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

欧亚地缘政治语境中的一带一路

文化 alvin 3344℃ 0评论

四、一带一路与美国

话题回到一带一路。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一带一路包括了陆权与海权两个方面。北方的“带”,一方面围绕了欧亚大陆的核心地带,另一方面联合了广阔的边缘地带,可以视为陆权的战略。南方的“路”,围绕着大海,贯穿太平洋和印度洋,可以视为海权的战略。

美国精英对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态度发生过重大转变。早先,美国民主党人,比如奥巴马和希拉里·克林顿就欢迎一带一路。对他们而言,美国的主要敌人还是俄罗斯。一带一路北方的“带”形成了对核心地带也即俄罗斯的包围之势,这将增强海权的力量,形成对俄罗斯的封锁。在美国人看来,中国处于陆权和海权相争的地方,拉拢中国,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可以将中国变成帮助利维坦杀死比希莫斯的武器。

两年前,美国人选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particular)总统特朗普。特朗普的独特之处在于,他是一个商人,不在意什么意识形态,对地缘政治也不感冒。特朗普是一个理性的人,他很清楚中国国力的增长对美国的挑战。

杜金认为,特朗普的世界观是这样的:以色列是朋友,伊朗、土耳其是讨厌鬼,而俄罗斯什么也不是(nothing)。而中国是发展中的世界霸权,是美国最大的对手。所以,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等行为根本不重要,特朗普不再像前任那样总拿俄罗斯说事,甚至表现出对俄罗斯的友好。因为最重要的是中国。在特朗普看来,中国通过一带一路,扩展在非洲、中东的实力,意在寻求建立一个全球性的霸权,对美国的利益构成重大威胁。

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开始频繁针对中国,先是贸易战,然后是最近对华为公司的打压。杜金认为特朗普无疑会继续对中国搞事情。但这倒不是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政策区别,而是大部分美国精英已经达成了共识:中国的实力还在提升,必须打压中国。中国必须清醒,就算特朗普不做总统,美国对中国的政策也不会改变。

陆海力量

五、一带一路与俄罗斯

其实俄罗斯对一带一路更加关心。在杜金看来,俄罗斯眼中的中国是一个“羞羞的铁拳”(shy hegemony,直译为腼腆的霸权)。一方面很腼腆,韬光养晦,加入WTO拥抱全球化,不在国际上强出头;另一方面实力与日俱增,已然成为真正的世界霸权。俄罗斯过去认为西方利用了中国,后来才发现错了,是中国利用了西方,中国利用全球化实现了自己的胜利。

俄罗斯精英曾认为,中国的一带一路对俄罗斯也是威胁。一带一路的俄语名称是“пояс и путь”,和英语一样,也被做了复数的解读。“带”有三条,其中一条深入欧亚地区(Eurasia),这就不再是经济账了: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在俄罗斯人看来成为了一个针对核心地带的地缘政治战略。中国不仅仅通过一带一路通向欧洲,而且对俄罗斯的传统势力范围有所觊觎。俄罗斯人对于空间非常敏感,将中亚、东欧等视为“自己的地盘”。现在中国的一带一路要通过这些区域,将其变成“中国的地盘”,这是俄罗斯所忌惮的。

杜金表示,普京对于一带一路的态度曾经有疑虑,担心俄罗斯将在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中被边缘化。但是近年来普京开始欢迎一带一路。俄罗斯精英意识到,一带一路可以为俄罗斯所用,通过加强中俄合作,建立更大范围的欧亚共同体。在此共同体中,欧亚主义运动得以发展,中俄之间的传统友谊得以巩固。

杜金希望中国重新认识俄罗斯。俄罗斯不是一个西方国家。多数俄罗斯人认为,俄罗斯是一个欧亚文明,而不是一个东方或西方的国家。俄罗斯不想控制世界,只想要属于他们文明的正义。中国和俄罗斯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应该互相帮助,甚至相互视为盟友,实现共同目标。俄国过去的外交政策中出现过错误,曾经试图控制中国,这是不对的,我们不应该重蹈覆辙。

最后杜金认为,中国已经不再是边缘地带的国家,而是和俄罗斯一道构成了陆权的核心地带。当今世界的地缘政治依然是陆权和海权的二元对抗,俄罗斯与中国应该联合起来,担负起陆权的领导责任,共同对抗美国为代表的海权。

六、评论和回应

在评论和回应阶段,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李希光教授和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施越老师先后发言。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李希光教授认为,陆权与海权的划分对中国很有解释力。晚清时期,就有李鸿章为代表的海权和左宗棠为代表的陆权。海权失败了,而陆权却取得了成功。左宗棠在新疆收复了一些汉代以来失去的地区,主要是欧亚地区。关于核心地带,中国学者赵汀阳写过天下体系,其实中国就是核心地带,核心地带就是天下。

对此,杜金回应道,他同意赵汀阳的观点,中国就是世界,因此中国不会与世界对抗。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中,试图调和阴阳,实现和谐。同样俄罗斯也是一个世界,俄罗斯的诉求仅仅是在欧亚地区发展自己的文明正义,保护俄罗斯人的民族认同。从天下的观点看,这个世界上有中国的天下,俄罗斯的天下,还有美国的天下,伊斯兰的天下。在激进的伊斯兰的眼中,全世界都是敌人,只有自己是中心。事实上我们都不应声称自己是世界的中心。我们的世界还充满了可能,需要大家特别是年轻人去决定和掌握未来的世界。

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施越老师提出两点批评:首先,从历史的角度,沙俄征服中亚与沙俄士兵和游牧民族之间的互动有关,而非地缘政治的战略考虑;其次,俄方对一带一路倡议存在一些误解,因为中方高度重视中俄关系。他提出一个问题,即杜金教授在1990年代曾支持俄罗斯与日本交好,今天观点已经发生了变化,原因为何?

杜金回应道,多年以前确实提出过俄罗斯与日本的交好,但是时过境迁,应该承认自己犯了错误。当时重视日本,基于两个判断:其一,中国仍然对于俄罗斯是一个威胁;第二,日本在德国地缘政治学家豪斯霍弗的语境下更加重要,豪斯霍弗就提出过伯林-莫斯科-东京的联盟。由于美国在日本保持了军事基地,因此日本人应该谋求针对美国的自我解放,在这个意义上俄罗斯和日本有共同利益。但是1990年代以来,很多事情变化了,我们不能预见所有的事情。中国的崛起出乎全世界的意料,无论从外交的角度,还是从战略科学的角度,都应该做出重大修正。

来源:法意读书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欧亚地缘政治语境中的一带一路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