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中国盯上IMF特别提款权

经济 rock 4139℃ 0评论

BN-HJ965_yuan_G_20150313112247

格鲁乔•马克思(Groucho Marx)曾经说过一句名言:他不想加入任何愿意接纳他为成员的俱乐部。对此中国显然有着不同的看法。

对中国决策者而言,他们可能不想错过加入任何一个国际组织的机会:从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 简称APEC)、加勒比开发银行(Caribbean Development Bank)到七十七国集团(Group of 77)和桑戈委员会(Zangger Committee),都是如此。但仅仅加入还不够,中国寻求自己发起成立国际组织,如上海合作组织(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和最近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简称:亚投行)。

中国政府现在将目光投向另一个精英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的特别提款权(SDR)。SDR是指全球特定货币的组合,构成一种特殊的储备资产。IMF每隔五年会对这一篮子货币的构成进行一次评估。目前SDR的组成货币包括美元、欧元、日圆和英镑。

中国官员一再表示人民币应该被纳入SDR货币篮子。他们认为人民币被纳入SDR货币篮子将扩大人民币作为国际贸易和投资货币的影响力。中国政府希望有朝一日人民币将成为一种可与美元匹敌的储备货币,而且近期在表达这种抱负的态度方面也日渐公开。

人民币在全球贸易中的使用范围已经扩大。根据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系统(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简称Swift)的数据,2月份人民币在全球支付货币中排在第七位。按进出口贸易总额计算,中国已是全球最大的贸易国。但阻碍中国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目标的一个障碍是人民币尚未实现完全可兑换。

中国正在努力解决这一问题。中国已承诺加大力度取消资本项目(包括投资)下大部分对于人民币兑换的限制。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最近在政界人士和企业高管参加的一次会议上称,人们密切关注人民币是否能被纳入IMF的SDR货币篮子。他表示,中国将通过各方面的努力,争取年内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

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高级官员王允贵最近表示,中国正努力争取让人民币被纳入IMF的SDR货币篮子。

王允贵表示,中国政府将继续开放资本项目,放松对跨境投资的限制,同时将继续警惕系统性风险,防范大规模资本流出。

王允贵称,人民币加入SDR应该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瓜熟蒂落的结果。他未具体说明该目标预计何时能实现。

IMF虽然没有说SDR篮子的货币必须可兑换,但意思很接近了,说需要能“自由使用”。

美国前经济事务副国务卿、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国际经济教授库珀(Richard Cooper)表示,他不认为人民币符合这一条件。

他认为人民币现在无法自由使用,某些境内外投资都面临限制。

但库珀也表示,IMF可能会改变要求,或今后某个时间人民币能达到这一要求。不过他补充说,人民币国际化不一定要纳入SDR篮子,比如瑞士法郎作为储备货币就没有纳入SDR。

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贸易政策教授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认为,反对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的理由并非那么确定。

他表示,“可自由使用货币”的概念似乎不同于“可自由兑换货币”;虽然没有公认的官方定义,但前者似乎是指在国际金融市场中被广泛使用的货币,而人民币可以说符合这一标准。

普拉萨德称,纳入SDR货币篮子具有巨大的象征意义,意味着IMF认可并推进这种货币在全球金融中不断提升的地位。他说,IMF的认可将有助于扩大人民币的接受范围,虽然短期效果可能有限,这是因为人民币尚未实现完全自由兑换,中国金融市场发展也有限,因而人民币的使用仍然受到制约。

当然,在老百姓看来,这不是一件值得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去做的事情。即便在经济学家当中,也有人不太确信这么做的必要性。

最近,当被问到如何看待中国争取让人民币被纳入SDR货币篮子时,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简单地回答说,他认为这件事没有那么重要。

文/William Kazer 华尔街日报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中国盯上IMF特别提款权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