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美军态势评估:战略威慑增加全球快速打击元素

军事 rock 4474℃ 0评论

2014新年伊始,美日“利刃” 联合军事演习拉开了美军本年度军事行动的大幕。为应对并适应包括混合威胁、全球趋势以及未来不确定因素等在内的未来作战环境,美军在2014年度中,积极调整国防战略,完善联合作战概念,优化兵力结构,加紧全球部署与前沿存在,上至战略层面,下至战术层面,其动作密度之高,令人惊叹,整个军事态势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战略层面上着眼全球态势再平衡

在《维持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21世纪国防的优先事项》框架下,2014年3月4日,美国国防部发布了新版《四年防务评估报告》,提出“保卫美国本土、塑造全球安全、力量投送并取得决定性胜利”三大目标。为应对当前的复杂和动荡的战略环境,美国情报总监办公室于2014年9月17日发布了《2014年国家情报战略》,在全球战略环境再评估的基础上,增强了对中、俄等军事大国的现实安全威胁的评估。在2014年度,美军聚焦对手,积极推行所谓的再平衡战略思想:

一是在亚太地区,以联合演习、协助训练、武备现代化为主要手段,不断强化在该地区的防务关系、前沿存在,特别是美军正加紧建造的全球力量投送能力,谋求“对消”正在快速增长的中国“威胁”。美国国防部部长哈格尔于2014年9月3日,在“国防创新日”上的主旨发言中所倡导的“对消战略”,或将开启美国国防部的重大方向性改变,对亚太地区带来战略性影响。

二是在中东地区,继续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不惜重金帮助训练安全部队,培训亲美武装,打压异己力量,为达到其战略目标,甚至纵容宗教仇恨,制造混乱,以弥补其撤军后形成的力量真空。

三是在东欧地区,积极介入乌克兰危机。9月初,以驻守意大利的第173空降步兵旅战斗队200名士兵为代表的美国地面部队首次登陆乌克兰,在挤压俄罗斯战略空间的同时,借以实现在黑海地区的前沿存在。

四是在非洲地区,美军借助反恐问题与灾难救助,以期实现在非洲长期存在。9月1日深夜对宗教极端组织索马里青年党营地发动的空袭已表明,美军在非洲大陆的军事存在正逐步成为现实,“对消”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将成为美国非洲战略的新常态。

五是在一个和平、稳定、没有冲突的地区——北极,美军也没有忘记“再平衡”。2013年12月发布的《美国国防部北极战略》明确指出“随时准备应对多种挑战和突发事件,尽可能与其他国家联合行动,并在必要时独立行动”,以期借北极航路快速机动部署至亚太地区,提升危机应对能力。

1393991791106
负责美国国防政策、计划和部队发展的国防部副部长帮办沃尔姆斯介绍了2014版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

二、战役层面上聚焦全球集成作战

十年反恐战争的结束,美军在军事战略重心已由非常规作战向常规战争倾斜,对国家间高端战争的重视明显上升。为打造《联合作战顶层概念:联合部队2020》所明确的未来联合部队,发挥网络空间作战、太空作战、特种作战、全球精确打击以及全球ISR能力在未来战争中的重要作用,推进联合作战跨域、跨级、跨区、跨机构集成,美军作战形态从“网络中心战”到“数据中心战”再到“知识中心战”演变,指挥模式从“任务式指挥”到“指挥控制”再到“任务式指挥”交替跃升,军事力量的建设与运用从“联合作战”到“集成联合作战”再到“全球集成作战”不断发展。

在作战概念方面,在“联合作战介入”的顶层概念之下,形成了由海空军所倡导的“空海一体战概念”和海军陆战队与陆军所倡导的“联合进入作战概念”构成的集成作战概念,这体现了美国一贯强调的运用国家力量的所有方面支撑国家战略目标实现的原则。

随着3月13日通用动力公司下属国家钢铁造船厂向美国海军交付第二艘“机动登陆平台”(MLP)舰“约翰•格雷”号,意味着经历20多年,充当“空海一体战概念”与“联合进入作战概念”的海上战场支撑点的“海基能力概念”已进入实质性阶段。作为一种国家能力为投送、维持海军兵力与联合部队提供重要转型作战行动概念——海基能力,可借助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海上作战行动的独立国部队、分布式与网络化部队的机动作战来保证联合介入。

三、战术层面上强调精确打击

为应对美军兵力投送所面临的长期挑战,美军精确打击的战术优势逐步上升为战役优势,使“察打一体”成为现实。陆军战术导弹系统(ATACMS)和制导型多管火箭发射系统(GMLRS)等武器为美国地面部队提供了近程“察打一体”能力,在远程监视和打击方面,美国陆军在2013年1月组建首个“灰鹰”无人机连已具备作战能力;过去二十多年里,美国海军重点发展了空中发射摧毁陆上目标的作战能力,如今正在将重心转到精确海上空中打击能力上来,可对海上移动目标实施精确打击的武器系统——联合防区外武器C-1,已完成200枚的采购;美国空军已确定的升级版B-61战术核弹——B61-12战术核弹,将在2019年交付使用,通过性能提升将极大提高打击精度与打击效果。

毫无疑问,美国军事力量正向精确打击作战方式方向发展,低成本的“自主攻击系统”将会得到积极的运用,美国海军X-47B型舰载无人攻击机多次进行甲板测试,已接近实战水平。

四、军事转型提升核心能力

为了适应后冷战时代国际战略环境的深刻变化以及现代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美军在条令、组织、装备、训练、领导力与教育、军种文化等多个方面保持着持续转型。

作为扁平化改革的第一步,在去年年底对美国国防部长办公室编制评估的基础上,国防部长哈格尔实施了一揽子新的改革措施,裁撤合并了多个功能办公室,并计划于2015年1月1日前调整到位。

作为全球集成作战中的联合部队组成要素,美国陆军为打造一只更灵敏、更灵活,具有可逆性与可扩展性为一体的全域部队,在面对着美国财政紧缩压力的情况下,美国陆军提出了建设“2020美国陆军”规划:一是维持在太平洋地区的陆军结构;二是减少在欧洲的部署;三是减少陆军的现役兵力,从2010年的56.9万人减少到49万人,计划裁减7.9万人,甚至更多;四是装甲旅战斗队和步兵旅战斗队增加第3个机动营,以及加强工兵、炮兵、情报等的支援力量。美国陆军的下一步是实施“部队2025”计划。陆军目前正在通过一系列高层专题小组研讨、演习、试验、对近期可用技术进行部队输入和鉴定等方式,来确定陆军的最终能力需求。

自美国从伊拉克撤军以来,美国海军陆战队一直以“回归远征”为旗帜大力推进转型。2014年3月4日发布的《21世纪的远征部队》是当下美国海军陆战队实施转型的新的纲领性文件。文件认为,依据未来挑战,海军陆战队必须要在组织架构、前沿态势、海军整合和濒海机动方面加大转型力度。

美国空军将并在现役部队、空军国民警卫队和空军后备队之间进行平衡,最终将在2019财年前削减25000人,还将在2015财年再退役300架左右的飞机。空军参谋部也做了较大的变革,原有的A3/A5负责作战和规划副参谋长办公室将再次拆分为A3,只专注于作战,而新组合的A5/A8副参谋长办公室则将负责战略规划与项目,以及长期资源规划,其他结构变革也在进行中。美国空军在关注5个核心任务的同时,还更加注重网络空间,除将其六种网络能力武器化命名外,还将原空军ISR局变更为第25航空队,从而将ISR提升为作战概念,向正规化网络作战又迈进了一大步,计划斥资数十亿美元打造的新一代隐形轰炸机将成为美军全球力量投送的利器。

今年,美国海军将继续推进信息优势部队的建设, 由总部设在弗吉尼亚州萨福克的海军网络部队正式转型为海军信息优势部队,并成立向舰队司令部直接报告的新型舰种司令部,为情报、信息作战、气象学/海洋学部门和信息专业部门让提供人员、培训和装备,其中包括网络作战和太空作战的基干力量。根据美国海军的计划,海军信息优势部队于2014年10月1日形成初步作战能力,在今年年底形成完全作战能力。

由于特种作战部队体现了其独特的快速全球到达能力和实现越来越有针对性的兵力运用的能力,尽管面临国防预算压力,美军仍在继续大量投资其特种作战部队,这将使特种作战部队增加到历史上最大规模。

五、战略威慑增加全球快速打击元素

美军“全球快速打击”力量将成为美国新三位一体战略威胁力量的组成部分,该系统目前已进入从概念验证向武器化发展的重要阶段,携带非核弹头的陆基和海基弹道导弹以及空射远程高超音速导弹将是该打击武器的基础,在更远的未来将使用太空平台进行全球快速打击。“全球快速打击”由美军全球打击司令部统一指挥管理,战时部根据战区指挥官和美国总统的命令实施全球打击行动。其构想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飞行速度为每小时6500-7500公里,正在研发中的X-51A高超音速导弹预计要在5至10年后才能问世。因此,美国在“全球快速打击”构想框架内至少在中期可能主要还是依靠“战斧”海基和空射巡航导弹以及战略、战术和舰载航空兵。例如,美国海军目前装备的海基巡航导弹射程为1600-2400公里,携带重340-450公斤的战斗部,圆概率误差为5-10米。另外,美国陆军也正在开发称为“先进高超音速武器”的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计划发展可在30分钟内打击地球任意目标的高超声速助推滑翔技术。尽管在美国东部时间2014年8月25日,在阿拉斯加科迪亚克发射场进行的“先进高超声速武器”(AHW)第二次飞行试验失败,但本次飞行试验获得的数据将有助于提升美军高超声速飞行器性能地面试验、建模、仿真。

结语

纵观即将结束的2014年,对美军而言这是巨变前暗流涌动的一年,美军为“下一个目标”开始的、自冷战以来最大规模的战略转型,进行着细致的内部资源和外部风险战略评估。通过平衡资源与风险,力图始终保持对当下作战环境的高度适应性,以谋求国家与军队发展效益的最大化,进而在全球安全环境中立于不败之地。

但在2014年9月,美国空军在宣布,在军人入伍誓言中将去掉了“愿上帝帮助我(So help me, God)”的结尾词,继而国防部也表示非常尊重宪法第一修正案,陆军、海军、海军陆战队也将给予士兵做出选择的自由。这对宗教立国的美国而言,这一信息足已表明,在美国的国民特性正遭受着巨大冲击的同时,美军内部“纯净度”也呈下降趋势。作为美国主流文化的“盎格鲁—撒克逊”文化在未来能否保持主流地位,将对未来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走向产生巨大的影响。或许在2020年及以远,美军以全球力量投送能力与全球快速打击能力为核心,能形成令人生畏的“利维坦之拳”。由于美国并没有固定的军事交战原则,其武力的使用已与“鲍威尔主义”渐行渐远,连前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在他今年出版的回忆录中也感慨道:“我们的外交和国家安全政策已经变得过于军事化,使用武力对总统来说太容易了”。但,“怒者逆德,兵者凶器,争者末节”,这只“利维坦之拳”最终如何,我们高度关注!

文/李健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所长 军事文摘2014年第12期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美军态势评估:战略威慑增加全球快速打击元素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