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Never Sleeps

对话南疆地方官:维稳开支占财政收入1/4 高中以上没有搞暴恐活动的

军事 rock 5079℃ 0评论

0

朱雪冰,喀什地区行署副专员、疏附县委书记。1970年1月生于新疆麦盖提县,维语流利。

喀什历来是反恐前沿,朱雪冰已经在这里工作25年,先后辗转喀什地区叶城县、喀什市、岳普湖县和伽师县4个县市。2013年7月,他从伽师县委书记任上调往喀什地区行署,担任副专员。几个月后,因当地反恐形势严峻,有着政法工作经历的朱雪冰被调往疏附兼任县委书记。本文根据2014年8月下旬《凤凰周刊》记者与其在办公室的对话整理完成。


要做好家属的教育和转化工作

记者:2014年5月新疆启动严打暴力恐怖活动专项行动以来,情况怎么样?

朱雪冰:实事求是地说,有些乡村的情况不容乐观。我觉得,严打要立足县乡村的实际,把行政管理力量、法治力量下到最基层,包括意识形态方面的全面教育。不能单一的就是维护稳定,治本的措施要落实到每一个老百姓。

记者:会有误抓的可能吗?

朱雪冰:这个我们也很慎重,都会反复核查。现在法条也跟上了,有了执法保障。查幕后推手、宗教黑恶势力还有“宗教警察”,也都是这么做的,确保打准。

记者:喀什也有“宗教警察”?

朱雪冰: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个俗的称谓,就是干涉世俗化问题。 记者:这意味着会牵涉到更多的人,比如家属。

朱雪冰:所以我们现在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相关人员家属的教育和转化问题。这项工作量很大。

记者:有没有在逃人员的信息可以透露?

朱雪冰:他们到香港、广州,还有逃到马来西亚的。但对这些人,现在我们没办法,地方政府是有权限的。我们目前的工作,主要是防范严打对象的家属串联。向他们讲清楚收押原因,尽量帮助教育,不能全都推到对立面。


要充分发挥少数民族干部的作用

记者:管理宗教人士和宗教场所,这是一个相当敏感的话题,对政府来说应该也比较难吧?

朱雪冰:大部分没有问题,重点是一些非教职人员。一种是自学的,一种是曾经担任过教职但后来被政府免职的。一些人还是有水平的,他们见多识广,在传播宗教的时候把自己的思想加进去,是很大的隐患。现在凡出了大事,追溯原因前期都是非法宗教活动,对此我们一定要有清醒认识。另外,与内地相比,新疆宗教管理工作还有一些特殊性,比如,如何发挥各民族干部的作用。

记者:这方面容易有争议。

朱雪冰:所以我们各级领导都要带好头。怎么让少数民族干部发挥作用,肯定要充分信任。

记者:但他可能会面对来自族群内部的无形压力。

朱雪冰:这就要求我们要把工作做得更细。一要充分信任他,二要尊重他。只要我们信任、尊重他,他一定会有积极性的。你提到的一些问题,还有一个原因,是全国宗教管理不是“一盘棋”。

记者:这一点争议特别大。我听说新疆不允许学生在学校做礼拜,但在内地,专门有公交车、校车送他们去做礼拜。

朱雪冰:各地政策不一致,确实导致这边一些人有想法,干部、大学生,都有。

记者:民族干部会不会顾虑与整个维吾尔族群的关系?比如说,中共对党员的要求是不能信教,那他可以在公共场合讲“我不信安拉”吗?在喀什,这可能会把他推向群众的对立面。

朱雪冰:这就要求他既要密切联系群众,又不能在组织层面犯错误。说实话这个也不好评价,在工作中我也遇到过,每个人情况都不一样。在地县这个层面,你说的所谓“族群问题”,其实问题不太大,不过越往基层越明显。

记者:但越往基层,跟民众打交道就越频繁。第一,他们本身很难;再者,具体怎么样发挥他们的作用,政府也会感到很为难吧?

朱雪冰:真的是很难。我举个例子,有个村里的支部书记一直干得很好,没想到前几个月,他的侄子参加跨国恐怖组织了。这可是直系亲属,我们该怎么评定这个干部?到底是知道不管还是管了人家不听?这样的问题需要认真处理好,不能冤枉一个好干部,也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隐患。

记者:像这种情况,我感觉特别复杂。

朱雪冰:所以现在甄别太难。对一些宗教人士也是这样。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对话南疆地方官:维稳开支占财政收入1/4 高中以上没有搞暴恐活动的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