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特朗普执政对中国重塑东北亚地缘格局是历史机遇

文化 rock 2153℃ 0评论

特朗普和夫人在故宫

2017年1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开启上任之后的首次亚洲之行,造访国家包括日本、韩国、中国、越南和菲律宾。

这位特立独行的美国总统先是在朝核问题上高调宣布“必要时用武器捍卫盟国韩国”,又在中国行中“乖巧”地大打家人感情牌,甚至将过去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归咎于过往的美国总统。

被《金融时报》等多家国际媒体形容为“不可预测”的特朗普政府,其对亚太区,特别是中国的未来战略究竟是什么?中国的地缘政治格局是否会受其影响?

东方参考Insight专访著名学者、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教授,为大家清晰解读关于特朗普政府的诸多谜团。

美国弃多变,开启双边谈判模式

东参:您如何评价特朗普此次的亚太之行?

郑永年:特朗普的这次亚洲之旅确实很特殊。自二战以后,每次美国总统访问亚洲都是为了巩固美国的同盟来的,同时也强调和巩固美国的多边主义政策。这一次特朗普还是继续强调美国和它的同盟之间的关系很重要,但同时则宣布美国对多边主义不感兴趣。之前美国退出了TPP。这次他再次重申不会加入类似具有约束性的多边关系。当然像APEC这样的领袖峰会,没有约束力的,大家讨论问题的,美国不仅不会退出的,而且会积极参与,宣示其存在的同时寻找领导权。这是一种新的外交战略思路。

特朗普上台后,他对美国所面对的内外问题的判断很正确,即使有很多人还是不太喜欢他。不过,特朗普还没有找到有效的方式来解决美国的问题。从他目前的行事来说,他强调的是双边谈判,并不相信多边谈判能取得任何成效。这和美国以前的政府都不一样了。

特朗普强调双边谈判。事实上,从某些方面来看,他的方式也是对的。就像他此次东亚之旅,每次到一个地方都会强调双边,对日本、韩国是这样,对中国更是这样,他也确实是获得了巨大的好处,尤其在经贸方面,至少不比历任美国总统差。从贸易规则上来说,他做得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很多事情一进行多边商谈,就免不了过分政治化,而双边确实可以对谈判双方都比较公平。他的这个判断没错。

特朗普强调的不是free trade(自由贸易)而是fair trade(公平贸易)。从某些方面来说,这种判断在美国国内发展有正面影响。特朗普此次访华时说到“以前中国和美国之间巨大的贸易逆差,怪以前的美国总统,美国不能怪中国”。他说的这些话确实没错,如果之前那样的情况继续发展下去,美国国内就会产生很大的不稳定。美国如果内部不稳定了,那么其国际角色更成问题。

综合上面的论述,我们可以认为特朗普此行可看做美国与亚洲关系一个大变动的起点。当然,这取决于特朗普是否能够稳住美国政治。

美国“退群”,既是中国的机会,更是对中国的挑战

东参:这种由多边到双边的改变,对中国有什么具体的影响吗?

郑永年:对中国来说,影响是比较大的。美国退出了很多多边关系、多边条约之后,中国成为了经济全球化和区域化的领头羊,一个引领者。欧美国家也都看到了,都认为美国给了中国一个机会。

那么,中国应该怎么做?中国应该一方面引导本区域的经济发展,甚至是国际经济发展,但同时又要处理好和美国的关系。不管怎么样,美国还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中国各个方面和美国还是相差得很远。

如果美国逐步退出提供国际公共品的行列,中国该怎么办?这对中国来说既是机会也是挑战,毕竟中国从改革开放到现在也才40来年,大规模“走出去”走向国际社会也只是本世纪以后的事情,还没有足够的提供全球乃至区域公共品的能力。

中国能不能利用这次机会真正成为强国,这就是对中国最大的挑战了。

“印太”只是一个无法落实的概念

东参:特朗普访华之前先访问的是日本,他在日期间提到了“印太”的概念,而不提“亚太”,这是否意味着美国对亚太区的战略正在发生某些变化?

郑永年:特朗普在此次访问东亚时提出了“印太”地区的概念。这个方面中国一些人有点过度关注。中国近代以来受到帝国主义欺负,很多人都有种恐惧心理。不管美国、日本或者印度做什么,总以为人家要围堵中国。我个人认为,对“印太”这个概念给予关注是应该的,但中国要有信心,不用过于担心。以前国家弱的时候,其他国家可以围堵中国,但是中国现在这么大的一个体量,没有国家可以围堵中国,包括美国也不能。

“印太”概念的提出,到目前为止也只是个概念,没有任何条件可以落实下去。美国从国际多边谈判中退出,日本经济早已经力不从心,印度经济的崛起还早,并且所有这些国家现在主要的问题还是国内发展问题。所以,“印太”只是个口号,一个概念,至于能不能成行,很难,非常难。现在的“印太”地区概念里如果没有中国,就像TPP一样,不会成功。即使形成了,也不会有实质性的意义。中国对外面发生的事情应当有充分的信心,不要外面提了什么就觉得是在对付中国。

东参:但之前有人提出“印太”这个概念是对“一带一路”至少在地理位置上的挟制,对这个观点您怎么看?

郑永年:这个说法并没有太多的根据。“印太”概念中有很多东西和“一带一路”都是重合的,人们可以说“印太”是针对“一带一路”。但看问题要看实质。现在的问题是美国或者印度或者日本到底要做什么?能不能做到?

提出一个新的概念很容易,但实施则是大问题。重要的是,中国的“一带一路”是实实在在正在做的东西,有目标、有项目、有工具。但是“印太”是什么意思呢?要做什么呢?要形成军事联盟吗?要形成一个经济同盟吗?目前看不出任何迹象。

近代以来,很多人形成了恐惧心理,但这种恐惧心理要不得。要是这种恐惧心理继续下去的话,中国很难有所作为。讨论问题最好多一点经验证据,没有经验证据就没有基础。现在中国变得强大了,老百姓的心态也应该变得强大起来,做到大国大心态。现在很多人是大国小心态,一提“印太”关系,马上就认为是不是针对我们,这就是心态太小。应当以更宽容的态度来看待外面的问题,而不是还是以近代以来“受害者”的身份自居,把自己的心胸放得那么狭窄,这样很难做大国。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特朗普执政对中国重塑东北亚地缘格局是历史机遇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