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从“泡妞”到“约炮”——女人的进化

玩儿 ywz 4613℃ 0评论

153091519

最近有一部特别火的日剧《昼颜》,屡屡跳入我的视线。这部剧的大背景是:女主角在丈夫和孩子面前是一个美丽贤惠的家庭主妇,但在家庭的背面,却是一个精于算计的约炮高手。她通过网络搭上不同的男人,然后和他们上床,以弥补情感的空虚。家庭主妇做到这一步,能在伦理内外的两个身份之间游刃有余,真可谓是人间极品。

约炮这个词虽然将性关系表述得更露骨,但是用词却十分简练而高明。它的流行,说明在当下的男女关系中,处于主导地位的再也不是理所当然的男性了。而在大约十多年前,也就是港片没落之前,男人勾搭女人叫泡妞或泡马子,女人勾搭男人叫钓凯子。但是,钓凯子也就在古惑仔之类的黑帮片中偶尔出现,绝大多数其他日常化场景中,以男性为主语的“泡妞”使用频率才最高。女性若打算玩弄男性,很难找到一个通俗易懂的词来表达,当然,也耻于公然表达。自从“约炮”问世,这个问题便迎刃而解了。在当代流行文化中,至少从表面上来看,女性与男性已经彻底地平地平坐,即使在以“性”为主渲染的关系中,也可以完全不输于男性。

几万年来沧海变成了桑田,桑田又变回沧海。在这个漫长的进化过程中,男人中产生了一小部分的小鲜肉和暖男,其个人气质与传统主流文化标榜的男子汉气概大相径庭,但男人中的主体部分,依然需要依靠着雄性本能的强大来吸引女性。这种强大,引用知乎里一个答案中的一句话就是,“一万年前认肌肉、一千年前认血统、200年前认学识,钱,血统,学识,肌肉之间并无优劣之分,男人永远都需要一种工具做为装逼的载体,只是今天这个时代恰好是钱而已”。

从总体上来说,男人的本质从未得到过根本性的改变,只是时代赋予他们魅力的载体在不断改变。但是女人就不同。现在的都市女性没有几个会把“洗衣做饭带孩子”这三件琐事当成自己的人生义务。从前屁股大会生孩子的女人很容易得到婆家的欢喜,但是现在,一个长得很安全,非常适合当老婆的女人,未必有许多男人会垂青于她。男人如果没有很多钱,但拥有不错的肌肉、学识或红色背景,这些都可以继续帮助他选择到更优秀女性。但是,一个贤惠女人的任劳任怨却远远不能帮助她在男人心中占据绝对地位。因为,这个时代,早就不流行忍气吞声,任劳任怨了。

对优秀男人的定义从古至今都很清晰,但是对优秀女人的定义却总是前后矛盾。除了“看脸”是男人评价一个女人的永恒标准之外,其他的一切都以很诡异的方式一次次地篡改女性的价值。萧红的离经叛道在今天看来真不算什么,但是在当时应该是人尽可夫的。现在我们说萧红的小说写得真好啊,萧红的一生就是传奇啊,但在当时她肯定享受不到这种殊荣。张爱玲的《十八春》中写的两姐妹,曼露和曼桢,妹妹曼桢就是那个时代的优秀女性:洁身自好,喝过墨水,有正经工作。从那个时候开始,女人对性关系的态度越来越开放,其社会价值也被摆在越来越重要的地位。自从毛爷爷呼吁“妇女能顶半边天”,女人就和男人一起加入了社会化大生产,然后这个意义在中国社会变革中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如今,总有一些女大学生跳出来高呼:女人应该经济独立,只有经济独立才能不依附于男人,不会被男人掌控。似乎她们打定了主意,这辈子不需要男人,或者有了男人也不会轻易向他妥协,因为我经济独立嘛。

《昼颜》中的那个不断约炮的日本女人虽然行为很分裂,但是,她的人生轨迹还是屈服于女性的传统价值观:找个好老公,生个好孩子,当个贤惠的家庭主妇。中国女人的分裂就正好相反。一边好好学习,积极工作,实现“经济独立”的目标,一边又暗暗憧憬着可以遇到一个宠自己,爱自己,帮助自己排忧解难的好男人。受过高等教育的中国女人,很少有人还会认同中国传统的女性价值观,甚至身体力行地主动包揽家务和孩子,但是,却又有相当一部分职业女性把男人的财力当成主要择偶标准。这个时代彻底颠覆了传统,受过高等教育却跑去当家庭主妇让旁人觉得可惜。而不去当家庭主妇的又希望遇到一个有能力养得起家庭主妇的高富帅。这种分裂造成的后果之一是,如果钱不是问题,女人会说,我也在工作,也在赚钱,为什么我要什么都听你的。如果男人没钱,女人会说,你怎么都赚不到钱。反正怎么说,我都有理。

究竟女人努力工作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为了拿到可以与男人平等谈判的物质筹码吗?还是为了可以无拘无束地恋爱、旅游、逛街,约炮,彻底释放自己?在我看来,努力工作不应该对任何人任何事起任何威慑作用。如果工作赚钱只是为了在男人面前挺直腰杆,那这样的赚钱可真是太沉重了,本质上还是把自己当成男人的附属。反过来,如果男人觉得女人不赚钱,我就可以随意使唤她,这样的男人哪怕家财万贯,也断然找不到最优秀的女人。

努力工作最初的目的就像原始社会的女人要外出采集野果,满足的是生存的需要。在现代社会,工作的终极目的不是赚几个钱,而是依托一个比家庭更大的平台去开阔视野,去深入接触社会进而获得个人成长的空间。这个平台最大的好处是它带着一定的强制性,逼迫着女人必须分心,去关注一些家庭里接触不到的人和解决不了的事。这种强制性也多少会激励一个人在不断流逝的岁月中保有前进的激情,使人在务实中成长以至成熟,从而值得被人爱。而钱,是这个过程中的附属品。

对此,有许多纷纷扰扰的评论,关于女人要不要做全职太太或全职妈妈。做全职太太或者全职妈妈早已不是女人出嫁后的主要出路,这样做也不应该被人诟病,它们也就是一种职业而已。但是,全职在家最容易出现的一个问题是,缺乏外在的压力,就需要更强大的自控力让自己变得爱分心。不会分心,总是专注家庭琐事,就会失去好奇心,没有好奇心,生活就真的只是油盐酱醋茶了。

然而,即使经济独立的女性,要做到精神独立也并非易事。结婚了生了孩子的女人,她们聚在一起聊天的话题就渐渐地局限于老公和孩子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男人们聚在一起,却很少聊老婆和孩子。女人的一生最后总是被禁锢在家庭之中,这到底是基因决定的呢,还是女人仍然没有走出传统文化的定义?我不得而知。但是,我想,一个女人的魅力肯定不应该止于婚前,更不是来自优秀的老公和孩子,而是自己存在的价值。如何彰显这个价值,不仅需要努力工作,更需要刻意对某项爱好或者事业勤奋钻研,也就是思之常新也。从这个角度来讲,女人和男人,确实已没有多大的区别。

抓住自己的价值,而不是在男人眼中的价值。

本文来自微信公号:深度育儿笔记(微信ID:shenduread)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从“泡妞”到“约炮”——女人的进化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