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周小川:对逻辑不是那么清楚的外行,你要提示他,不能什么都想要

经济 rock 32061℃ 1评论

第三,对人民币国际化,国际国内都有很多不同的意见,主要就在于利弊比较。究竟人民币国际化有哪些利有哪些弊?最后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我个人的看法是,利弊分析是无法达成一致的,你再怎么分析,经济学家们再做分析都无法达成一致。因为大家有不同的教育背景,有不同的理论学派,每个理论学派使用的假设也不一样。即使不是理论分析,每个人过去的经验也不一样,遇到的例子也不一样,所以最后想谁说服谁,这是很难的。这点在其他许多改革开放问题上也是这样。我们很少见到说是通过理论分析包括数学模型的计算最后谁说服了谁。但是趋势还是很明显的。一个就是今天利弊分析的这些角度会不断演变,过一段时间,因为实践的变化,因为讨论,潜移默化的影响会让利弊分析发生移动。

我们强调利弊分析要注重长远,长远跟短期往往不一样,你注重短期可能忽略长远的观点,人民币国际化可能从长远来讲有重要的意义。这就有点像我们看伊春,砍伐树木可能挣钱快,国家也有需要。但是真正的环境保护,青山绿水,那才是从长远来看的金山银山。所以长远看人民币国际化也是这样,最终来讲,不管金融界人士怎么看,学界怎么看,最终起决定作用的是领导人怎么看,会让这件事推动、发展。

第四,关于金融开放。

应该说人民币国际化或者人民币自由使用、汇率机制也不见得说跟金融开放有特别直接的联系。国际上也没有什么条款,说你要想当储备货币,走向国际化,需要你在开放中做出哪些体制上的安排。但是大家也知道,既然货币要国际化,肯定金融市场必须具有开放度,不能说某一段金融市场就只有汇率的,某一段国内市场只有人民币可以进去,美元就不行,这是肯定不行的。所以金融市场需要有比较高的开放程度才能够使人民币具有可自由使用性

市场开放了以后,我的机构在你这儿有没有,我这个机构想做交易行不行?但是在中国设机构有市场准入问题,所以也会连带到市场准入问题。但市场准入问题跟进市场开放也还是有差别的,因为也有一部分金融市场准入问题是金融服务业相互开放,把市场和挣钱的机会也给别人的一个过程。但总的来说,应该说是没有直接的联系,但是金融开放程度的提高,会对于人民币国际化有重大的支撑作用。

最后,我想讲一下我们可以做哪些事情。

我们已经做了很多事情。刚才也谈到了,各大商业银行都做了很多工作,这里分宏观方面和微观方面。宏观方面,首先是危机发生以后,中国和若干国家搞的货币互换,我刚才也讲了,美元状态不太好,它搞了一部分互换,但是不太管新兴市场国家,韩国、巴西、阿根廷都不管,所以这些国家就找到我们。现在我们已经做了很多互换安排,其中包括英格兰银行、欧央行。再有一个发展是,人民币在在结算方面的作用。有了贸易结算还有投资方面的使用,就可以发展清算行。很多商业银行在清算行业务方面做出了很多的努力。也有一部分外资银行参加了清算行的业务。再往后是发展人民币和外币的直接交易,我们跟许多中小币种都已经有直接交易了。此外,外国国家的储备或者商业性储备要使用人民币,我们也表示欢迎,同时对他们投资做出便利的安排。像“一带一路”发展,项目方面的融资、贷款可以使用人民币。在这个基础之上,2014年我们开了“沪港通”,以后有“深港通”,还有“债券通”,现在旅游中人民币使用是越来越便利,但是旅游的使用起步比较早,2000年以后逐渐就开始有旅游的使用,以后慢慢发展。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做得已经很多了,下面我们做什么?我觉得有几句话。

第一个,是保持低调。因为人民币国际化不是我们自己说的,是要市场参与者愿意用人民币。所以,我觉得不要把调门唱得太高。另外,它也是比较长期的任务。调门如果太高,反而引起不必要的猜想,而且和你在人民币自由使用在各个领域中所占的比重也有点脱节,不要说太多。

第二句,要有所取舍。你要推进这件事,肯定要推进人民币自由使用、汇率机制改革。由于对利弊分析不完全一致,但是你总是要选择一部分、放弃一部分,什么都想要,往往是做不到的。但是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理论分析没分析清楚,所以对于有冲突的目标想同时达到,这件事,说起来有点像蒙代尔三角,它在经济政策上的结论并不见得那么严格,但是它说了一个很好的精神,就是说,一个国家不能够你觉得好的事都想要,有时候两件事你只能要一件。硬币扔下去,你只能要这面或者要那面,三件事你只能要两件,三件事都想要,这是不可能的,经济学要把这件事情弄清楚。或者逻辑不是那么清楚的外行,你不可能要求他们那么严格,你要提示他,有时候必须做出取舍,不能什么都想要。

第三句,要持之以恒。有些事要坚持多少年才能逐渐有结果,如果做着做着,隔两天就变了,把一些制度性的安排当成调控性工具不太行。就像升旗一样,隔几天可以升旗隔几天降旗,这样调来调去就不太好。人民币国际化取决于市场最后的选择,市场人士的选择,他看你政策不稳定,今天这么变明天那么变,他恐怕就不会有太多的信心。另外,从组合投资来讲从多元化储备组合和储备货币来讲,它就会觉得不太好处理。但这里并不是说固定是好的,特别是汇率,不是说固定汇率是好事。就像是亚洲金融风波的时候,泰国固定汇率,缺少调控机制,结果货币贬得倒很快。

第四句,避免出现摇摆。主观上来讲,大家都说我们对政策都不想摇摆,但客观情况会发生变化,经济增长也有时候强劲有时候下滑。之前有讨论认为,国际贸易出现这么多问题,有可能有一些破坏性的变化,有一些颠簸性的变化,出现这些变化以后,我们要采取对策,但是对策要注意各个方面,有一些制度安排如果做出摇摆性的安排,恐怕对长远有影响,比如对人民币国际化等等就会出现不利的影响。但是其实这也难以100%避免,因为我们说经济社会都是面临着可控的变量少,要应对的问题多的局面。也就是说,过去有一个定理,你不可能用N个变量去调整N+1的目标。所以控制变量变少的时候你就想寻求各种各样的不同的用法,这些用法都有可能对于人民币国际化产生一些正面或者负面的影响。

总之,从今年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的角度来看,人民币国际化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也是改革开放在金融方面的一个里程碑,这个东西我们要维护好,要做深入的研究,特别是做出长远的安排,使这件事能够办好,能够和我们中国经济的繁荣昌盛一起成长,也是中国经济金融在全球发挥作用的重要一环,我就讲这些,谢谢大家!讲错了请批评。(新浪财经)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周小川:对逻辑不是那么清楚的外行,你要提示他,不能什么都想要

喜欢 (4)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既又还,要要要
    匿名2019-09-27 19:0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