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中俄结盟?普京一厢情愿

军事 rock 2044℃ 0评论

640

对于正处内外交困的俄罗斯来说,搭载“中国列车”是非常自然的选择。中国是有着漫长陆地边界线的邻邦,曾是为时不短的友邦,更是金砖国家的引领者,其“经济列车”承载了不少搭“顺风车”的国际旅客。10月12日至14日,中国李克强总理的访俄之旅为两国睦邻友好合作再添喜气,普京甚至公开对中国以“盟友”相称,“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前景也因此大为可观。

众所周知,克里米亚入俄、乌克兰东部分裂与马航MH17事件令俄罗斯进退维谷:于外,西方近半年来对俄方的多轮制裁直探国防、金融、能源等要害领域,虽然10月14日美国欲借共同打击IS(伊斯兰国)之名拉拢俄罗斯,欧盟也迅速释放善意、唯愿息事宁人,眼下西方与俄方似有解冻之意,但双方关系何时回暖仍处未知。于内,日前卢布贬值幅度已达18%,俄罗斯央行已经消耗了近550亿美元外汇储备,仍难拯救卢布“跌跌不休”之势;俄罗斯反禁令措施直接导致通货膨胀率增至8%,远高于俄央行所设定的通胀率5%的上限;IMF预计俄GDP增幅不会超过去年的一半,而滞涨边缘的俄罗斯甚至有意在未来两年从联邦储备基金中支出一半资金(约1.5万亿卢布)用于政府预算融资;普京一方面获得了86%历史新高的支持率,另一方面却饱受企业家和社会精英的非议,资金外逃现象愈发严重。要拯救俄罗斯经济,除了搭载中国顺风车,普京别无选择。

近期,中俄两国合作在以下领域取得了显著进展:

其一为人民币/本币双边互换协议。10月13日,中国人民银行与俄罗斯联邦中央银行签署了规模为1500亿元人民币/8150亿卢布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该协议有效期为三年且经双方同意可以展期。据悉,2008年至今,中国人民银行已同20多个境外货币当局签署了类似协议。这从技术上为资金的短期流动提供了稳定的制度性保障,也为本方商业银行在对方分支机构提供融资便利,从而促进了双边贸易、直接投资以及地区金融稳定。依公正俄罗斯党主席国际顾问古斯列多夫之见,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包括人民币替换美元的大规模计划,这暗示着俄罗斯会支持人民币国际化。

其二为铁路合作。10月13日,两国签署高铁合作备忘录,推进构建欧亚高速运输走廊,优先实施莫斯科至喀山高铁项目(两地距离从11小时30分缩至3小时30分)。即中俄将建7000公里铁路以连接北京与莫斯科。至此,作为“新丝绸之路”的一种方案,中国高铁将开进广袤的俄罗斯大地。一方面,俄罗斯是铁路设备的大市场,仅次于中国和美国。据德国SCI统计,俄罗斯对铁路设备和服务的年需求规模达到150亿欧元左右。另一方面,全球范围内,中国铁路具有性价比的优势且高铁的综合效益逐渐被广泛接受;中国国内,高铁作为高盈利的高端装备制造业可以带动国内疲软经济,而国家领导人积极主张输出高铁技术也使铁路投资成为确定的国家投资方向。

其三为IT共享。日前,中国IT企业浪潮集团与俄罗斯国家信息化服务企业Voskhod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涉及IT硬件、服务器设计研发、云计算、超级计算机平台等方面。据悉,在美IPO的阿里巴巴,其数据中心60%的服务器来自浪潮,百度公司的服务器85%来自浪潮。据Gartner数据显示,2014年第一季度,浪潮服务器出货量为80929台(同比增长288.7%),居中国市场第一、全球第五,仅次于惠普、戴尔和IBM。浪潮集团董事长认为中国企业的云计算产品和技术已经与世界一流企业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而在大数据时代的今天,中国能借助浪潮集团打开俄罗斯市场,就有望借助俄罗斯市场打开世界市场。若要进一步引领IT界,尚需更为成熟的技术革新与应用模式。

其四为贸易继续做大。能源是中俄大型合作最先开展的领域,跨境基础设施建设、民航、船舶制造等多个领域也紧随其后。同时,中俄共建大型海运枢纽扎鲁比诺港,计划将这个距离珲春口岸60公里的港口建设成以集装箱运输为主的重要国际货运港口。这不仅是俄罗斯重启“黄金水道”构想的契机,也深化着东北亚的区域合作。

在俄面临西方迄今最为严厉经济制裁之时,李克强总理先是访德,随后访俄,有外媒惊呼,中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组织“柏林—北京—莫斯科”轴心,旨在让老美靠边站。由此可见,第一,乌克兰危机迫使俄罗斯必须思考在国际金融、国际储备与支付体系中寻找“去美元”的可能,而以德国为首的欧盟也对美国日趋离心。第二,俄国制造业自90年代衰落,跟中国的合作究竟会加剧其制造业的衰落呢,亦或借此完成产业转移、分得中国的一杯羹,值得讨论。但鉴于欧美自身制造业日落西山,恐怕难以给予俄罗斯急需。中国的优势在于劳动密集型产业与铁路、港口等基础设施建设,前者显然不适合地广人稀、人口还在继续下降的俄罗斯,后者却能在外输中逐渐培养俄罗斯的依赖性。目前由于欧盟对华进口设置的高门槛,中国的一些厂商有动力在俄罗斯投资,从中国进口配件,在俄罗斯完成装配,但这并不是因为俄罗斯自身的投资环境有多么优越,这种合作模式对俄罗斯自身制造业的促进也是非常有限的。 第三,伴随欧美迫近,俄方必须逐渐放弃底线,与中方合作或曰抱团,这就需要给中方最想获取的东西,第一位原材料,第二为军工技术。对我国而言,有此利益必使国力大增,假以时日,足堪应对美国的亚太再平衡之策;而对俄方来说,越是如此,就越难摆脱本国单一的依靠原材料出口的经济结构,无法实现本国经济结构的多元化,从而最终退出竞争,沦为二流国家。

值得一提的是中俄“盟友”考。史上中俄从未以盟友相称,而乌克兰事件以来,俄对中渐渐以以盟友相称。普京早在4月17日在线回答俄罗斯网友时说中俄是天然的邻国,也是天然的盟友,鉴于联盟体系已过时,因而无需建立军事政治同盟;后在莫斯科发言时直言中俄两国是自然的盟友(естественные союзники);日前在会见李克强总理时,则称中俄是天然的伙伴、天然的盟友(Естественные партнёры и естественные союзники)。然而,结盟,不过是俄罗斯的单方表述,隐含深刻的政治意涵,我方切不可接受,也没有必要冠此虚名,顺其自然、闷头做大即可。事关整合欧亚大陆,中国仍应坚持不结盟政策、继续和平发展的道路。

文/刘捷 《文化纵横》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中俄结盟?普京一厢情愿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