动:军衔主导,取消职务等级

军事 alvin 6840℃ 0评论

晋升上将20160729

军官制度改革,走起!

《 人民日报 》( 2017年01月08日 06 版)

主持人:人民网记者 卢晓琳

嘉宾: 国防大学军队建设研究所所长 欧建平

国防大学军队建设研究所副研究员 蔡世川

国防大学军队建设与政治工作教研部博士后 裴世连

瞄准世界一流军队

记者:改革军官制度,基于军衔构建新的军官管理制度体系,是适应现代军队建设和作战要求、契合新的领导指挥体制和力量编成、提高军事人力资源管理使用效益的必然选择。如何理解军官制度在世界军事变革大潮中的地位?

欧建平:先进的军官制度是世界一流军队显著特征。从历史上看,开辟军官职业化先河的普鲁士,大胆废除以出身划分的军事贵族,实施按专业、教育和战功选拔军官的制度,从而成为当时世界一流的军事强国。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军成为世界新军事革命的“领头羊”,也在于不断推进军官制度改革,相继出台《国防人力资源管理法案》《军官等级限制法案》,以及《戈德华特—尼科尔斯法案》和《约翰·华纳法案》,提高军官的职业化水平。近几场局部战争,美军能够屡屡得手,绝非偶然。当今世界,军事竞争的较量,表面上看似乎是令人眼花缭乱的现代军事技术“高度”,但其深刻的内涵却是现代军事人力资源“厚度”,特别是军官职业化的“程度”。

我军要实现强军目标、建设世界一流军队,努力在世界军事角逐中获得竞争优势,就必须加快军事人力资源制度改革的步伐,重塑我军的军官制度体系。

从国防和军队改革要解决的深层矛盾问题上看,我军“两个能力”(打现代化战争能力,各级干部指挥现代化战争的能力)不够的重要原因是政策制度相对滞后,特别是军官制度存在反映信息化条件下军事人才成长规律不够、缺乏军事专业核心能力导向、干部选拔任用机制还不够完善等问题。解决这些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如果不敢啃硬骨头,不敢涉险滩,就肯定过不去这座火焰山。

当前,领导指挥体制改革已经形成了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崭新格局,力量结构和部队编成的改革也已全面展开,这些改革成果能不能巩固住,能不能深入下去,关键是要搞好政策制度改革。只有形成体现军事职业特点、增强军人职业荣誉感的政策制度体系,才能更好地凝聚军心、稳定部队,才能确保改革大船顺利驶向成功的彼岸。

弥补现行军官制度缺陷

记者:现行军官法、军衔条例自颁布实施以来,对于加强军官队伍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随着经济社会进步和军队建设发展,其中一些制度规定,逐渐暴露出一些矛盾和问题,有的还很突出。具体来说有哪些问题?

蔡世川:现行军官管理制度,实行以军官职务等级编制军衔。目前,军衔从少尉到上将共三等十级,职务从排职到中央军委副主席共十五级,军衔等级比职务等级少五级,存在普遍的“一个衔级对应多个职级”现象。比如,大校军衔横跨副师、正师、副军,少将军衔横跨副军、正军、副大区三个职务等级;除中央军委委员外,其它职务都对应两级军衔。常常出现“平衔指挥”、甚至出现“低衔指挥高衔”的现象,这就违背了设置军衔便于识别职务、便于理顺领导指挥关系的初衷。

现行军官管理制度,职务等级的晋升不受军衔等级的影响,但军衔等级的晋升受到职务等级的制约。比如,某位军官由于职务提升,其军衔低于新任职务等级编制军衔的最低军衔的,提前晋升至新任职务等级编制军衔的最低军衔;另一方面,如果某位军官的军衔已是职务等级编制的最高军衔时,其军衔时间再长也不能晋升,只有等到其职务等级提升后。这就大大弱化了军衔的激励作用。

此外,现行军官制度中,军官的工资、福利待遇和精神荣誉等与军衔连接薄弱,而与职务挂钩过度紧密。这就从客观上加剧了“千军万马挤官道”的状况,不利于消除“官本位”思想。军衔弱化、授予对象宽泛而不聚焦,没有突出作战部队和指挥军官的主体地位,指挥军官、专业技术军官、预备役军官的军衔设置和称呼区别不大;在晋升上,存在着专业技术军官快于指挥军官,教学单位、后勤保障单位、文艺演出单位快于作战部队的现象。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军官制度改革启动:军衔主导,取消职务等级

喜欢 (9)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