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

亚太地区近海巡逻舰建造计划一览

军事 sean 2136℃ 0评论

泰国《亚洲军事评论》2016年第2期发表了阿利克斯·瓦伦蒂的文章:Guarding the Coasts。文章称,近海巡逻舰通常指排水量1000吨以上,主要配备中小口径火炮和机枪等武器,可搭载少量直升机的中型舰只。因为它们不仅性能优良、用途广泛,而且造价低廉,在和平时期大有用武之地,所以在国际舰船市场上大受欢迎。文章详细介绍了印度、新西兰、澳大利亚、泰国等亚太国家的近海巡逻舰建造计划,并简单预测了近海巡逻舰的发展趋势。文章编译如下:

据《亚洲军事评论》报道,尽管受到经济制约以及沿海地区和公海非传统威胁显著增长的影响,亚太海军和海岸警卫队仍然为近海巡逻舰市场带来了丰厚的利润。

2014年11月,安迪·菲茨杰拉德(Andy Fitzgerald)在接受《波士顿环球报》(Boston Globe)采访时称,“当时美国海岸警卫队的口号是‘你必须走出去,但不一定能回来’。”菲茨杰拉德先生是参与“彭德尔顿”号(Pendleton)救援行动的唯一健在的美国海岸警卫队成员。1952年2月18日,“彭德尔顿”号油轮在马萨诸塞州海岸突遇风暴吹袭断成两截。美国海岸警卫队的4名队员乘坐一艘仅11米长的木制小型救生艇,不惧时速130千米/小时的大风及高达20米的巨浪,最终成功到达油轮所在地,用绳梯将32名幸存者成功救出。迪斯尼公司2016年刚刚发行的影片《怒海救援》(The Finest Hours)重现了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真实事件,这次地缘政治事件的风波在60年的时间里对整个世界产生了重要影响,已经彻底改变了海岸警卫队的职能和作用。

1982年,联合国通过《国际海洋法公约》明确规定,每个国家拥有从测算领海基线量起200海里(370千米),在领海之外并邻接领海的专属经济区。过去二十年中,从专属经济区设立,到亚太和其他地区日益增加的海盗以及人道主义危机,世界各地的海岸警卫队与海军密切合作,在应对这些非传统安全威胁的行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马修·卡里斯(Matthew Caris)是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全球顾问与咨询公司Avascent的高级顾问,他说:“那些能够全天候在海上巡逻的多用途舰艇也促进了海军和海岸警卫队的能力发展。”包括近海巡逻舰在内的多任务舰艇已经成为冉冉升起的新星,特别是在亚太地区,它们为中国在中国东海和南海越来越多的海上和领土声索提供了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法国DCNS公司近海巡逻舰和护卫舰销售经理菲利普·达尔什(Philippe Darche)说,除了执行海岸警卫队和较小的海军诸如搜索与救援以及海上安全执法之类的传统任务,这些舰艇被越来越多地设计用于执行更广泛的任务。这些任务包括:“海上交通管制;渔业保护;海洋环境和海上资源保护;人道主义援助;打击海盗、非法移民以及缉毒。”

追风级护卫舰

法国DCNS公司生产的“追风”级护卫舰

中国不断增强的军事力量对于近海巡逻舰在亚太地区的“普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目前,很多亚太国家都与中国存在着海洋及岛屿主权争端,例如,日本与中国关于东海的尖阁列岛/钓鱼岛存在争端;菲律宾与中国关于中国南海的斯卡伯勒浅滩存在争端;越南与中国关于中国南海的西沙群岛存在争端;马来西亚、菲律宾、台湾、越南关于斯普拉特利群岛与中国存在主权争端。然而,除了日本以外,其他国家几乎都不能建立可有效对抗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强大蓝水海军。卡里斯先生说:“许多国家选择用较小的舰艇在争议水域保持自己的存在。”他补充说,近海巡逻舰为这一难题提供了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因为它们的采购和运行成本低廉,配备了现货系统,不需要大量人员,但却可以搭载直升机、小艇,并可以进一步升级,搭载舰对空和反舰导弹以及大口径武器。

英国智库DefenceIQ公司2015年发布的《2015-2016年全球近海巡逻舰市场报告》(Global Offshore Patrol Vessels Market Report 2015-2016)显示,在全球,特别是在亚太地区对这些舰艇的需求正在日益增加。相较于2014年,2015年的近海巡逻舰订单总量增加了4%,而亚太地区声称,该地区的近海巡逻舰订单数量占到了全球总量的46%。虽然直到最近,日本、中国和韩国仍然还是近海巡逻舰的最大运营商,但是本文介绍的其他亚太国家近海巡逻舰建造计划证明,该地区的近海巡逻舰市场方兴未艾。

澳大利亚的近海巡逻舰建造计划

澳大利亚2009年和2013年发布的国防白皮书都概述了该国武装部队2030年的战略防务政策,该政策有意使澳大利亚国防军(其中包括该国的海军、陆军和空军)在地区和国际安全事务中扮演一个重要角色。因此,“海洋1180”计划(Project Sea 1180)旨在“了解澳大利亚皇家海军巡逻艇、水文和反水雷部队的潜在作战效能,并且降低其拥有成本。”据澳大利亚国防白皮书,该计划将通过使用20艘模块化多任务近海战斗舰取代“阿米代尔”级(Armidale)巡逻艇、“休恩”级(Huon)扫雷艇、“露纹”级(Leeuwin)水文调查船和“帕鲁玛”级(Paluma)海道测量船等26艘专用舰艇来实现。

“海洋1180”近海战斗舰采购计划原定于2020年启动,目前已经提前了2年,预计第一艘近海战斗舰将在2018年开始建造。国际时事杂志《外交官》(The Diplomat)预测,整个计划将耗资高达58亿美元。该计划将受限于一个竞争性评估方案,目前关于潜在竞争对手的信息很少,然而,纳凡蒂亚公司的发言人埃丝特·洛佩斯尼托(Esther Benito Lopez)表示,“纳凡蒂亚公司将参与澳大利亚的近海战斗舰项目。”据当地媒体报道,纳凡蒂亚公司的“伊兰特”级(Avante)近海巡逻舰目前受到青睐,“伊兰特”级近海巡逻舰包括“伊兰特”-3000BAM型、“伊兰特”-2000P型和“伊兰特”-1400型三种设计。除了它们的名字所代表的排水量以外,这些设计的主要区别在于它们的功能和武器。“伊兰特”-3000型近海巡逻舰可以搭载海军型支援直升机、无人机、载人模块以及防污器材。在武器方面,“伊兰特”-2000P型近海巡逻舰相较于其他两种型号,额外增加了一部垂直发射舰对空导弹(SAMS)发射器、两部四联装舰对地导弹发射器以及两具鱼雷发射器。正当“海洋1180”近海巡逻舰采购项目加速之时,澳大利亚奥斯塔公司于2015年8月31日交付了第八艘,也是最后一艘“开普”级巡逻艇(‘Cape’ Class Patrol Boat,CCPB)。“开普”级巡逻艇的主要任务是保护和监控澳大利亚的专属经济区,同样,该舰配备了高端的监视和导航设备。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亚太地区近海巡逻舰建造计划一览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