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博伊德循环”2.0版:信息机动性成为空战、电磁战和网络战的生命线

军事 rock 2687℃ 0评论

参加2017年度红旗军演的F-35

美空军上校包以德1966年提出“观察-调整-决策-行动”循环(OODA循环,或称“包以德循环”)及“能量机动性”(EM)理论,启发了F-16“战隼”、F-15“鹰”式战机的设计。现在,已不再是速度与机敏性为王的时代。洛·马公司的舒克以及空军研究实验室的布拉什提出了一种新的战斗机优势理论——“信息优势”(IP)和“信息机动性”(IM)理论。该理论的重点在于比敌人更快速获得有用信息,并更快速利用这些信息。与包以德的“能量机动性”(EM)理论启发F-16、F-15战机设计相比,“信息机动性”理论解释了F-35战机如何通过信息作战域取得模拟战演习优势。这一理论也适用于电磁机动战和网络战领域。

信息即第五代战机的生命

2017年“红旗”军演模拟了13架F-35A战机对抗最先进侵略战机等威胁,作战效能远超预期,杀伤率高达20:1。这一性能优势已经改变了美各军种对F-35运用方式的理解。《航空航天力量》杂志文章指出,四代机的速度和能量等于生命与生存能力,而对五代机来说,信息就是生命。

“能量机动性”理论

1966年,包以德在托马斯·克里斯蒂及詹姆斯·吉布森的协助下创造了“能量机动性”理论,提出了战机可用能量等于生命的概念。“能量机动性”理论提供了一种理解飞机高度与动能能量(位置和速度)之间关系、定义飞机机动性的方法。包以德宣称,在模拟空战中,利用“能量机动性”原理,他能在40秒内从初始不利位置击败任何敌人。

“信息机动性”理论

在当代战争中,信息作战域的机动性比有形作战域的机动性更重要。空战格斗已经被超视距瞄准和执行所取代。“信息机动性”没有利用位置、推力、升力、速度及其他物理参数,而是利用了来自通信理论的参数,包括通信信道容量、信息熵、(单位时间)信息发送量,以及信息传递速度,创造出与包以德具体能量公式类似的“信息优势”量度。然后,飞行员可以通过与敌人对比,判断自己是拥有更强还是更弱的“信息优势”。“信息机动性”优势在信息领域的工作原理与机械优势相同。在机械世界中,一个人要抬起一辆汽车达到更换轮胎的目的,赤手空拳是无法完成的,但借助汽车起重器则可以实现所需的力量倍增。虽然“信息机动性”理论公式是能解释得通的,但相关原理仍需进行仿真模拟。一个可信的原理也必须是预知性的,使人们能在战场上或自动化金融交易体系等类似领域中,通过对以信息为中心系统的分析,高精确地预知哪一方将获胜。F-35是一种高带宽、联网、高能传感器/武器、低可探测平台,具有相对其他一切类型飞机的信息领域优势,如果能维持“信息机动性”优势,将赢得对抗敌人的“信息格斗”。这一原理也适用于电磁机动战及网络战等“第三次抵消战略”领域。

编译:王璐菲 来源:美国《防务头条》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博伊德循环”2.0版:信息机动性成为空战、电磁战和网络战的生命线

喜欢 (3)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