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普京应该如何优雅的吃掉克里米亚?

军事 sean 9148℃ 0评论

小绿人

2014年2月份乌克兰危机后出现在克里米亚的“不明身份”亲俄武装,国际媒体称他们是“小绿人”。

即便要公开对抗,要学会拉一派打一派,如利用欧盟各国,欧盟与美国错综复杂的利益与思维差异,让他们互相争吵;更要学会利用“热爱和平”、“不干涉内政”、“清新善良”的欧美“左派”从内部掣肘,使他们产生“这事儿,是我们帝国主义做错了,银家全是被迫的”这种印象。

斯大林能把列宁的蛋糕从6寸做大到18寸,地盘扩大到东欧和东亚,而且几乎是在欧美国家配合下完成的,这并非偶然。坏事虽然做绝,但好话一定要说尽的,做坏事也要考虑手段与技巧。

哪怕斯大林去逝后,苏联体制仍然保持了这个传统优点。六十年代,苏联领导和支持下,通过代理人成功吞吃掉印度支那三国,美国只有直接介入,最终没有成功却惹来一身臊味儿,军事上未败,但仅在政治上和精神上已被欧美左派折腾到焦头烂额。类似的事儿,还发生在古巴、南也门、安哥拉等世界多个地方。

咱们中国古代的“禅让”,一方表达非要把皇位让给更“贤明”的另一方,另一方还要坚拒三次呢,使一切看起来都合情合理,自己纯属“被迫”,完全是“大雪压青松,青松不让压,大雪非要压,青松莫办法”!

这倒不是当下俄罗斯真缺乏如此的人才和智谋,而是其体制与斯大林时代已截然不同。斯大林是极权体制下的至高领袖,他只要考虑“战略”,无需迎合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情绪而采用短视的做法,可以耐心地实施谋略。

这当然还得感谢列宁当年缔造的组织结构与决策模式,其原则就是绝对的“精英主义”。

越是观念激进的团体,都有执行命令时高效的优点,但还有更可怕的集体“冷静不足”和“狂热过头”的特性。若内部的组织结构与决策模式是秉承“民主主义”原则,那么会把这种狂热放大化,大家会倾向于符合自我意识形态的自杀性决策,组织为了服从“众意”也会采纳。整个集体会忽视决策与手段的实用性,甚至会把务实的决定当作“叛变”与“软弱”。

克里米亚俄裔占领议会和政府大楼,升起了俄罗斯国旗.

2014年2月,克里米亚俄裔占领议会和政府大楼,升起了俄罗斯国旗。

列宁用绝对服从的精英主义打造组织与决策结构,把集体的“执行狂热”与决策“理性冷静”结合,使其缺陷最小化,优势最大化。

斯大林体制外交上的另一个优势是,可以在对外实操中妥协甚至装孙子(整个苏联时代其实经常对外示弱的,只是国民不知道,所有斯大林主义国家都有这特点),但对内利用媒体搞宣传时可以称当了大爷,哄大家开心。

当下俄罗斯的强人政治没有这种优势,普京不得不在乎选票和支持率,必须要采取立竿见影的办法推高人气。而且他还是有任期限制,俄罗斯的那个选举,定期还是要搞的,议会那么多党派也虎视眈眈盯着,根本无法实施这种“长远战略”。

一口气吃掉克里米亚,支持率的确是暴涨了,但它的负面影响不可估量。且不说制裁导致的严重国内经济问题,乌克兰和大多数东欧国家原本因为沙皇、苏联时代的宿仇就对俄罗斯充满了防范,这一次可彻底走向了对立面,俄罗斯在东欧地缘政治中的发展环境急剧恶化。

文/段宇宏 知道主义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普京应该如何优雅的吃掉克里米亚?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