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

俄罗斯与欧佩克角逐中国石油市场

经济 rock 1889℃ 0评论

习近平会见普京

中俄关系升温使中国从俄罗斯大量进口石油,这令想从中国市场分得一杯羹的欧佩克成员国感到懊恼。

面对油价下跌、美国需求下降的情形,欧佩克越来越寄希望于中国依然强劲的原油需求。但在因乌克兰问题而受到西方孤立之际,俄罗斯将目光转向中国,而沙特和委内瑞拉等其他主要产油国对中国的石油销量相应下降。

沙特国王阿卜杜拉(King Abdullah)去世给欧佩克的石油政策增添了一些不确定性,周五早间在该消息带动下全球油价大涨。但分析师认为,沙特不太可能改变石油策略并减产。不过,全球原油供应过剩的局面导致欧佩克和俄罗斯针对中国市场展开新的较量,欧佩克成员国之间也展开竞争。

欧佩克官员去年拒绝减产,理由是维持高产量有助于欧佩克保住在关键进口国的市场份额。

但中国海关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来自一些欧佩克大国的原油进口量大幅下降,而来自俄罗斯的进口量激增36%。与此同时,来自沙特的原油进口量减少8%,来自委内瑞拉的原油进口量减少11%。

由于美国公司的页岩油产量攀升,美国从沙特进口的原油和石油产品减少,去年10月进口量从上年同期的4,200万桶以上降至2,560万桶。

导致中国石油进口模式发生变化的原因是,在因乌克兰危机而被西方孤立之际,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转而将中国视作经济命脉。

中俄两国几十年来一直在争夺亚洲影响力,目前两国关系正朝著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发展。

安全学者称,中国希望确保俄罗斯经济不再进一步恶化,因为担心中国的边境稳定性受到威胁。此外,从俄罗斯进口更多的原油将帮助中国降低对中东海运油的依赖,中国担心中东海运油容易受到供应中断的影响。

中俄关系升温的初步迹象出现在去年5月,当时俄罗斯总统普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了一项久拖不决的协议,协议内容是俄罗斯将向中国供应价值数千亿美元的天然气。此后,中国多家银行向受到美国制裁措施的俄罗斯企业发放援助贷款,俄罗斯甚至暗示,可能愿意接受中方入股俄罗斯最大的一个新油田。

安全分析师和一些西方外交家称,中俄两国政府依然相互心存戒备。俄罗斯寻求打开新的市场,因此俄罗斯对中国出口原油是必要的,但并不意味着两国之间已经完全消除了数十年以来的芥蒂。

在俄罗斯对中国原油出口激增的同时,欧佩克成员国也在寻求扩大在亚洲的市场份额,因为北美页岩油行业的蓬勃发展使欧佩克多年来最大市场美国的原油进口需求降低。

过去一年,欧佩克最大两个产油国沙特和伊拉克已经下调了亚洲市场的售价,许多评论员将此举视为在全球消费东移之际沙特和伊拉克争夺市场份额的一种策略。美国能源情报署(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称,亚洲需求占到沙特原油出口量的70%左右。

沙特阿拉伯石油大臣纳伊米(Ali al-Naimi)与俄罗斯、委内瑞拉以及墨西哥的石油部门高级官员们在去年11月举行了一次闭门会议,这次会议显示了欧佩克对于俄罗斯所扮演角色的担心愈发增加。据知情人士称,在俄罗斯拒绝让非欧佩克成员国参与减产以支撑油价的提议之后,沙特也放弃了控制产量的计划,转而选择捍卫自己的市场份额。

欧佩克未就此置评。

当然欧佩克国家将继续在长期内向中国出口大规模的原油,沙特尤将如此。尽管国内需求继续攀升,但中国国内石油产量已经进入稳定时期。沙特仍然是中国原油进口的最主要来源国。

不过能源咨询机构Wood Mackenzie的分析师古普塔(Sushant Gupta)称,一部分中国石油进口转向俄罗斯令沙特感到担心。他表示,沙特希望在亚洲地区需求增长时维护自己的市场份额。

新公布的数据显示,相对于俄罗斯,沙特在中国原油进口中所占份额去年出现下降。俄罗斯约占去年中国原油进口的11%,2013年比例约为9%;与之相比,沙特约占去年中国原油进口的16%,2013年比例为19%。

牛津能源研究所(Oxford Institute for Energy Studies)的高级研究员亨德森(James Henderson)称,委内瑞拉等不太富裕的国家高度依赖石油收入,在油价下跌的背景下,中国石油进口源的多样化令这些国家状况雪上加霜。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Nicolas Maduro)本月访华,并称在访问期间获得了中方200亿美元的投资,但他未指明具体的投资项目。不过,分析师表示,这些投资并不足以缓冲油价下跌的影响。出访中国是马杜罗全球寻求援助之行的一部分。

中国对俄罗斯原油进口将持续增长。咨询公司Wood Mackenzie的Gupta预计,到2020年,中国将每年从俄罗斯进口超过5,000万吨原油,远远高于2014年的3,000万吨。

从俄罗斯进口的原油有一部分将经由中亚进入中国。热切希望从能源贸易增长中受益的中国企业已在中亚开展了大量业务。但由于中亚很多国家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因此该地区依然与俄罗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也是中国对俄罗斯经济状况感到担忧的又一原因。

去年9月份,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PetroChina Co., 简称:中国石油)的附属公司昆仑能源有限公司(Kunlun Energy Co., 0135.HK, 简称:昆仑能源)公布,公司因哈萨克斯坦货币坚戈贬值而遭受近6,500万美元的汇兑损失

位于斯德哥尔摩的Institute for Security & Development Policy的负责人Niklas Swanstrom表示,中国担心莫斯科震荡加剧可能会对中国在中亚的利益构成挑战。

虽然俄罗斯一直希望向中国出售更多原油,但俄罗斯政府和企业多年来却并不是很欢迎中国投资该国的油气田。

不过,甚至连上述情况也在发生改变。在俄罗斯总统普京去年11月份访问中国时,中国最大的石油生产商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Petroleum Corporation., 简称:中国石油集团)和俄罗斯的Rosneft的负责人就为中国石油集团收购Rosneft附属公司ZAO Vankorneft的股权一事奠定了基础。ZAO Vankorneft正在对俄罗斯最大的新油田之一进行开发。

文/Brian Spegele 华尔街日报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俄罗斯与欧佩克角逐中国石油市场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