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Never Sleeps

北约防空反导体系架构及装备发展现状

军事 sean 795℃ 0评论

[导读]泰国《亚洲军事评论》杂志2017年第10期发表了杰拉德·考恩的文章:THE INVISIBLE UMBRELLA。文章称,过去十到十五年间,空中和导弹防御系统所面临的威胁正在以更快的速度发展,并且变得日益复杂。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好办法是建立包括一系列不同防御性资产在内的多层次防御系统。本文详细介绍了北约的弹道导弹防御力量建设的五大领域,以及一体化空中和导弹防御系统的发展状况。文章编译如下:

《亚洲军事评论》杂志报道: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包括一系列针对不同挑战的资产,随着威胁的性质已经变得越来越复杂,用于保护军事和民用目标的弹道导弹防御技术也在不断发展。

据北约组织官员的说法,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设计和部署受到威胁本身的助推。他告诉《亚洲军事评论》杂志的记者:“我们相信,系统的发展应该受到了威胁的驱动,所以我们应该始终针对我们预见到的威胁提供合适的防护和覆盖。”这位官员表示,专注于这种威胁,已经成为北约自身弹道导弹防御能力发展的方向。2010年,北约成员国宣布,计划发展覆盖北约欧洲地区领土的弹道导弹防御能力。2016年7月,北约成员国宣布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已经形成初始作战能力。根据联盟官员的说法,北约在这方面的努力已经推进了弹道导弹防御技术在欧洲南部的发展,这里被认为是一个特别的高优先发展区域。同时该系统还远没有完成,现在需要更强的能力针对潜在的弹道导弹袭击保护联盟在欧洲南部北约成员国的人口、领土和部队。

北约组织的弹道导弹防御架构是一种复杂的系统“拼盘”,目前包括美国陆军部署在土耳其的雷神公司的AN/TPY-2 X波段(8.5~10.68吉赫)陆基空中监视雷达;驻扎在地中海的美国军舰配备的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宙斯盾”(Aegis)作战管理系统和AN/SPY-1D S波段(2.3~2.5吉赫/2.7~3.7吉赫)的海上监视雷达;部署在罗马尼亚的所谓的“岸上宙斯盾”系统,同时还包括AN/SPY-1D雷达和伴随雷神RIM-161“标准-3”导弹的Block-1B型半主动雷达寻的/红外制导地对空导弹,以及位于德国的指挥中心。一套共同投资的指挥和控制中枢将这些系统连接在一起。北约组织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在未来可能还包括更有能力的资产,如雷神MIM-104“爱国者”系列半主动雷达制导(SARH)地对空导弹,或者欧洲导弹集团的SAMP-T/“紫苑”(Aster)主动雷达寻的地对空导弹系统。

RIM-161

图1、雷神公司RIM-161“标准-3”防空导弹的测试现场。

这位官员称,北约的弹道导弹防御力量建设主要在五个领域。首先,该联盟的重点是开发弹道导弹防御架构的指挥与控制功能,以及伴随的通信中枢,以便使提供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传感器和武器连接起来;第二个领域是由个别北约盟国在本国系统方面进行的改进。该官员补充说,虽然这些都该国特有的系统,但是它们日后能够融入北约的弹道导弹防御体系,并且被视为“共同利益”;第三个领域是在政策方面,该官员称,这包括“发展弹道导弹防御的总体政策框架”;第四个领域是军事行动方面和培训,即“弹道导弹防御如何集成至一体化空中和导弹防御总体框架内”;最后,联盟还重点关注“外围国家”,这位官员解释说。这包括对于非北约成员国的宣传活动,包括乌克兰危机之前,当俄罗斯在2014年3月吞并克里米亚的领地时,与俄罗斯进行的对话。他说:“我们当然知道最终目标是什么,即北约欧洲成员国的全覆盖以及全面实施弹道导弹防御计划,当然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最迫在眉睫的重大事件更多的是在国家层面,”这位官员补充说,他指的是美国在波兰部署的“岸上宙斯盾”系统,该工程预计在2020年完成。

雷神公司的MIM-104“爱国者”系列防空系统

这种庞大的网络需要许多不同的传感器、(导弹执行机构的)操纵装置和其他资产。雷神公司通过其MIM-104“爱国者”系列防空导弹成为此类系统的主供应商,该型导弹目前已经在13个国家投入使用,自2015年入役以来,已经与超过100枚弹道导弹进行了交战。近年来,该系统在许多方面进行了改进,雷神公司负责一体化空中和导弹防御业务发展和战略的副总裁兼业务发展主管乔•迪恩托纳(Joe DeAntona)说。他特别指出,雷达技术和雷神公司的氮化镓(GaN)有源电子扫描阵列(AESA)技术已经应用在了许多雷达,并且正在通过使用氮化镓材料升级AN/MPQ-65 C波段(5.25~5.925吉赫)陆基对空监视/火控雷达应用于MIM-104系列防空系统,与先前的雷达相比,氮化镓材料允许雷达在相对较高的功率水平提供更大的功率传输。“这将给‘爱国者’防空系统的客户提供更大的防御范围,更大的保护空间,”迪恩托纳说,“它将给客户提供全面的360度保护,并将使运营和维护成本降低约50%。”

MPQ-65

图2、雷神公司的AN/MPQ-65型C波段陆基对空监视/火控雷达。

MIM-104系列防空导弹经常与防御战术弹道导弹联系在一起,迪恩托纳说,但它们并不仅限于此。他指出,一体化空中和导弹防御系统面临着广泛的威胁,并不仅仅只有导弹。“MIM-104系列防空导弹可以用来对抗广泛的空中和导弹威胁,包括无人驾驶飞行器、巡航导弹、旋翼和固定翼飞机,以及战术弹道导弹等。”在过去二三十年来,这些威胁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导弹防御和保护系统副总裁塔里克·雷耶斯(Tarik Reyes)说。今天,威胁的演变不仅在动能方面,如引起特别关注的导弹群饱和攻击,还包括非动能方面的威胁,如能够损毁弹道导弹防御基础设施的网络和电子攻击。他说:“这就像你进入了一个为拳击比赛准备的场地,却发现实际上正在和一名综合格斗选手对垒。目前有很多不同的威胁载体。”在这样的环境中,单独的一套导弹防御系统将无法提供足够的防护。雷耶斯补充说:“我们必须逐渐提供一个多领域的视角。我们必须从不同的领域——陆、海、空、太空和网络——获得资产,并能够利用我们所需要的信息,确保我们正在使用正确的方式。”

MIM-104

图3、雷神公司的MIM-104“爱国者”防空导弹。

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的指挥与控制系统

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主要为该领域提供一体化空中和导弹防御的指挥与控制系统,使美国和其他国家的一体化弹道导弹防御成为可能。指挥与控制系统的主要作用是连接和整合众多的资产,包括上文讨论的“宙斯盾”系统、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终端高空区域防御红外制导防空导弹系统,提供全面的态势感知和信息,使针对特定威胁部署合适的武器成为可能。雷耶斯补充说:“如果你回到30年或40年前,情况会截然不同,那时候,你面对一个威胁,你可以只对付这一个威胁。今天你面对众多威胁载体,你必须与时俱进。”指挥与控制是空中和导弹防御系统的“心跳”,雷耶斯先生补充说:我们需要充分利用战场上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从网络的角度来看,每个资产都是网络上的一个节点。”

欧洲导弹集团负责包括SAMP-T/“紫菀”系列在内的一系列弹道导弹防御项目的发言人指出,威胁的性质正在变得越来越多元化。他表示,未来的袭击预计会混合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从而实现饱和攻击。他说,“紫菀”15/30型导弹从一开始设计时就考虑到了这些问题。正在开发的新一代“紫菀”导弹将使用一个Ka波段(33.4~36吉赫)雷达导引头,与传统的导弹相比,能够提供更远的探测范围,打击目标时更迅速、更加灵敏。该发言人称,新型导弹将于2023年在法国和意大利投入使用。它们仍然是同一枚导弹,但它们功能更强大,可以从更远的距离更快的击中目标。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北约防空反导体系架构及装备发展现状

喜欢 (9)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