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美下一代战斗机拟用快速采办流程 2030年形成初始作战能力

军事 sean 7865℃ 0评论

2016年8月28日,美国《防务新闻》网站采访了美国空军“空中优势2030”主题事业能力合作小组(ECCT)组长亚历克斯·格林科维奇准将(Brig. Gen.Alexus Grynkewich),后者透露了美国空军下一代战斗机(指F-22、F-35之后的新一代战斗机,美国曾称之为第六代战斗机)发展构想的一些新情况,其中包括首次阐明该机将采用相对快速的采办方式,以便在2030年之前形成某些初始作战能力。信息要点如下。

F-22与F-35A

美国空军F-22战斗机(上方两架)与F-35A战斗机(下方两架)编队飞行。美军当前隐身战斗机总数超过世界其他国家的数量总和,并且这一情况预计将可能至少持续二十年;而且在质量上也占有优势。但是,为了追求至少“领先一代”的非对称空中力量战斗力,美国空军已着手开始下一代战斗机及空中优势能力的发展工作,而且其部分潜在关键技术经过多年发展,已达到较高水平,远远领先于其他国家(美国空军图片)

洛马公司下一代战斗机概念图

洛马公司在2013年9月公布的美国空军下一代战斗机概念图。该概念最初公布于2012年1月(美国洛马公司图片)

一是,美国空军已开始初步工作,为在2017年开始“备选方案分析”(AOA)做好准备

美国空军已将F-35战斗机后继者以“下一代空中主宰”(NGAD)或“穿透型制空”(PCA)的术语描述。当前工作在莱特-帕特森基地进行,旨在探索潜在技术和阐明NGAD的潜在需求,包括杀伤力、生存力、航程以及有效载荷,并且航程和有效载荷已被识别为两项关键特征;通过AOA工作,则将形成需求和采办策略。

诺格公司下一代战斗机概念图

诺格公司在2015年12月公布的美国海军下一代战斗机概念图。美国海军下一代战斗机发展工作进度目前比美国空军的稍快,已在2016年1月最后一周开始“备选方案分析”工作(美国诺格公司图片)

二是,NGAD工作将采用相对快速的采办方式

格林科维奇强调了这一点,表示美国空军需要在本世纪20年代末期拥有新平台,而他认为在对某些关键技术领域进行重点投资之后,在2028年左右可以获得某种PCA能力的初始作战能力。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美下一代战斗机拟用快速采办流程 2030年形成初始作战能力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