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亚太地区的潜艇采购与建造计划

军事 sean 199℃ 0评论

【导读】本文原文刊载于泰国《亚洲军事评论》杂志2018年第12期,原题为SUBMARINE CLOSE ENCOUNTERS。文章称,潜艇作为现代海军最强大的军事力量之一,无疑是采购成本最昂贵的海军平台,从招募、训练、管理和维持一支强大的潜艇部队并使之现代化所需资源等广泛视角看,使之维持战备状态的成本要超过同吨位的水面舰艇。然而,在亚太地区,还是有众多国家投资于潜艇,或者明确表达了投资潜艇的愿望。文章介绍了亚太地区当前正在实施的潜艇采购、建造计划,并对潜艇数量大增造成的安全隐患发出了警告。

当前,亚太地区对潜艇日益增长的需求正超过该地区的生产能力。随着越来越多的亚太国家加入军备竞赛,该地区许多国家采购潜艇的趋势正在加快。有航运业代表将此次潜艇军备竞赛归因于中国军力的迅速发展,以及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包括核动力和常规动力潜艇在内的水下能力的快速增长。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核动力潜艇在很大程度上仍处于发展阶段,但凭借其具有中程攻击能力的“晋”级(094型)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以及正在开始的一个新的096型核动力弹道导弹潜艇项目,其海基威慑能力将进一步提高。“商”级(093型)和早期的“汉”级(091型)攻击型核潜艇基于俄罗斯的设计发展,被认为噪声较大,但最新建造的“隋”级(095型)攻击型核潜艇则变得更加安静。

由于早期的“明”级(035型)潜艇表现不尽如人意,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最终大量购买了俄罗斯“基洛”级(Kilo)潜艇以补充其力量。但是较新的“宋”级(039型)潜艇就具有更多增强的功能,据信,目前有多达13艘“宋”级潜艇已经入役。最新的猎杀潜艇是“元”级(039A型/041型),它似乎是根据“基洛”级潜艇开发出来的,但远比其前辈更有能力,并且有超过17艘已经入役,这将再次提升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能力。

使用更多的内部安装机械和船体外部新材料,降低目标回波强度是亚太地区所有潜艇发展的一个关键步骤。常规潜艇的进一步发展是能量存储,其中新的锂离子电池将大大提高电力的运用,并将引入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作为补充。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允许常规潜艇更长时间地执行水下任务。

虽然中国海军的潜艇舰队规模有所扩大,但包括印度、日本和韩国在内的其他国家也正在寻求通过自主产业来获得更大的潜艇舰队。然而,由于预算有限,以及为潜艇提供船员和维修的能力不足,东南亚国家在这方面将很难有所作为。

亚太地区各国的潜艇采购

2018年6月,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宣布,该国将根据“地平线-2”军事现代化计划采购两艘柴电潜艇。

自2016年12月发布信息需求(RfI)以来,菲律宾海军一直在为潜艇作战培训人员。据了解,该项目吸引了多家欧洲潜艇船厂,如法国海军集团、德国蒂森克虏伯海事系统公司(TKMS),瑞典萨博考库姆(Kockums)船厂以及韩国大宇造船海洋工程公司(DSME)和俄罗斯波隆出口公司(ROSBORON EXPORT)。

“地平线-2”计划将从2018-2022年开始运行,并预计在2025年交付第一艘潜艇,但是关于菲律宾海军是否能够在没有专用设施或任何现有反潜战资产的情况下运营和支援潜艇的问题已经出现。这将是一个相当大的飞跃,而且菲律宾的水面舰队有着更严格的海上安全要求。

菲律宾海军可能考虑的当前设计包括来自法国海军集团的“鲉鱼”级潜艇改型;来自德国蒂森克虏伯海事系统公司的209,210或212型潜艇;来自韩国大宇造船海洋工程公司的“张保皋”级(Chang Bogo)改型和来自俄罗斯的“基洛”级潜艇。然而,杜特尔特采购潜艇的驱动因素看起来更多的是建立声望而不是拥有实际能力。他似乎只是在该地区复制竞争对手的模式,看看菲律宾海军能否维持常规潜艇能力将是一件有趣的事。

泰国是另一个正在发展新的水下能力的国家,并且已经选中了中国的S26T型设计,这是排水量为2600吨的“元”级(041型)潜艇的出口型。2017年5月,泰国皇家海军根据一份价值4.1亿美元的合同,订购了一艘由中国船舶重工国际贸易公司建造的潜艇。今年9月,该艇举行了钢板切割仪式,预计交付时间为2023年。另外两艘潜艇将另行订购。

巴基斯坦也订购了S26型潜艇,该国共计需要8艘新艇。此外,孟加拉国也从中国购买了2艘二手 “明”级(035G型)潜艇。

印度尼西亚根据一份价值11亿美元的合同,订购了三艘潜艇,并于2011年选中了大宇造船海洋工程公司的“张保皋”级(209/1400型)潜艇。2017年8月,印尼海军接收了一号艇“娜迦帕萨”号(Nagapasa),2018年4月,接收了二号艇“阿达德达利”号(Ardadedali)。三号艇由印尼造船商PTPal造船厂根据技术转让协议进行建造。大宇造船海洋工程公司还获得了一份价值2700万美元的合同,用于升级印度尼西亚海军现有的两艘“格拉哈卡拉”级(209/1300型)潜艇,这些潜艇是蒂森克虏伯海事系统公司在1981年交付的。

W020160828317698882705

在韩国,大宇造船海洋工程公司正在按照自己的KSSIII型设计为韩国海军建造第三个系列的“张保皋”级潜艇。大宇造船海洋工程公司海军和特种船分部副总经理洪仲基(Hong Seong-ki)在接受《亚洲军事评论》杂志采访时称,第一批次的“张保皋III”级潜艇将建造三艘。他说:“大宇造船海洋工程公司设计了KSSIII型潜艇,我们在9月为一号艇举行了下水仪式,并计划在2020年建造二号艇。”

竞争对手韩国现代重工(HHI)正在建造该级潜艇的三号艇。洪仲基说,第二批次的KSSIII型潜艇将从四号艇开始建造,共计可能再增加3艘甚至6艘。

最初的“张保皋I”级潜艇基于蒂森克虏伯海事系统公司的209型开发,“张保皋II”级潜艇则是基于214型潜艇建造。洪仲基表示,大宇造船海洋工程公司的新设计将使“张保皋III”级潜艇拥有209型潜艇“双倍的作战续航时间”,具有更好的隐身特性和技术,不同的推进系统和更广泛的武器装备。洪仲基补充说,由于韩国海军希望扩充其舰队,因此不会退役其旧潜艇。

邻国日本也在保留更多的老式柴电潜艇,以扩充其水下舰队。一段时间以来,日本海上自卫队一直根据能够支持16-18艘潜艇部队的规模进行年度建设,但现在的目标是在未来几年将其增加到22艘。

今年2月,日本海上自卫队宣布将其11艘老式“亲潮”级(Oyashio)潜艇中的7艘升级为新型“苍龙”级(Souryu)潜艇的标准,“亲潮”级潜艇预计共建造14艘,其中11艘已经交付。与韩国一样,日本已将其潜艇的生产分为两个供应商:三菱重工和川崎重工,但日本产业在出口市场上并不成功。虽然它参与了印度P-75I潜艇计划和台湾的潜艇计划竞争,但未能中标澳大利亚的“海洋-1000”未来潜艇计划,尽管它被吹捧为首选方案。

2016年,法国海军集团赢得了一份价值360亿美元(50亿澳元)的合同,为澳大利亚海军建造12艘潜艇,该公司提供的“短鳍梭鱼1A”型潜艇是“梭鱼”级常规动力潜艇的改进型。然而,尽管双方已经决定签署一份设计和动员合同,但有传言称,由于该公司与澳大利亚政府关系破裂,以及未能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使该项目得以推进,该项目将陷入困境。

海军集团通讯部主任阿尔诺·格宁(Arnaud Genin)称,尽管有新闻报道称该计划被推迟,但该公司在澳大利亚的100名人员和在法国瑟堡、土伦和南特的350名澳大利亚人员“正在有条不紊地开展工作”。

他说海军集团正在提供解决方案,但设计尚未最终确定。格宁解释称,首先需要进行可见性研究,其次是基本设计阶段,然后是详细的设计阶段——这个过程可能需要长达7年的时间。他补充说,海军集团和澳大利亚政府即将在能见度研究方面达到一个里程碑,并正在培训将负责该设计的澳大利亚团队。

海军集团还参与了印度的P-75“卡尔菲利”级(Kalvari)潜艇计划,旨在与印度造船厂马扎岗船坞有限公司合作生产6艘“鲉鱼”级(Scorpene)潜艇。该项目经历了相当长时间的延迟,但一号艇“卡尔菲利”号终于在2017年11月入役,并随同印度海军展开了行动。二号艇正在进行海上试航的最后阶段,并将于2018年底加入印度海军服役。未来的计划是,从2019年到2023年,剩下的4艘潜艇将以每年1艘的节奏交付。

延误被归咎于马扎岗船坞有限公司缺乏经验,该公司已经丧失了在20世纪80年代蒂森克虏伯海事系统公司交付“西舒马”级(Shishuma)潜艇时所开发的技能。这意味着海军集团必须帮助重启2004-2005年“P-75计划”开始时的技能培训。印度仍然需要24艘常规动力潜艇,预计在首艇“卡尔菲利”号交付后,后续将有6艘P-75I型潜艇继续交付。目前尚不清楚印度政府是否会继续与海军集团合作,还是选择不同的设计供应商,亦或继续将马扎岗船坞有限公司作为国内建造商。

随着所有潜艇计划的实施,预计未来几十年将有300多艘潜艇在亚太地区服役,这将极大地扩大该地区现有的潜艇舰队规模,并可能会在本世纪晚些时候造成相当大的安全挑战,因为各国海军将越来越依赖潜艇在更拥挤的环境中维护海上安全。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吴新建/编译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亚太地区的潜艇采购与建造计划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