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

“一带一路” 面临地缘政治风险

军事 sean 4877℃ 0评论

20140712054643506

“一带一路”(“丝绸之路经济带” 和 “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中国的 “马歇尔计划”?国内不少媒体、机构的这一解读,反映出对这一规划期待值甚高。的确,中国政府发起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及出资 400 亿美元设立丝路基金等一系列大手笔,充分显示了推动 “一带一路” 规划的决心。但 “一带一路” 与 “马歇尔计划” 有很大差别,特别是外部环境截然不同,面临的地缘政治风险更是天壤之别。

比如在巴基斯坦,“一带一路” 规划面临的地缘政治风险就不容忽视。作为中国在南亚的战略支点,巴基斯坦在 “一带一路” 规划中无疑将发挥重要作用。但当前巴基斯坦的安全形势并不令人乐观,相关国家政策和未来发展亦存在诸多隐患,这都将对 “一带一路” 规划的实施造成影响和冲击。

反恐形势严峻复杂

巴基斯坦长期以来饱受恐怖主义威胁,各类恐怖袭击在巴基斯坦已成常态。虽然今年 6 月以来,巴政府和军队针对境内恐怖组织发动了代号为 “利剑” 的大规模军事行动,但发生在卡拉奇真纳国际机场以及拉合尔瓦嘎口岸的一系列重大恐怖袭击事件,表明该国的反恐安全形势仍然没有得到本质好转。

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布鲁斯・里德尔最近在一篇分析评论中指出了当前巴基斯坦恐怖活动的两个突出特点。

首先,恐怖分子已打入巴基斯坦军队内部。在 9 月的发生在卡拉奇的一起恐怖袭击事件中,“基地” 恐怖分子试图劫持一艘巴海军护卫舰,攻击在亚丁湾执行反海盗任务的美军舰艇。他指出,在这起袭击事件中,如果没有巴基斯坦军方内部人员的支持和配合,恐怖分子不可能潜入海军基地,更没有胆量和能力劫持、操控军舰。

其次,巴基斯坦恐怖组织更多将袭击目标转向印度。最近遭袭的瓦嘎口岸是印巴之间最为重要的边境口岸,恐怖组织本意同时在印度一侧发动袭击。今年 5 月,在印度新任总理莫迪即将就任时,巴基斯坦恐怖组织 “虔诚军” 就对阿富汗赫拉特省的印度领事馆发动恐怖袭击,并试图绑架印度外交官。而被认为藏匿在巴基斯坦的 “基地” 头目扎瓦赫里,也在 9 月公开发表声明成立 “印度分支”,威胁对印度发动大规模恐怖袭击。这些袭击事件及恐怖威胁,都直接针对印度,将进一步加剧印巴两国之间的对立情绪,对巴基斯坦及地区整体安全态势非常不利。

地区 “麻烦制造者”

巴基斯坦与另外一个重要邻国——阿富汗的关系,也是一直是其对外政策的重要方面,但也同样饱受争议。巴基斯坦长期向阿富汗实施渗透,并通过各种手段施加影响。这使两国关系长期严重对立,也给中国推动地区合作蒙上阴影。

国际危机组织就在一篇报告中指出,巴基斯坦持续对阿富汗实施渗透,主要是基于 “巴基斯坦的门罗主义”。在巴基斯坦看来,阿富汗属于自己的势力范围,对其施加控制影响理所应当。而分布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边境线两侧的普什图人,则成为巴基斯坦向阿富汗渗透施加影响的最有效抓手。

有分析人士认为,巴基斯坦向阿富汗实施渗透和影响控制,主要是为了对冲印度在阿富汗日益上升的影响力,防止被印度从东西两面合围。但正是由于巴基斯坦的渗透,使得阿富汗极为反感巴基斯坦,也为印度进一步密切与阿富汗的关系创造了条件。报告指出,巴基斯坦越是突出强调印度在阿富汗的存在,以此为自己的渗透扩张行为背书,印阿两国关系就越密切,印度在阿富汗的影响力也越大。在这个问题上,巴基斯坦陷入了 “自我实现” 的恶性循环。

巴基斯坦军队与政府之间的复杂关系,以及国内各政治派别之间的明争暗斗,对于巴基斯坦对外政策也产生负面影响。巴基斯坦现任总理谢里夫上台后,多次表示阿富汗和平稳定对巴基斯坦同样重要,并积极采取措施改善与阿富汗关系。但今年 8 月以来,巴基斯坦反对派发起的大规模抗议,使谢里夫在政治上陷入被动,主张对阿富汗采取强硬措施的军方也借机获得更大影响力。目前,巴基斯坦军方以 “打恐” 为名频繁向阿富汗境内发射火箭弹,成为两国关系一大症结。

城市化进一步加剧动荡?

作为一个人口众多的穆斯林国家,巴基斯坦正在经历复杂而深刻的社会变化,城市化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方面。兰德公司就指出,巴基斯坦目前已是南亚城市化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但城市化进程仍在持续推进,这在未来 20-30 年仍将持续。

巴基斯坦的城市化进程始于 1947 年独立之后。近年来,这一进程明显加速。2005 年,巴基斯坦城市人口为 5400 万人,占总人口的 34.5%。而到 2020 年,巴基斯坦的城市人口预计将达到 8100 万人,占总人口比也将上升到 39.5%。2040 年,巴基斯坦城市人口占比将超过 50%。人口向卡拉奇、拉合尔等大城市聚集是巴基斯坦城市化的一个突出特点。目前,卡拉奇和拉合尔已经是巴基斯坦第一和第二大城市,有 1/3 的巴基斯坦城市人口生活在此。而 2015-2025 年,巴基斯坦城市人口数量还将增加 2100 万人,仅卡拉奇和拉合尔人口就将增长 740 万人。

兰德公司相关分析认为,城市化进程在改变巴基斯坦社会结构的同时,也带来更多的不稳定因素,在反恐安全问题上将给巴基斯坦带来更多压力。大城市在聚集人口的同时,也加速了信息的流通,这为萨拉菲等伊斯兰极端主义思想渗透提供了空间,导致恐怖组织滋生蔓延。目前 “巴基斯坦塔利班”、ISIS 等恐怖组织已经在卡拉奇等城市成立分支或 “庇护所”,未来随着巴基斯坦人口进一步向大城市聚集,恐怖组织也将在此进一步做大做强。

但对于巴基斯坦而言,长期以来的反恐重点都在北瓦基里斯坦等偏远山区,如果将反恐主战场转向大城市,不仅意味着资源的重新调配,对于巴基斯坦反恐力量的情报、战术等能力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甚至巴基斯坦反恐力量的体制编制也要因此做出调整。而这些都是非常艰巨复杂的任务,远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

“摸着石头过河”

上面所提到的,仅仅是 “一带一路” 在一国面临地缘政治风险的一部分,主要集中在安全领域。事实上,在当前及未来一个时期,中亚、南亚、东南亚等 “一带一路” 经过的地区,不仅安全局势日趋严峻,一些国家的政治过渡和社会转型也存在较大不确定性,这些将对 “一带一路” 规划的实现构成更大挑战和阻碍。

在外部环境 “不给力” 的情况下,要实现 “一带一路” 规划,无疑对具体政策提出了更高要求。然而 “一带一路” 并无先例可循,也只能 “摸着石头过河”。总体而言,进一步加强对 “一带一路” 涉及地区和国家的风险评估和研究,在政策制定上加强主动性和针对性,重点提升对于相关国家及周边环境的引导和塑造能力很有必要。相关部门在制定政策时,也应多征求智库和研究机构意见,加强决策的科学性,力争减少政策失误的空间。

文/归宿 政见

参考文献:

Riedel,B. (2014). Tensions rising in South Asia,OP-ED,The Indian Express, http://www.brookings.edu/research/opinions/2014/11/05-tensions-rising-in-south-asia-riedel

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 (2014). Resetting Pakistan’s relations with Afghanistan,Asia Report N°262.

Rand National Defense Institute. (2014). Drivers of long-term insecurity and instability in Pakistan:Urbanization.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一带一路” 面临地缘政治风险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