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美国空军全球打击的演变

军事 sean 5489℃ 0评论

20120820160512179331

美国《空军》杂志2014年第8期刊登了马克·V·商茨的文章:Global Strike Evolution。文章主要介绍了美国空军将轰炸机和洲际弹道导弹这两支核力量整合至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并在调整中解决出现的问题。通过为洲际弹道导弹部队的军人提供更多的发展机会,保证核任务的可靠性。文章编译如下:

美国空军的核力量整合五年后,更多的变化正在进行中——这次是由下而上。

美国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成立于五年前,即2009年8月7日,也是鉴于美国空军的核任务问题上了整个国家的报纸头条。该司令部开展了一系列的改革,旨在重振美国空军的核部队——自从冷战结束以来的几十年中,他们认为自己被忽视了,而且资源不足。

自从1992年(当其前身战略空军司令部解除现役)以来,美国空军的全部核系统第一次整合在一个机构之下——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AFGSC),包括“民兵III”洲际弹道导弹和空军双重(核、常)能力轰炸机部队。

但是最近的问题把美国空军的核部队从后台推到了前台。一系列的纪律松懈,导致了蒙大拿州马姆斯特罗姆空军基地洲际弹道导弹考试的作弊,丑闻在2014年1月曝光。

“这只是我们空军人员中部分人的失败”,空军部长德博拉·李·詹姆斯在1月15日的五角大楼新闻发布会上说,陪同她的是空军参谋长马克·A·威尔士三世上将。“这不是核任务的失败”,她坚称。几位官员表示,从那以后,美国空军领导层和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严格工作,以发现失误背后的根源问题,确保关键投资的回报,使一些改革长期化,以加强“全球打击文化”。

就在几年前,这些事件使得美国空军采取了最初的核力量整合措施,而这些负面新闻至今仍作为令人不舒服的提醒。促使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成立的事件是2007年8月核巡航导弹从北达科他州迈诺特空军基地到路易斯安那州巴克斯代尔空军基地的转移。这些导弹本不应该携带核弹头。它们被安装上了飞机,并飞到了路易斯安那州。在它们抵达巴克斯代尔空军基地几个小时之后,美国空军就发现了错误。有人倒了霉——这一事件导致2008年6月美国空军参谋长和空军部长双双被解职。

现在,更多的整体变化正在进行中。在2014年6月与记者们的谈话中,詹姆斯宣称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司令应该是一位四星上将,空军参谋部核力量局(A10)局长也应该从两星少将提升为三星中将。“军衔问题”,她说,额外的将星将显示出美国空军正在将核任务作为核心军种竞争力。

然而,在2007年的事件发生之后,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不是进行自上而下的审查,而是对最近的问题更多的进行自下而上的回应,提倡把改革的工具交到执行任务的空军人员手中。

史蒂芬·W·“塞弗”·威尔逊中将,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司令,他说关于马姆斯特罗姆空军基地的报告首次引起他的注意时,他咨询了核部队的同事——迈克尔·J·康纳海军中将,美国海军潜艇部队的指挥官。威尔逊问康纳,是否海军潜艇部队中也存在类似的失误经历。康纳告诉了威尔逊之前美国海军在核潜艇艇员中强调安全文化的努力——是由水手们自己带头。事实证明这是成功的,因为这充分发挥了核潜艇部队士兵中和军官中的重要领袖人物的作用,他们对问题更了解。

这次谈话使得美国空军提出了部队改善计划,即FIP,开始于2014年2月。威尔逊说,美国空军和海军的核部队组建了几个小组——由士兵中和军官中的“非正式领袖人物”组成。对洲际弹道导弹部队的五个领域进行了审查——作战,安全部队,任务保障,维护和直升机运用。这些部队改善计划(FIP)小组直接向巴克斯代尔空军基地的威尔逊中将汇报。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美国空军全球打击的演变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