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

2014年“克强指数”:新增贷款一枝独秀

经济 rock 2968℃ 0评论

克强指数

克强指数(Li keqiang index),是英国著名政经杂志《经济学人》在2010年推出的用于评估中国GDP增长量的指标,源于李克强总理2007年任职辽宁省委书记时,喜欢通过耗电量、铁路货运量和贷款发放量三个指标分析当时辽宁省经济状况。该指数是三种经济指标:工业用电量新增、铁路货运量新增和银行中长期贷款新增的结合。自推出后,受到花旗银行在内的众多国际机构认可。以下为2014年“克强指数”。

2014年全国铁路货运量同比减少3.9%

据发改委网站28日消息,受相关产业增长放缓,大宗物资货源不足等因素影响,2014年全国铁路运量总体下降,累计完成货运量38.1亿吨,同比下降3.9%,其中前三个季度分别下降3.5%、1.5%和2.5%,四季度下降7.8%,降幅有所扩大,去年同期基数较高是重要原因。全国铁路完成货物周转量27530亿吨公里,同比下降5.6%。

铁路货运量是“克强指数”三大指标之一。该名称由英国《经济学人》首创,用于评估中国GDP增长量的指标。其源起则是时任总理李克强当年在辽宁省任职委书记时,为了更为真实可信地考量辽宁省的经济运行状况,他偏爱参考工业用电量、中长期信贷余额和铁路货运量这三个指标。《经济学人》自2010年底正式推出这一指数后,受到包括花旗银行在内的众多国际机构认可。

2014年全国铁路运量总体下降,累计完成货运量38.1亿吨,同比下降3.9%

去年年底,发改委网站公布了1-11月铁路货运量,该数据表明,我国2014年度铁路货运量连跌11个月。

面对作为三大“克强指数”之一的铁路货运量持续走低的状况,去年年12月28日,交通运输部党组书记、部长杨传堂在2015年全国交通运输工作会议上指出,我国经济发展已进入新常态,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性先导性服务性行业,交通运输在新常态下正呈现出新的特点。从运输结构变化看,高附加值运输需求快速增长,特别是高端出行需求增长较快。从固定资产投资看,交通运输固定资产投资保持较高增速,对稳增长作用依然重要。

会上,杨传堂表示,2014年铁路固定资产投资保持较快增长,全年完成国务院下达的8000亿元建设任务,新线投产8000公里。2014年10月以来,发改委接二连三地批复了为数众多的铁路项目,初步测算,这些铁路项目的投资总额在1万亿元以上。

北交大运输学院教授胡思继分析称,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原先粗放的发展方式需要大量煤炭、矿石等原材料,这种状况将逐步改变,这导致以大宗货物为主要收入来源的铁路货运也受到牵累。

未来,随着电子商务等新型虚拟经济的不断发展,白货等高附加值的货物运输将越来越成为主流,目前铁路部门也正在积极根据形势变化,开发一些新的业务,推出货运专列、电商专列和中外之间的货运专列,但转型期内的阵痛期将会延续一段时间,因此未来数年内铁路的货运形势都将比较严峻。

2014年用电量增速3.8%创新低

作为经济发展“风向标”,全国电力消费增长在2014年创下新低。

国家能源局公布数据显示,2014年全社会用电量55233亿千瓦时,同比增长3.8%,增速同比下降3.7个百分点。

这一用电增速是200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不仅远低于2003年15.3%的最高增速,也低于“十五”、“十一五”、“十二五”(前3年)13%、11.1%、8.2%的年均增长水平,甚至低于2008年金融风暴低谷时期5.5%的增长水平。

2014年全社会用电量的增幅之低出乎业界的预料。中电联年初预计增长7.0%左右;上半年过后,中电联修正预测数字,预计全年用电量同比增长6%左右。到2014年10月底,中电联认为,全年将只有不到4%的增长。

分产业看,2014年第一产业用电量994亿千瓦时,同比下降0.2%;第二产业用电量4065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3.7%;第三产业用电量666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6.4%;城乡居民生活用电量692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2%。

与2013年相比,一、二、三产业用电增速均出现大幅回落。其中,第二产业用电量增速下降3.3个百分点;第三产业用电增速下降3.6个百分点;受家电下乡、夏季温度偏低等影响,城乡居民生活用电增速下降幅度最大,同比降低7个百分点。

分产业看,第一产业用电量1014亿千瓦时,增长0.7%;第二产业用电量39143亿千瓦时,增长7.0%;第三产业用电量6273亿千瓦时,增长10.3%;城乡居民生活用电量6793亿千瓦时,增长9.2%。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2014年“克强指数”:新增贷款一枝独秀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