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中国须反思TD决策错误的制度根源

科技 sean 4673℃ 0评论

NewsMedia_218143

随着4G(第四代移动通信)时代的到来,中国移动将不再追加TD-SCDMA(3G技术标准之一,仅有中国移动采用)的新建投资。这意味着从现在开始,TD-SCDMA将走向自然衰亡。

中国电信业内早就众所周知的TD-SCDMA真相,终于公之于天下。铁一般的事实是,它从来就不是什么“自主知识产权”,而是西门子公司数年前就淘汰的技术。出于自身商业利益考虑,西门子将该技术 “赠送”给前身为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的大唐公司以借道中国。在世界各国都“懒得理你”的情况下, 2000年5月,这一标准被国际电信联盟(ITU)批准为国际标准。

当时,作为中国电信行业主管部门的信息产业部对TD-SCDMA的态度非常明确。2000年底,时任信息产业部部长吴基传就指出:“尽管中国把TD-SCDMA申请为国际标准,但绝不意味着这就是中国未来的国家标准。3G(第三代移动通信)的关键不是技术,而是应用、是需求、是市场。”为此,他特意回顾了中国在技术标准方面的成功经验和惨痛教训:第一代移动通信,中国嫁接了欧洲的技术和美国的频率,结果非驴非马,独此一家,不但没有规模经济性,而且无法国际漫游,发展遇到了极大的困难。第二代移动通信,中国采用了“原汁原味”的国际主流标准GSM,才取得了后来的超高速发展。

中国TD-SCDMA错误决策

但是偏偏国家发改委高技术司以及大唐公司中的一部分人,借助“国际标准”,将TD-SCDMA包装为“自主知识产权”,不仅因此得到了中央最高领导层的批示,同时让其成为2006年全国科技大会“创新型国家”的样板。但是,即使在“紧密团结在核心周围”的政治高压之下,这一标准的推广依旧受到各个电信运营商的一致抵制,而信息产业部也始终对其存在的问题坚持了实事求是的态度。记得当时的王旭东部长在说到不能轻易推广这一标准时,就曾经面对笔者直言:“阚教授,你知道我的压力有多大吗?”

就是在这种压力之下,2008年3月中国政府换届,王旭东调任“电力监管委员会”主席,而李毅中由国家安全生产监督局(包括煤炭安全生产)局长升任工信部部长。没过几天,他就以“迎奥运”为名宣布:TD-SCDMA自4月1日起由中国移动试运行。几个月后,信息产业部又强行颁发了TD-SCDMA牌照。从此,中国电信业开始了“TD时代”的苦难历程。

2009年,以苹果公司iPhone为代表的智能手机终于为3G带来了多年来苦苦求而不得的“杀手应用”,从而改变了全球运营商普遍亏损的窘境,而中国的3G市场也开始了快速发展。不过,中国移动的TD网络却因其服务质量低劣而受到消费者的强烈抵制,经营状况惨不忍睹。为了应付来自“上边”的压力,中国移动采取了TD用户不换号、不换卡、不注册登记的“三不”原则,使自己的用户数据“死无对证”。这种“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结果是,一方面,在中国官方公布的数据中,中国移动TD用户数量始终占3G用户总量的一半以上;但另一方面,任何人只要观察一下自己的周围就会明白,真正的用户数量,是否有公布数字的哪怕十分之一?

最为突出的矛盾出现在微信用户迅速发展到几亿之后。中国联通的WCDMA与中国电信的CDMA2000网络正常运行,并与微信合作。而中国移动因为不得不把自己的数据业务转移到以前的2G网络,所以完全无法承载如此巨大的流量。去年上半年它与腾讯之间爆发的“微信收费”大战,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发生的。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中国须反思TD决策错误的制度根源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