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Never Sleeps

第二次冷战:美国对阵中俄,不如绥靖

文化 alvin 17623℃ 1评论

美国对阵中俄:欢迎加入第二次冷战

编者按:2018年5-6月号美国《国家利益》杂志封面文章,从政治、军事、经济等角度分析了当下所谓的“第二次冷战”,比较了两次冷战的异同之处,认为美国如果追求“美式和平”(Pax Americana)就注定会在第二次冷战中失败,倒不如以适度绥靖来换取冷和平。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观点仅供参考,全文翻译如下

第二次冷战

2017年11月28日,夏威夷拉响了空袭警报,这是冷战后的来头一遭,是为了应对朝鲜核导弹威胁而强化国家紧急预警系统的一部分。但警报器的尖啸声可能也象征着第二次冷战(COLD WAR II)的到来。

历史学家从没能就第一次冷战开始的时间达成一致。1946年美国和英国在希腊内战中与苏联发生冲突?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1917年10月在俄罗斯的共产主义政变?关于冷战结束的时间也没有共识:1986年戈尔巴乔夫在联合国发表关于放弃苏联外交政策的讲话?1989年柏林墙倒塌?苏联在1990年正式解体,叶利钦取代戈尔巴乔夫成为新成立的俄罗斯联邦的负责人?

未来的历史学家可能就“第二次冷战”何时开始开展类似的严肃辩论,是2014年俄罗斯吞并了克里米亚,激起美国及其欧洲盟友的反弹?还是从2008年的俄罗斯-格鲁吉亚战争开始?其他人可能会认为是中国在南海采取行动作为开始的时间。

但有一点很清楚:过去的几年里,叶利钦在1994年所说的俄罗斯与西方世界之间的“冷和平”,已变得更冷、更不和平。美国和中国在军事,外交和经济领域都变得越来越对立。冷和平已经结束,现在是第二次冷战时间。

第二次冷战是在第一次冷战相互对立的双方之间的“复赛”。一方面是美国及其东亚和欧洲盟友,包括欧洲中东部新的北约盟国和波罗的海。另一方面是俄罗斯和中国及其盟友。

两次冷战的相同之处还在于,双方都组织了相互竞争的军事联盟。冷战后,美国一直支持北约并将其扩展到俄罗斯边界,尽管遭到强烈反对。美国在东亚与日本,韩国和台湾保持冷战联盟,遏制中国以及后苏联时代的俄罗斯政策。为了应对中国军事力量和自信的崛起,美国还与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一起参加了四方安全对话(Quad),这被广泛认为是事实上的反华联盟,是奥巴马政府称为美国“重返亚洲”以应对日益增长的中国力量的一部分。

曾经的华沙条约成员国中所有的非苏联国家,现在都是美国领导的北约联盟的成员。俄罗斯通过2008年与格鲁吉亚的战争,以及吞并克里米亚和支持乌克兰分离主义分子,阻止了北约吸纳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想法。同时俄罗斯试图巩固前苏联大部分领土的势力范围,部分以欧亚经济联盟的形式出现,其中包括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亚美尼亚。

俄罗斯还与中国形成了松散结盟。并与其他国家形成了自己的欧亚联盟:上海合作组织(SCO)。上海合作组织成立于2001年,包括伊朗和印度,不包括美国的军事盟友,但巴基斯坦和土耳其除外。上海合作组织2005年拒绝了美国申请成为观察员的要求,由于中国和印度的参与,上海合作组织涵盖了世界两个人口最多的国家,以及俄罗斯这个面积最大的国家。

虽然上海合作组织的目的是打击恐怖主义,但中俄军事合作是该组织定期军事演习的中心(下一次将于2018年9月在俄罗斯举行)。上海合作组织的核心成员包括美国战略界视为主要对手的三个国家:中国,俄罗斯和伊朗(注:伊朗不是、伊朗不是、不是不是不是!!!)。

中国和俄罗斯也在加强与盟国的关系,以提高他们海外的权力。通过吞并克里米亚防止了克里米亚塞瓦斯托波尔港可能遭受的损失,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内战,部分是为了确保其在叙利亚的军事基地。

在美国及其许多邻国的反对下,中国大肆主张对南海的主权,并试图通过修建和强化人造岛屿来批准这些主权。所谓“珍珠链”是指中国海军基地和从南中国海到孟加拉国的民用港口和航运中心以及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口的网络,有些人认为这是对印度的战略包围。中国在非洲之角吉布提建立了一个军事前哨基地,离同一个国家的美国基地不远。中国在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大量民间投资和商业活动也扩大了其全球影响力。

军备竞赛更证明世界已经从冷和平走向冷战。在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正在扩大其核武库时,中国似乎满足于用最低限度的威慑。

美国宣布将采取新的军事和经济措施,以报复俄罗斯部署一种新的导弹,根据华盛顿的说法,这违反了《中导条约》(INF),该条约从欧洲取消了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与此同时,华盛顿的一些人认为,INF条约不必要地束缚了美国军方的手脚,国会在2018年国防预算中拨款5800万美元用于开发陆基巡航导弹。2016年12月当选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让它成为一场军备竞赛”,他在推特上宣布美国“必须大力加强和扩大其核能力,直到世界对核武器的感到满足为止。”在今年3月的年度讲话中,普京展示了一段高超音速导弹的动画视频,视频中显示的场景是美国的佛罗里达。

第二次冷战的间谍破坏活动也正在进行。美国国防科学委员会2017年2月报告,美国受到俄罗斯和中国以及伊朗和朝鲜的网络攻击威胁。美国声称与中国政府有关的黑客窃取了知识产权来帮助中国企业。当时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在二月份在慕尼黑宣布,莫斯科“无可辩驳”地干预了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此外据美国称,外国在计算机网络中植入了可能影响美国电网的恶意软件,这种被指起源于俄罗斯政府的恶意软件“BlackEnergy”曾用来攻击乌克兰电网。

但美国拥有自己的网络战力量。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成功的朝鲜导弹发射进行了网络攻击,造成了很高的失败率。据称美国和以色列联合研制了一种恶意的电脑蠕虫“震网”(Stuxnet),旨在削弱伊朗核离心机项目。

两次冷战也都涉及太空竞赛,或者说太空竞争。尽管美国和中国都在谈论一些雄心勃勃的计划,比如派遣宇航员重返月球或火星,但第二次冷战的太空竞赛受到军事考虑的推动。2007年中国摧毁了自己的一颗卫星来验证反卫星能力,这种测试由于碎片造成的破坏而在20世纪80年代被美国和苏联阻止。

2017年夏天中国测试了卫星,凭借卫星和地面站之间的“量子纠缠”现象,中国在这一技术分支超越了美国。为了避免依赖美国制造的全球定位系统,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北斗导航系统。

自航天飞机计划退役以来,美国已将载人航天的领导权交给了俄罗斯,俄罗斯一直将宇航员送到国际空间站。由于缺乏任何现有的载人航天能力,美国已经让宇航员乘坐俄罗斯火箭搭乘国际空间站。更尴尬的是,五角大楼将依靠俄罗斯制造的火箭发动机在未来几年发射军用卫星,同时为联合发射联盟,波音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合资企业以及马斯克的企业提供支持(注:作者又出错了,宇宙神III/V火箭第一级采用俄罗斯的RD-180发动机是因为便宜,spaceX也未使用俄罗斯技术)。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贸易为竞争双方的军事联盟提供了补充。美国在特朗普当选之前,就开始对中国采取更为强硬的路线。奥巴马政府以明确的反华言论刻画其贸易政策。《新闻周刊》2015年10月12日写道:

“TTIP和TPP都是关于美国在大西洋和太平洋地区为与中国竞争建立的联盟的……简而言之,这两个协议都被看作是美国和中国为制定21世纪贸易规则而进行的竞争。“

在2016年2月15日发送给白宫电子邮件中,奥巴马总统坦率地将TPP视为反对中国的措施,以影响全球贸易规则的零和竞争: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确保美国 、而不是像中国这样的国家 ,作为编写本世纪世界经济规则的人……目前,中国希望制定亚洲商业规则。如果他们成功,我们的竞争对手将可以随意忽视基本的环境和劳工标准,使它们对美国工人有不公平的优势。我们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我们要负责制定规则。“

为了捍卫TPP免受民粹主义批评,奥巴马政府动员了国家安全官员和外交政策人士,称该协议是由美国领导的全球反华联盟的重要组成部分。例如2017年1月,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谴责特朗普基于地缘政治理由撤出TPP的决定:“我担心的是我们将亚太地区委托给中国。”

特朗普政府蹂躏了TPP,而TTIP由于国内在欧洲和美国的反对而处于休眠状态。在“ 总统的2017年贸易政策议程 ”中,特朗普政府不认可冷战结束后其前任的多边主义偏好“美国第一”贸易方式:

“20多年来,美国政府一直致力于贸易政策,强调旨在促进外贸惯例渐进式变化的多边和其他协议以及遵守国际争端解决机制……[结果]我们发现在很多情况下,美国人在全球市场处于不公平的劣势。在这种情况下,是时候采用一种新的贸易政策来捍卫美国的主权,执行美国的贸易法,利用美国的杠杆作用开放海外市场,并且商定更公平,更有效的新贸易协定。”

特朗普政府的批评者经常把他的经济民族主义描绘成灾难性的重商主义,可能导致贸易冲突和世界大战的不可控制的漩涡,这忽视了特朗普及他的双边协议顾问,与奥巴马的多边方式具有相同的目标:阻止美国国内和全球市场份额进一步流入到中国政府支持的公司手中。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第二次冷战:美国对阵中俄,不如绥靖

喜欢 (3)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哈哈,卖X贼,虽远必诛都不敢说
    匿名2018-05-08 16:4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