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汇率战硝烟重燃 欧元区成焦点

经济 rock 3220℃

1277861142532_000

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过慢时,标准的短期解决方案是增加政府开支、减税或者降息。但是如果所有这些都不可行的话,政府通常会通过压低本币来提高出口竞争力(并且现在压低本币还可以推高进口价格,进而推动通货膨胀回升至目标水平)。

当全球经济普遍低迷时,每一个大国都在增加支出、减税和降息,全球经济则因此受益于需求的增加。这就是2009年所发生的事情。

但当个别国家特别倚重于推动本币贬值时,就会推动需求从一个地方转向另外一个地方,而非增加总体需求。这就是“汇率战”。现在我们可能就处于一场汇率战爆发的边缘。上一次,新兴市场在抱怨;这一次发声的可能会是美国。(这里我可能有些过于简单化了,但也只是稍稍简化。)

日本已经成功的实现了本币的贬值。目前日圆兑美元位于六年低位。通过包括本币贬值在内的一系列措施实行扩张性的货币政策与将本币贬值作为主要目标之间还是有区别的。美国和欧洲对日圆贬值采取了容忍态度,主要是因为他们认为这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重振日本经济一系列措施中的一个。

现在关注的焦点转向了欧洲。欧洲经济目前增长非常缓慢,甚至停滞。欧元区失业率高达11.5%。在25岁以下的人群中,失业率接近四分之一。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采用的标准经济学等理论,欧洲在设法消除常常被提到的、经济增长所面临的结构性障碍的同时,还应降低税收、增加政府支出和推行更具扩张性的货币政策。由于欧洲的短期利率已经处于零,这意味着需要使用类似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定量宽松的举措,即央行购买大量资产从而向经济领域注入更多资金,从而重新推高通货膨胀(欧洲目前通胀率为0.3%),以及促使投资者涌向私营贷款、债券和股票领域。

但这些似乎是经济方面的必要举动在政治方面行不通。在欧元区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德国不会同意增加财政政策的扩张性,因为它希望让南欧国家继续承压,从而有动力实施劳动力等方面的改革,更加努力地工作以及削减债务。这些原因,加上德国一直以来对通货膨胀的厌恶,使得该国似乎反对欧洲央行实施进一步宽松举措,至少是减缓了该行在这方面的步伐。

政治动态危险重重。欧洲领导人在摸索和争斗中力图达成共识,而同时公众对紧缩和缓慢增长的反对情绪正在积累。对欧元持怀疑态度的勒庞(Marie Le Pen)有望成为下一任法国总统。(勒庞今年6月对德国明镜在线(Spiegel Online)说,她不想接受这个欧洲版的苏联。)

那么欧洲央行能做什么?压低欧元以帮助欧元区出口。这似乎是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Mario Draghi)当前的目标,也是他通过口头干预就能实现的目标,虽然他无法让央行政策委员会就大规模印钞达成一致。这对法国来说当然具有吸引力,法国长久以来一直认为欧元是有用的经济工具。

市场也明白了其中意味。春季大部分时候都在1.38美元上方的欧元已经跌至1.30美元以下,高盛(Goldman Sachs)经济学家预计到2015年底欧元将跌至1.15美元。

目前这对美国经济并不是太大的威胁。美元走强已经有一段时间,最初是因为焦虑的投资者寻求避险,近期则是由于市场预计美联储明年将先于欧洲央行开始加息。

尽管总有制造商抱怨说美元汇率拖累了他们的出口,并且外界长久以来一直抱怨中国为支持出口操纵汇率,但是直到最近美元确实并未成为美国的重大政治或经济问题。

或许是因为还有其他很多方面需要担忧;也可能是因为美元魅力十足,吸引来了愿意买进收益率处在极低水平的美国国债的外国投资者。

美国的出口一直呈现增长势头;第二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折合成年率增长了4.2%,其中出口贡献了1.3个百分点。但是如果日本和欧洲继续压低本币,而不是推出刺激经济增长的政策,这种情况可能会有所改变。

原载于《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作者大卫•韦塞尔(David Wessel)是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哈钦斯财政与货币政策中心主任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汇率战硝烟重燃 欧元区成焦点

喜欢 (0)or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